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飞行日记:亲历抗日空战第一人 1937年2月24日-1937年4月10日 日记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4.html


一九三七年三月六日 星期六 天气晴


早上,尚未起床,光蕴、乔倜即来晤,因渠等送刘景岐返杭,且昨晚留自行车两辆在此,故便道来取,我起身后,彼等即去机械学校。

同寝室者,有一在航委会第十二科办事之人,朱姓,系同乡,我与谈长久,彼指我对过去在外购买器材颇不满意,遂中止谈话而出。

谭分队长今日待我特厚,邀我乘他的车赴机场,并和我共晚餐,然因故机场我终未能去,晚膳则曲领他情。

真奇怪,昨日下楼时遇一中年男子,偕一丽妹上,极类我以前同学,伊亦示若似曾相识,一顾一盼,旋即入他室。

今日大雨淋漓,又来与人絮絮,殊未解。


一九三七年三月七日 星期日 天气阴


昨晚,睡正酣,忽侍者登楼来,叫我接电话。惊醒,披衣起,趋电话室,始知洛阳队部人员已到达,并嘱我报告队长,并请示居何处及器材运输情况。连接励志社,电话不通,怅然返室,寒气逼人透骨,待午夜,谭分队长不归,即入寝。

早晨醒来已七时,急赴励志社,见队长呈述一切,并安排运送行李至空军医院。一切交待安排后,即邀王、金等兄用膳于清洁饭店,街头遇姚杰又同至新明星观看电影并购书。晚又与张光蕴、滕茂生、阮按解、姚杰等共餐于“大上海”,兴尽于八时始返社。

谭分队长迁中国饭店,阮与我同居一室,深夜,作书与传谋兄,道昨日来访失迎之歉。


一九三七年三月八日 星期一 天气阴


因昨日太疲乏,且睡眠不足,故今日特别晚起。

赴中国饭店看谭分队长,渠已动身回家;后又至花园饭店看王分队长,而又以出看房屋不在而未晤;遂又与阮模群去中央饭店看吴廉皞,走完中正路,犹未觅得饭店,故怅然返社,心殊怏怏。

晚,旅赣同学会餐于“大上海酒楼”,共二十六人觥筹交错,乐至无穷,席散时,多半泥醉。我因兴至,亦破例饮至十觞,昏沉沉的坐车归来。得韫辉信,糊涂的作复,竟至一页字迹欹斜。不写日记,即酣然睡去。


一九三七年三月九日 星期二 天气雨


昨夜梦韫辉和我欢聚,醒来后,犬吠鸡鸣,柝声断续,憧憬昔日,不觉世事烟云,悲怆无已。

晨,队长来,遂出社迁寓空军医院。院初落成,颇近华美,若久居则生活自较优裕。

在无意中又得读韫辉寄洛转来的信,信中所述彼之心迹,悲怆激慨,坦然无一饰词,我未读完,而竟泪涔涔下矣。

读夏教官信,悉自申归后,即感寒疾,卧床不起,信还是请人代写。读父亲信,悉兴弟日吐血三碗,我心凄然,为自有生以来未有。


一九三七年三月十日 星期三 天气风雨


王志恺一爱犬,托我照拂。犬厌处室中,我固囚之,然骤失主人,心似甚乱,趁我外出而室中出入人多,于前日远逸不见,遍寻亦不得。承人之托,失人所爱,于情于理,两皆难脱所罪,心殊萦怀。

两日来,遭遇极坏,无一差如人意者,愁处室中,心乱如麻。窗外雨暴风狂,势如排山倒海、万马奔腾,似若助余之悲。回忆过往,抚视而今,心几乎碎矣。

阅《苦果》小说,其结构系以十六七世纪为背景,以爱情为粉饰,情节极人世之凄惨,读之令人垂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