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风云录 正文 第十七章 路遇故人

隐世绝刀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URL] 酒桌上,除了张云龙三人外,另外还有毒龙教的三位长老和两位护法,他们当然不是冲着张云龙来的,都是冲着这个毒龙教的宝贝焦妍凤来的,焦妍凤可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两年多没见到,怎么会不来为这小丫头接风洗尘呢。 焦妍凤也一一将这五人给张云龙介绍了一遍,年纪老的三位分别是执法大长老顾振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酒桌上,除了张云龙三人外,另外还有毒龙教的三位长老和两位护法,他们当然不是冲着张云龙来的,都是冲着这个毒龙教的宝贝焦妍凤来的,焦妍凤可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两年多没见到,怎么会不来为这小丫头接风洗尘呢。

焦妍凤也一一将这五人给张云龙介绍了一遍,年纪老的三位分别是执法大长老顾振东、二长老聂庆海、三长老李济深,两位中年人分别是左护法杨震和右护法郭天华。

介绍完后,焦妍凤还对张云龙补上一句,道:“三位爷爷和二位叔叔都是武林高手,如果你要敢欺负我,他们一定不会饶了你!”

惹得在坐之人全部哄堂大笑,张云龙则是一脸恶汗!

酒席间,焦妍凤给焦弑阳他们讲述了这两年发生的“故事”,其中除了他们两个被蒙面人打下悬崖是真的,剩下的几乎都是她信口胡编的,不过焦弑阳他们也没有表现出一丝的不相信,至于他们心里信不信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这顿饭吃了将近两个时辰,通过酒席间的谈话,焦弑阳到是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很欣赏,只是每当问到张云龙的家世和门派的时候,张云龙总是左躲右闪,让焦弑阳很是不悦。

所以,晚间焦弑阳特地将焦妍凤单独叫到练功房内询问张云龙的来历,焦妍凤一开始还是左编一点右编一点,可是这哪能瞒得过焦弑阳这个老人精。

最后在焦弑阳的追问下,焦妍凤才老老实实的将张云龙的真实身份说了出来,听的焦弑阳暗暗吃惊,暗想:“没想关于烈阳金刀的传闻竟然是真的,看来江湖又要兴起一场血雨腥风了。难怪这小子这么小心!”

“凤儿,张云龙的事情你以后不要和任何人提起,包括大长老他们。”焦弑阳说道

焦妍凤娇哼一声,道“知道啦!要不是你老人家这么逼问,我连你都不会告诉,又怎么会告诉顾爷爷他们。”

“更不能让张云龙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以免他和你之间产生什么误会,我看这个年轻人为人不错,你和他在一起爷爷也能放心。”焦弑阳继续道

焦妍凤赶忙解释道:“爷爷你说什么呐!什么我和他在一起,人家为了提升自己的武学修为”

焦弑阳大笑道:“真的是这样吗?听你刚才那么一说啊,这年轻人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以后你可不要欺负人家哦!”

“真是的,竟然笑话孙女,不理你了!”焦妍凤俏脸通红的转身跑开。

焦弑阳满脸慈祥的看着远去的焦妍凤,心中想道:“丫头大喽,留是留不住了!”

第二天,焦妍凤带着张云龙在长安城以及万花山中游玩了一整天,将她小时候经常去的地方都去了一遍,现在的张云龙也习惯了和这个疯丫头游山玩水,一天下来两人都非常开心,直到晚饭的时候才回到毒龙教的驻地。

吃饭的时候,焦弑阳突然想道一件事,便向焦妍凤问道:“凤儿,两年前你是不是杀了千叶派的二堂主和四象之中的三兄弟?”

焦妍凤一时没反应过来,楞了一会才回答道:“好像是有这回事,怎么了?他们找上门来了吗?”

焦弑阳点点头,说道:“两年前你从毒龙教走之后,千叶派的人就来了,让毒龙教把你交出来,说你杀了千叶派的二堂主,当时因为我有事外出,你郭天华叔叔和他们一语不合便打了起来,把他们来的人都给打伤了。你闯的祸可不小哦,能不能告诉爷爷究竟是怎么回事?”

于是焦妍凤将如何与千叶派的人发生冲突,后来又如何将四象和斐霸斩杀的事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焦弑阳听后,拍着桌子怒道:“千叶派除了陆乘风以外全是一群道貌岸然的家伙,竟然连夜袭的事情也办的出来,我孙女杀的好。”

对面的张云龙听的是一愣一愣的,心中暗暗嘀咕:“这是什么爷爷啊,孙女杀人他还叫好,难怪凤儿杀人从来都不犹豫一下!”

直到晚饭过后,张云龙在回屋休息的时候,脑中依然在想着焦弑阳爷孙俩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人人害怕的魔头在他心里却感觉有些不一样?为什么他反而觉得这爷孙俩很真实?

次日,张云龙和焦妍凤见过焦弑阳以及三位长老后,便离开了毒龙教。开始了他们终生难以忘怀的江湖生活。

临行前,焦弑阳特意把张云龙叫到跟前,说道:“年轻人,虽然我看得出你将来定有大发展,但是以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我并不希望凤儿跟你闯荡江湖,我想你也能明白作为长辈的心情,可惜凤儿这丫头平时被我宠坏了,她想做的事我现在是拦不住了,所以也就只好由她去。如果她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你一定要替我照顾好她,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万一遇到什么解决不了麻烦,就到毒龙教的据点找人帮忙,具体的联络方式凤儿都知道。”

张云龙点点头,说道:“焦教主请您老放心,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凤儿有事!”

焦弑阳朗声笑道:“有你这句话那我就放心了!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也该上路了,记得有空常回万华山看看,我可就这么一个孙女。”

焦妍凤嘟着嘴说道:“爷爷你真是的,弄的跟生死离别似的,我又不是第一次出门了。”

她哪里想得到,这一次离开毒龙教所发生的事情是她从没有经历过的。因为烈阳金刀的出世,几次差点把他们的性命丢掉。

两人离开了毒龙教后,骑着快马沿着官道向东北方向的洛阳城奔驰而去。

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也到不觉得劳累和无聊。半晚,他们住进了一家由官家专门为来往客商准备的客店,两人刚想上楼,张云龙却看见在大堂的角落里坐着一男两女,其中那个男子他认识,正是君子剑司徒潇潇。

于是张云龙领着焦妍凤走了过去,离老远就说道:“司徒兄,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

司徒潇潇听声抬头一瞧,赶忙起身,道:“楚兄,原来是你!你这一别可就是两年多啊,害的兄弟们想再找你喝酒都没处找,快快过来我们痛饮三杯。”

张云龙摇头叹气,道:“俗事缠身,我也是无可奈何!这不,事情一了我便出来找你们来了。”

司徒潇潇看了看张云龙身后的焦妍凤,满脸含笑的向张云龙问道:“楚兄,这位可否介绍一下?”

张云龙笑道:“其实你应该猜得出,她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我和你们说过的那个红衣女子。”

司徒潇潇微微一愣,一脸的狐疑和不可思议,惊讶的道:“难道是毒龙教的魔……焦小姐?”

焦妍凤眼中含笑,道:“我正是江湖传言的冷刹魔女焦妍凤。司徒公子不必尴尬,只是一个名头而已,魔不魔的并不重要。”

听了焦妍凤这么自然的说出自己的绰号,司徒潇潇到是显出一脸的不好意思。赶忙道:“焦姑娘真是快人快语,果然爽快之人,在下反倒显得矫情了,在下甘愿罚酒三杯。”说完,一扬脖三杯酒下肚。

然后伸手指了指旁边的两位姑娘,介绍道:“楚兄、焦姑娘,这两位是在下的朋友,白衣服的这位是摄正茗摄女侠,绿衣服的是摄女侠的姐妹青儿姑娘。”

张云龙忙向二女深施一礼,道:“原来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摄女侠,失敬失敬!”

摄正茗冰冷的说道:“楚公子,客气了!小女子不过是一介女流而已,谈不上什么女侠。”

这时,张云龙抬头看到眼前这个女子,果然是人间绝色,身上散发着一种冰冷气质更显得格外清雅,让人不忍去接近。若将焦妍凤比喻成牡丹,那么摄正茗就是雪莲,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美。

五人坐在角落里边喝酒边聊起这两年的经历,只不过大多数时间都是张云龙和司徒潇潇两人在说。后来,焦妍凤三女以车马劳顿为由各自回房,留下他们兄弟俩在大堂内胡聊海喝。

原来,司徒潇潇和摄正茗是在一年之前相识的,当时摄正茗在江南道的汀州城追击几个海贼,却招到伏击,她单枪匹马与数十个贼人恶斗,险些伤在贼人的刀下,正好被路过的司徒潇潇遇上,出手相救打跑了海贼,后来二人又夜入海贼的窝点将贼首杀了,一把火将据点烧了,不但为当地渔民除一大害,还救下一名叫青儿的姑娘,从此青儿便跟在摄正茗的身边,二人以姐妹相称。而司徒潇潇被摄正茗的美貌所吸引,经常在摄正茗走动的地方出现,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熟识了,这次二人相约要去益州寻找摄正茗仇人的下落。赶巧在这里遇上了张云龙两人。

席间,张云龙也把自己与焦妍凤这两年的事情大概的说了一遍,使司徒潇潇对焦妍凤的认识也改变了不少。

突然,司徒潇潇想起了一件事,便开口问道:“楚兄,你从谷里出来这一路上,有没有听说过江湖上出了一个神秘组织的事情?”

张云龙一脸茫然的看着司徒潇潇,说道:“什么神秘组织?我刚刚出来一个多月,什么也没听说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