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飞行日记:亲历抗日空战第一人 1937年2月24日-1937年4月10日 日记十一

龚业悌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4.html[/size][/URL] 一九三七年三月一日 星期一 天气阴 今天上午离“璇宫”时,大哥来电话,惊悉兴弟已两次吐血,身体本来虚弱,再经这一度波折,其损失自不堪言。 下午一时,我们起飞,别了在这里盘桓过三天的城市,我丝毫不留恋,虽然我算是富于感情的。过高山、大河和广阔的江南田野,九江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4.html


一九三七年三月一日 星期一 天气阴


今天上午离“璇宫”时,大哥来电话,惊悉兴弟已两次吐血,身体本来虚弱,再经这一度波折,其损失自不堪言。

下午一时,我们起飞,别了在这里盘桓过三天的城市,我丝毫不留恋,虽然我算是富于感情的。过高山、大河和广阔的江南田野,九江便在望,恰恰是过了一个钟头,我几乎以为是南昌——我们的归宿地了,再向前飞,天气更坏,乌云浓雾,遮断和封锁了我们的前路,幸而南浔路是由九江一直伸展到南昌的,我们即以它为我们忠实的向导,结果,终于安然的到达南昌。

和同学们欢聚一会,便乘车入城,寓花园饭店——洪都唯一的大旅社。


一九三七年三月二日 星期二 天气雨


晚上,队长请我们在“大上海酒楼”吃饭,归途中,又买了些水果,回来感觉舒服极了。

我们所住的房间,是近乎西式,房租七元七折,四人住,不算顶贵,有四个窗户,窗外都是高大的建筑物,阳光不能透过来,幸而,整天有电灯照明。

又在“大上海”晚膳,时间很晚,我独自迈着深重的步子,沿着潮湿而寂静的街道,回到店里。


一九三七年三月三日 星期三 天气阴


走过商场,买一本巴金的《生之忏悔》和朱湘译的《番石榴集》,这些都是近来爱看的。

新生社房间有空,我们都一齐搬迁到那里。为了一队人不致分散,我只好住在一间规定上尉住的房间里,租价当较贵,但比以前所住的贱多了。

老营盘机械学校,由这里乘公共汽车三分钟即可到达,我们以前的同学极多,下午特意走到他们那里,他们都很热情的,一定邀我在他们那儿一同晚膳。

晚上,和朱、龙、唐三人在街上买东西,庞独自一人去看队长。


一九三七年三月四日 星期四 天气晴


拉开窗幔,金色的阳光,射满了室内,轻微的晓风,像香醇的美酒一样沁人心脾,这是一个醉人的清晨。然而,这时光已是近八时了,在别人也许正在劳动,已经做了许多他们应做的有价值的工作。又是昨晚那几本书耽搁我的睡眠的结果,书,到晚上特别使人爱不释手。

窗外,有一个小网球场,这里过去是“南昌江西科学馆”的馆址。再过去横过马路,便是新飞机场,是那样的辽阔,使人看不见边。有几架旧“霍克”在飞,撩起我心底已平静的波涛,回头,感到一天无端的寂寞。


一九三七年三月五日 星期五 天气阴


早上,天刚亮,他们便都出发走了,有的去南京,有的去上海,队中仅留谭文分队长和我两人,更显得寂寞了。

从十九号搬到二十四号来,房租又少了一半,这间房间窗户正对着环城的马路,环境比较空旷,虽近繁华地域,而喧嚣的市声,很少能传进来。

虽然,这里来往的人很多,可是和我相识的却没有,为了孤寂,我便想驰车到新机场去,恰巧,在途中遇见张和刘,返到室中座谈一会,又到第二站第一大队去看同学,游一周回来,崇涟兄也适到,遂同餐于“大上海酒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