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秀林:转基因农业技术无益于人类

hd78789 收藏 1 166

顾秀林:转基因农业技术无益于人类

一、 转基因生物技术应用不安全


任何农作物,不论有多少优点或缺点,首先必须与人类、动物和生态环境相宜,也就是不具有毒性或者有害性,否则就不具备投入使用的基本前提。


转基因的农业技术,已经多年大规模商业化使用,所谓“既不能证明它有害,也不能证明无害”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转基因农作物有害的确凿证据到处都有,证据之多,早已足够否决一切转基因的商业性计划,足够决定撤回一切已经释放的农作物。


在合法的和非法的种植、食用中,转基因生物表现出对人、对动物、对生态环境有巨大危害。


1. 对人不安全


如 果蛋白质能够在人的消化道内被完全消化、降解,变成不具备生物活性的核苷酸、氨基酸,然后才能被吸收;如果人体总是只能利用这些营养,“再造”人体所需的核酸和蛋白质;如果转基因食物中的所有的蛋白质都能被这样消化、完全降解成氨基酸[或者干脆不被吸收排出体外],那么基本上可以认为,转基因作物和天然作 物没有太大的区别。


但是,已知的和最近的科学发现表明,情况完全不是这样。蛋白质分子从来都是可能部分完整或完整进入人体的。最近有试验表明:


(1)有一类只存在于植物中的“微小核糖核酸”(miRNA)被发现进入了动物(小鼠)体内(本人其他博文讨论过)。而生物体内存在数量极大的“微小核糖核酸”(miRNA), 它们一方面对生物体生命过程发挥重大的调控作用,包括调控胚胎(遗传决定)和婴儿发育、引发癌症等,另一方面由于它分子量极小、性质超常稳定,因此不仅能够进入动物血液,还能在动物体内长期存在、并且发挥作用。上述发现说明:作为食物的农作物,当它的微观生命结构被转了基因、DNA 被改变了结构之后,“微小核糖核酸”系统也有可能发生改变、对食用它的动物产生非预期的作用,至于变化是怎样的变化(进入血液),是否造成和造成何种危害(有害的调控),我们无法预知。


在中国人的常规食品——大米中,也存在微小核糖核酸,过去没有表现出有任何问题,说明:人类和常规食物相互适应。这是食品安全的基本原理:长期的共同演化,全面的相互适应。


在这样重大的“科学”问题面前,美国前总统老布什抢先规定(1992年),转基因农作物和天然的同类作物“实质性相同”,不需要做什么检测。转基因农作物轻率地大规模推广,大量商业化种植,至少是不科学的,也是不负责任的。


现在的局势是,转基因农作物大量种植,巨大的大错已经铸成。


(2)最近(2011年2月报告),转基因物质Bt在人的血液中被测出(见其他博文)。Bt基因是两大类商业化转基因技术之一的异源基因,是取自一种细菌的基因片段,具有抗虫的功能,被用于制造抗虫的转基因农作物,经过重组强化后植入目标农作物。在加拿大魁北克附近的怀孕和未怀孕妇女的血液中,已经发现了Bt。最严重的问题是,Bt也出现在新生儿脐带血中(24/30)——这说明,Bt这种本来不存在于食用植物中、和人类无关的基因,不仅进入了母亲血液,还通过了胎盘(通常认为胎盘具有极好的安全屏蔽作用),触及了胎儿。


我们已经看到,在接触了转基因环境(包括食用转基因食物)的人中,至少有一部分人的血液中多出了一个具有杀虫功能的异源基因。如果假设“Bt不会对这些婴儿产生任何影响”,肯定是一个不合理的假设。但是,如果最终Bt基因导致这些婴儿发生疾病或者异常,恐怕目前还没有治疗的办法,在一段时间内没有,甚至可能永远也没有。


(3)对于中国准备商业化种植的Bt大米,关于它的安全性和风险的争论之一,是如何识别“不宜食用”的人群,避免对他们造成健康伤害(见王月丹博文)。在问题还不明晰时,从谨慎的原则出发,至少可以说,孕妇和病人、老人不宜食用。但是,现在已知Bt能够进入人体,而Bt会对人造成何种后果无法预知,那么不宜食用的人群,就不是某几个人群,而是全体人民了。即使是年轻、健康、抵抗力最强的人群,在不缺少无毒无害的传统粮食的今天,也没有任何必要去冒险食用Bt大米,无端地让一个杀虫用的Bt基因进入自己体内。


所以:在中国不存在Bt转基因大米适宜的消费人群(在全世界、在整个地球上都不存在)。立即无限期、无条件撤回对中国农业部给Bt转基因水稻和转植酸玉米颁发的安全证书,这就是必要和足够充足的理由。


2. 对动物不安全


美国科学家报告了农场动物大量流产(见本人其他博文)。中国各地大量报告了生态异象(例如“老鼠没了”)。这些动物都饲喂了转基因饲料,表现最突出的问题是生殖异常:母牛怀孕足月生死胎(美国),母猪不发情、生怪胎,蛋鸡不产蛋(中国)。农场动物通常只生活较短时间,不一定会表现出需要较长时间才充分发作的 重大疾病。但是动物表现的生殖异常已经足够严重。一个合理的推断是:如果继续用转基因饲料喂养,农场动物的生殖灾难必将会延续和扩大下去,造成更全面的灾难。


在中国,凡是种植了较多美国杜邦先锋公司的“先玉335”玉米达3年以上的地区,大老鼠已经很少见;有报告说,还能找到的老鼠体型变小,毛色变浅,行动也不敏捷。


3. 对环境不安全


在中国许多地方推广种植数年的美国杜邦公司的玉米先玉335,名义上是中国审定的杂交品种,实际上是转基因的抗虫品种。美国杜邦先锋公司一直不承认,但是2010年,在某些推广了先玉335的地方[河南某地],出现了非常怪异的生态现象,很可以说明问题。如下图:在盛夏时分,玉米地边的大树上没有树叶,玉米地里没有虫子,地上落满被虫子咬碎的树叶。只有抗虫的转基因玉米,才有本事把玉米螟驱赶到大树上去。


我们看到的是:转基因农业技术的释放,强力扰动了生态的平衡。在第一时间〔最初数年〕仅仅表现为虫子上树——如果年复一年地把转基因的抗虫玉米种下去,更长远的景象是什么,真正的后果是什么,人类恐怕还没有足够的想象力去描预见。


生态平衡被打破后,生态系统必须进行大规模调整,其中会发生空前的动荡。生态系统动荡起来的时候,无人能够预知它的终点和结果。


二、中国没有搞生物国防[忘记了]


转基因生物技术的逻辑有两条:一是精确打击(如Bt抗虫技术,只杀一种昆虫),二是精准生存(如抗除草剂技术:全部植物通杀,只留一种带有抗性的农作物)。


生物技术的三大应用领域是:基因武器、生物制药、农作物的转基因育种。精确打击和精准生存,是全部生物技术的逻辑,是武器、制药和育种的共同的逻辑。


美国2002年第一次部署生物国防计划和立法时,所采用的名称是:“农业中的生物恐怖主义保护法”,由农业部负责,保护农业动植物和生态的安全。


美国第二次部署生物国防,在2010年7月2日,具体说,是一个优化生物国防的计划;主要内容,是掌握“特定生物物质和生物毒素”(BSAT),防御生物恐怖主义对美国国土的进攻;由农业部和卫生部共同负责。具体内容公布在在白宫网页:


http://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executive-order-optimizing-security-biological-select-agents-and-toxins-united-stat


生物国防的目的是:安全地处理由布萨特(BSAT,即“特定生物物质和生物毒素)”所导致的风险;造成此风险的原因,是该生物物质和毒素被误用、失窃、失落,或者因发生事故而发生“泄漏”。美国这次生物国防的安排,是要在合法使用“特定生物物质和毒素”的成效与最小负面作用之间,实现控制、掌握平衡。按照生物国防计划的安排,生物安全的措施,必须以多部门协调的方式实施,在第七条(执行计划)ii中,下列15部门的代表(以及必要时参与的其他专家)组成行动机构。


1 国务院


2 国防部


3 司法部


4 农业部(负责主持)


5 商务部


6 卫生部(负责主持)


7 交通部


8 劳工部


9 能源部


10 退伍军人部


11 国土安全部


12 环保署


13 国家情报办公室


14 科技政策署


15 参谋长联系会议


16 其他有关部门(由主持工作的两个部决定)


美国这样兴师动众地布置优化生物国防计划,限期落实完成,究竟是为什么?


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对美国实施生物战争。我的分析:美国大张旗鼓搞转基因生物的商业化种植14年,已经给自己的国土上的生态安全造成危害;美国认识到潜在的[即还没有写成paper的]生物不安全问题,根源就是美国推行的转基因农业。


美国充分认识到了转基因农业技术的危险性。但是即使搞了布萨特计划,也不一定能保证美国的国土生态安全。转基因的生物物质和生物毒素,不管散布到哪里,只要失控,就是等同于生物打击。


转基因的生物极其适宜做生物战争的战剂。用转基因生物做武器,可以对敌方进行难以察觉的生物战争,实施打击很容易得手,例如杜邦先锋的先玉335玉米。生物打击造成的伤害,极有可能是不可逆的,是永久性的。这样的生物战争,以造成敌国人口体质退化和生态环境毁坏为目标,这个目标可以在长时间内,缓慢但不可逆转地逐渐实现。


中国国土上已经大面积散布了转基因生物,其中有玉米、水稻、水果、用材林,还有许多没有上报没有监督的行动。


2010年,中国的每一个省都在抢重大专项的200亿蛋糕,抢建“转基因开发检测中心”,每一所大学的生命科学院都在开发自己的转基因生物。


相比于美国的“生物国防优化行动”,中国对自己国土上转基因生物的散布,没有控制,没有管理。生物安全已经受到巨大的打击,伤害已经造成。


中国应该好好学习美国、紧跟美国的战略部署,把中国国内的转基因重大科技专项的全部资金,都转用在防卫生物安全的生物国防项目上。


三、转基因化进程不可逆


向环境释放转基因生物,无论怎样控制,都会发生基因漂流、基因的散播:即基因污染。


在中国种植转基因水稻的试验田观察,科学试验发现,转基因花粉向周围生态环境散布(同野稻杂交)的比率“很低”〔这是主流科学家的见解〕,仅仅0.5%/年。但是,只要过10年,杂交率必定超过5%!再过10年,转基因污染就无法收拾了。而玉米花粉随机漂流的比率,比水稻高得多。按照这个逻辑简单推演一下,转基因的生物一旦释放到环境中,转基因污染一定发生,经过一段时间后,最终的结果,必定是生物多样性被消灭,所需要的时间,可能不超过100年。到那时,被全球的精英收藏在挪威的“末日种子库”中的冰冻种子,最多只是向走向灭绝的人类,摆个好看而不顶用的样子而已。


因此,如果不能100%解 决转基因污染问题,转基因生物就不可以释放,否则就等于预设了一个必然的前景:人类不久后(三代之内)将生活在一个全面转基因的世界上。转基因污染是不可能控制的,所以转基因生物向生态环境释放,就是一件不能干的事情。释放转基因农作物后,经过一个足够长的时间,当地生态将全面转基因化这个过程不可逆转。 也就是说,采用转基因技术后,当地生态环境或早或晚必定转基因化,而且不可能恢复。


基因交流/基因漂移,后果是破坏性的,因此“布萨特”泄露或者失控,就相当于生物战争,所以部署生物国防,就是必须而且急迫的事情。而且当转基因生物在美国大规模释放14年后,既使是现在立即布置、全部落实,100%实现计划,也决不能保证“布萨特”不失控。


美国有足够后备资源如休耕土地、足够的资金,换一条农业技术路线,改正转基因农业技术路线的错误,足以保证本国的食品供给。中国完全没有这个条件。


今天中国受转基因污染的耕地面积比率,不会低于10%:3000万亩先玉335玉米,2000万亩迪卡玉米系列,5~6000万亩棉花,合计已经超过一亿亩;再加上未知的、多种随意传播的转基因种子、到处发生的转基因污染、多年来种植转基因作物发生的漂移等,估计基因污染的国土(耕地)为2亿亩,是一个合理的估计。被转基因污染的土地,需要调查、检测和恢复,所需的技术、方法,所需资金规模,全部未知。


四、农业技术的长远发展方向不是转基因


转基因农业技术决非长期发展方向。转基因技术不能增产,不能减少农药化肥使用,不能减少污染,不能增加收入。


农业是依赖土肥水种的综合工程,不是有了好种子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例如,抗旱的种子有可能更快地耗尽土壤水分和肥力,把尚可耕种的土地更快地变成荒漠。维护水利和地力、坚持施用有机肥,是永远必须坚持做的工作。


目前商业化的两大类转基因技术,已经全面失败:失败的原因,是违反了生态平衡法则。例如超级草,次生虫,等等。目前应用的转基因技术只在短期有效,在中长期完全无效,反而有害,时间越长害处越大、越深,越难以纠正。


把农业搞好,真正的方向是土肥水种都改良,都要维护。不能只搞种子。


理想农作物的种子体系是地方化、多样化,能够最好地适应当地生态、气候条件。这样的种子系统稳定、抗性好。而转基因的技术路线,是把种子变成标准化和专利化的东西,然后迫使生产者把农田也标准化,即高水高肥高化学投入。这种模式特别不适合中国的小规模、多样化的农业生产体系。


转基因化的农业,将会极大地挑战我们的想象力和管理能力。中国农业是在高度紧张的资源条件下超负荷运转的系统,不可能禁得住这样的挑战。


做好土肥水种的全面维护和提升,中国能够实现养活全国人口的目标。搞农业,必须兼顾土肥水种,偷懒、投机取巧,以短期政策代替长期战略和管理,以种子一项替代基础条件(土肥水),甚至以种业替代农业,以种业的GDP替代农业生产基础的维护,都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之举。“人哄地一时,地哄人一年”。我们已经“哄地”10年甚至30年,“地”会惩罚我们好几代。


五、结论


当务之急,是立即开展中国的生物国防行动,立即停止应用性转基因技术的开发,收回已经颁发的一切转基因农作物的安全证书,把中国的农业技术路线,转移到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的正确道路上去。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