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佛山负责土地征收的官员周建忠就违规征地问题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戴口罩,并称其“有权不上镜”。据悉,佛山容桂违规征地近百亩,干部称征地有合法批文,村民被迫签“同意卖地”协议。事后,负责此事的周建忠一直回避记者采访。


这个“有权不上镜”的表述是很有问题的,第一个问题是,周建忠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虽然戴口罩,没有完全露出庐山真面目,但既然已经接受采访,进入了镜头,就算是“上镜”了。既已经上镜,怎么又冒出一个“有权不上镜”呢?真正的“有权不上镜”,就该是有权拒绝接受采访。周建忠既已接受采访,上了镜头,又戴口罩,掩蔽了脸面,他的原话的准确表述应该叫“有权不露脸”。


尽管周建忠接受了采访,我们仍然可以问一句,官员“有权不上镜”吗?也就是说,官员有权不接受媒体的采访吗?回答是否定的。官员的权力为民所授,是人民雇用的公仆,没有权力不接受人民监督和质询,媒体作为公器,是人民实行监督的有利武器,当官员面对媒体就公共事实进行采访时,只要在其职权之内的事,只要不违反保密法规,官员没有理由拒绝采访,即没有理由拒绝公众监督。也就没有权不上镜,上镜是为了回应人民的监督,“有权不上镜”就是强硬地拒绝人民监督。


另外,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行政机关对以下政府信息应当主动公开:(一)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二)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三)反映本行政机关机构设置、职能、办事程序等情况的;(四)其他依照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应当主动公开的。就广东佛山此次违规征地问题,已经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政府非但不主动公开,媒体进行采访,要求官员公开时,断没有不接受采访、拒绝公开的理由。


再有,舆论监督是民众监督的一部分,是借用新闻媒体来帮助公众了解政府事务、社会事务和一切涉及公共利益的事务,营造舆论氛围,形成舆论压力,促使事情朝向好的方向发展。某种意义上说,记者是受民众之托,客观报道事实真相。所以,新闻出版总署新修订的《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规定,记者的合法采访活动受法律保护,“各级人民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工作人员应为合法的新闻采访活动提供必要的便利和保障”,“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干扰、阻挠新闻机构及其新闻记者合法的采访活动”。“有权不上镜”就是公然地阻挠采访。



依据以上理由,周建忠没有权利“不上镜”,这是肯定的。那么,官员周建忠有没有权“不露脸”呢?也就是说,相关规定虽然明载官员有接受采访的义务,但没有具体载明如何接受采访,是不是说官员就有权不露脸呢?回答也是否定的。倘若说普通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出于保护隐私权的需要,有权不露脸的话,官员则没有这个权利。尤其是直接负责某项工作,而该工作出了问题的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更没有权不露脸,因为,此时官员是代表政府在发言,而不是以私人身份发言,所涉的事务是公务,并非私事,与官员的隐私权无关。相反,发言的态度、内容如何,直接影响到人们对政府形象和公信力的判断,而不仅仅是影响对具体接受采访的官员形象的判断。因此,官员以真实面目面对公众,实际上就是政府不遮掩、不回避、如实回答的态度,以最大的诚意来接受民众的监督,打造诚信、责任政府的努力。


可是,像周建忠“有权不露脸”式的接受采访,实际上就是以一种遮遮掩掩的方式来面对公众的监督,以遮遮掩掩的方式来回避信息公开,以遮遮掩掩的方式来阻挠采访,让公众看不到一个清晰的敢担当、勇负责的政府面孔。躲躲闪闪的姿态,说轻点,反衬出公权力对外界监督的反感或不适;说得极端一点,是权力不要脸的傲慢——我就以这幅面孔面对公众又能把我怎么样?所以,必须要厘清官员“有权不露脸”的是是非非,不能让这种罔顾法纪、民意的行为大行其道。


官员有权不上镜吗


隐私权这些年里算是大家都已经开始重视的一种权利,无论是法庭上要求不公开审理,还是电视上的马赛克、口罩眼镜,都算是对于隐私权的一种表达。不过,正如很多个人权利一样,好多人也就是知道这么一个概念,至于隐私权的范围与适用场合,大家可能并没有了解那么深入,好多人大概是这么觉得:只要我要求就该有隐私权。这方面尤以官员为甚。


报载,广东佛山顺德区容桂街道那边弄拆迁的事儿,又是那种广东省国土部门没有批准、他们就打算干了再说的行为。这事儿当然招致村民的反对,并且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当然,同样的装聋作哑也再次出现,而更为有意思的是,该地区具体负责此事的土地征收储备股股长周建忠,曾戴着口罩来到龙涌口村就联胜小组征地问题接受某电视媒体的采访,并称其“有权不上镜”。


不能不说现在普法教育还是挺有效的,连一个小小的股长都能用自己“有权不上镜”来回应,这里所应用的“有权”大概就是隐私权里的肖像权概念了。按说每个人都对自己的肖像权有掌控的能力,不能说您想拍就拍,然后拿出去公之于众。但这种隐私权保护真是用错了地方,就像某演员说自己拍戏因为隐私的关系不能露脸一样滑稽,你以为自己是裸替么?


演员在肖像权方面的保护比较少,是他们要靠演技与脸蛋吃饭,在公共场所露脸是其职务行为,也是从中得到了利益。那么多狗仔队之所以能生存,就是大家都默认这个交换条件,必须有所失才能有所得。同样的道理也可以用在各级官员的露脸问题上,只要您不是秘密战线的人士,面对公众就是你的责任,你的工资与奖金都是财政拨款,也就是老百姓的税金养活了你,当你在做职务行为的时候,你的脸是不能挡住的。


这个其实也就是个常识,但常识这东西看上去应该谁都知道,可往往很多人不知道,或者说装作不知道,你无法唤醒一个装睡的人。而常识必须被重复,否则就可能被忘记。这里倒是不妨再说说除了公务员们是拿着老百姓的工资,在做自己工作的时候不能蒙面之外,还有什么原因让他们必须面对大众。


现代社会里,媒体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除了传播信息之外,最重要的职责是行使舆论监督的权利。这种媒体的权利是社会本身所决定的,因为在越来越复杂的现代社会,必须要靠媒体才能使得很多事情曝光,从而达成舆论监督的功效,温总理也说了,要创造条件监督政府,这背后就是一个社会对于媒体本身的授权。如果您的行为影响了其他人,媒体就有权利进行报道,在这种报道当中,除了官员必须接受监督外,其他人虽然有拒绝的权利,但没有禁止媒体报道的权利,媒体背后的伦理是公众的知情权。


所以,隐私权确实不是挡箭牌,而是一种在维护普通人权利的同时,让某些事情与某些人必须曝光的工具,保护隐私与必须曝光,是这个权利的一体两面。


面对监督,官员无权“戴口罩”


广东佛山负责土地征收的官员周建忠就违规征地问题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戴口罩,并称其“有权不上镜”。据悉,佛山容桂违规征地近百亩,干部称征地有合法批文,村民被迫签“同意卖地”协议。事后,负责此事的周建忠一直回避记者采访。(5月29日《新京报》)


周建忠“有权不上镜”吗?这是无需讨论的问题。宪法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相关规定也强调,对于新闻单位和记者的采访权、知情权、表达权、监督权,任何国家机关、社会组织和个人不得妨碍。接受舆论监督是责任政府的基本伦理,也是政府官员的应尽义务。周建忠身为公职人员,理应接受采访以公开政府信息,向公众透露自身履职情况,以便接受舆论监督。


问题在于,对于舆论监督的重要性,一些政府官员其实是了然于胸的,但是由于个人利益、部门利益和地方利益的羁绊,会采取鸵鸟政策,或者滥用权力封杀媒体。


对于舆论监督,我们不仅应该向官员普及常识,也要加强法律与制度的保障———包括具体的问责制度。唯此,舆论监督才能持续,才不会为权力所左右,才能避免官员总是“戴上口罩”。也唯有如此,舆论监督才能在弘扬社会正气、通达社情民意、引导社会热点、疏导公众情绪和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