拿案例说药加鑫杀人案

liangxiang_5 收藏 2 212
导读:我找了一个杀人案,他在一些程度上与药加鑫案有类似的地方,譬如自首的认定,判决结果,一审和二审的关系等,给关心此案的网友们做个参考。 1980年代在一家研究所上班,事情不那么多,看过一些公案和侦察事迹,现在还可以记起来许多,其中就有一个是西北兵团的一件著名强*人案的侦破平反过程,研究这个案例会发现,它与药加鑫安有几点类似的地方。 那个故事说的是1950年代中期,一批江浙一带的支边青年来到西北边陲的兵团驻地,团场在他们到的当天招待他们看电影,当时的电影不过就是麦场上拉块大白布,天黑了就放映,各色人等席地而坐

我找了一个杀人案,他在一些程度上与药加鑫案有类似的地方,譬如自首的认定,判决结果,一审和二审的关系等,给关心此案的网友们做个参考。

1980年代在一家研究所上班,事情不那么多,看过一些公案和侦察事迹,现在还可以记起来许多,其中就有一个是西北兵团的一件著名强*人案的侦破平反过程,研究这个案例会发现,它与药加鑫安有几点类似的地方。

那个故事说的是1950年代中期,一批江浙一带的支边青年来到西北边陲的兵团驻地,团场在他们到的当天招待他们看电影,当时的电影不过就是麦场上拉块大白布,天黑了就放映,各色人等席地而坐或拿个板凳坐在麦场上看电影,当年这也算一个好的招待那。让人吃惊的是一个江苏籍的女青年当晚失踪,经过全团拉网式的搜寻后,发现她被扼死在麦场远处的一个菜窖里。衣服完整。但尸检证明她是与人发生性关系后被扼颈窒息死的,也就以此认定是被强奸后杀死的。但是地窖里没有明显的搏斗痕迹,也没有移尸的迹象,初步认定这就是第一杀人地点。这在当时是一件大案子,处理不好将影响东部的支边青年,尤其是知识青年支边的工作,兵团的保卫部门严厉追查,发现的嫌疑犯都严格审查,最后圈定一个姓郝的学生是罪犯,其理由较充分:郝学生在火车上和这个被杀的万姓女青年认识——她也是个学生,关系相当密切,有人反映他们二人在路上多次通奸。但快到兵团时二人发生过争吵。郝学生的背部有明显地抓痕,万女被杀的次日,许多人看到过,看愈合后的痕迹与万女的指甲痕迹相近。万女的钱包失踪,后来在住地附近发现,钱物已被取走。而郝学生随身钱财较富裕。经过严审,郝学生对杀人罪行供认不讳,承认万女不再满足他的要求,而且不归还她借的钱物,因此把她杀了。兵团结案并报请枪毙他。但是省高级法院主持复审的姓丛的法官表示不同意,他认为此案疑点较多,坚持不批。因为此案影响太坏,兵团亟盼杀一儆百,以整肃歪风。再三请高法速决。兵团的一位德高望重的领导激愤地说,这样的坏蛋枪毙了有什么错?错了我偿命!!但是就是在这样的压力下,陕北高法来的丛法官坚持不落笔,并亲自到团场调查案件,尽管遇到了许多困难,但他终于找到了关键的线索:郝学生的背部确实有伤,但非头天的伤痕。而且郝的供述也是一再反复的。因此他回高院后决定发还重审,此时高法领导也给予坚定支持,丛法官二赴团场亲自主持办案,在原来的嫌疑犯中逐个排查,终于发现了一个比郝更可能的嫌疑犯——吕姓司务长,此人是个老兵痞,有家室,案发次日,大家下河查找失踪人的尸体,他不肯脱衣,但有同事发现他背部似有伤痕。且当晚他没看电影有作案时间。当时他被排除的原因主要是他根本不认识万女,不可能把她引诱到菜窖里强*死,特别是发案现场没有激烈反抗的痕迹,一般来说年轻女性遇到此事不可能不殊死反抗。这恰好是保卫部门认定郝学生是杀人犯的根据:因为他们是老关系,所以才躲到菜窖里偷情,因为经济或什么不合而杀人。但丛法官却细致分析认识到:此种排除法,实际是以一个假定的条件出发的:年轻女性遇到强奸不可能不殊死反抗。从案件介绍来看,万女与郝学生在赴西北的路上相识,很快就多次通奸,这一点郝也承认。虽然万女年纪不大,但从此事看来,认定万女遇到强奸必定殊死反抗的推论太牵强。丛法官再审吕司务长,他开始神色慌乱,前言不搭后语,虽然尚未招认,但心理防线已经垮了。丛法官放他回去,仅要求保卫部门内紧外松的监控他。不过吕司务长确实是杀人犯,他回去后思索发现已无法隐藏,便要妻子先替他来自首,他吃喝一顿以后前来投案,并供认了详细的强*人经过:他要去看电影时看到一个女学生拿着水碗到处找开水房,便引她走进菜窖,趁机从后压到她强奸,吕司务长身高力大,但万女并没有剧烈反抗,事后她起身,用手电筒照了他一下,恨恨得说要去告他。吕司务长顿时恶向胆边生,扑上去扼死了万女。然后溜出了菜窖。此后案件据此定案,郝学生被释放调离。丛法官受到司法系统的表彰。唯一倒霉一点的就是吕司务长,他本来确属自首,此后某些企图推翻定案的官员再三审理,他都坦白的承认自己是强*人犯。让这些官们很没面子,特别是他供认的一条关键证据是万女的生理特征,此条从未在在前的案卷里出现过,但却被法医当时的验尸所认定。据此条款,无法推翻丛法官的审理。也让拍了胸脯的领导扫脸,结果吕司务长虽确实是自首,但还是以最大恶疾,性质恶劣被枪毙了!我想这个案例很好的说明了一审,二审和最高院核准的关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