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飞行日记:亲历抗日空战第一人 1937年1月1日-1937年2月22日 日记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4.html


一九三七年一月十六日 星期六 天气晴


午后,至飞机场检查飞机,时大队长正观察二十二队一小队人员之飞行技术。

晚谭文分队长请信寿巽、金安一、王文华及我四人,就餐于西宫德盛楼,饮酒数觞,尽兴而散,归来,作弹子戏于新生社,精神倍感痛快。

队长告明日警戒须早起及时到场。


一九三七年一月十七日 星期日 天气阴 大风


天微亮,队长来,相率餐罢赴机杨,在晨光熹微中起机。高大队长也继我们起来,在我们的上下左右飞绕。清晨的空气并不很新鲜,四顾一片黄沙,稍远即难辨地物。

下来,高大队长个别对我们讲评,我飞时,机翼稍偏,这是绝大毛病,日后须确实改正,成队的标准位置,僚机螺旋桨与长机横尾翅平,上翼间隔约二呎许。

日后对距离的判断,应特别注意练习,因在空中判断极难,且对射击之命中率亦极有关。


一九三七年一月十八日 星期一 天气雪


队成立不久,又屡屡迁移,军需才到,故去年十月及十一月薪金今日才领到,也是我开始服务国家所得的报酬,这是何等的值得纪念啊!然而,回首过去,勋劳何在,不觉赧然愧颜,从兹而后,更不知应如何努力,方不负国家之期望也。

队长欲飞,约飞四十分钟。

晚,至健村会同学谈天,精神极愉快。降雪,踉跄归来。


一九三七年一月十九日 星期二 天气雪


雪不止,飞行停止。

午后,大队长偕队长及副队长成队起飞并参加该地防空演习。

航委会发下见习官工作日记一本,命自十五日起逐日填写呈送本队队长核阅,本月,即汇呈航委会。我们见习期已去一半,此项日记至今才发下,不知何故。


一九三七年一月二十日 星期三 天气晴


在飞机场任警戒三小时,因第二班须进午餐,故未飞。

大队长自太原来电,命飞机再飞六架参加演习。午后,黄光汉队长率两机,谭文分队长率王志恺、苑金涵两人起机飞去。

自宁夏归来之第五队飞行人员,由此转乘卡卜罗尼飞京,该队多系广东过来的,带来皮货不少,因宁夏地处北僻,皮毛价廉且质美,江南人得之,殊以为奇珍。

第十二队队员王先成因驾机于月前侦察,天气极劣,侦察地面殊不易,故低飞,因过低,足中五弹,勉强飞回机场。适值事变,不能南归就医,一月来,腿发肿,痛苦不堪,今日才乘机飞京。


一九三七年一月二十一日 星期四 天气阴


晨,头昏发热,四肢乏力且酸痛,几次挣扎想起床,终未果,医生来,探问病情,测体温增至109℉,医生说,若要止头痛,须先退热,遂打一针,一小时后,吃些药,却更显得沉重了。

极烦闷,一些襟念,都一簇拥上心头。睡着不动,想到家,想到学校,更想到曾经极亲爱而久别的朋友。

可巧,正是莫可奈何时,韫辉来信,对飞行失慎万般慰我,我偶兴奋,特感轻松,我真感激,这短短的几行书。

信中,得知十六日,学校里有布列道机三架成队俯冲,拉起来时两机互撞,长机范新民跳伞脱险,学生黄以忠殉学。




一九三七年一月二十二日 星期五 天气晴


彻夜未安睡,天曙,勉强挣扎起来,在外面散步一会,目的是想昨日一天未动,今日多活动一会,使血络轻松舒展,复健会快一些。

回到室内浑身无力,四肢酸痛,是过疲乏了。躺下来,用力写几行字给韫辉,告诉我的病况,并谢他慰我之忱,字迹欹斜,腕力实在太弱。

病,可征服一个人,一切自由和快乐的享受,都只能让它在身边溜走!没有病,多么幸福!


一九三七年一月二十三日 星期六 天气晴


晨兴,头仍昏,服阿斯匹灵,同学都劝我住休养室,一切都方便一些。病人,这名词实在太耻辱,我终于不敢去。

听到攻击队要来,不久,便听到“斯越克”攻击机的声音,飞机在空中飞绕。同学们来了,拼命地踱到机场,一路又和他们一道回来。走到健村,他们去西宫吃饭,发现我有病,一定要我回来,我的腿也再不能让我远走了,独自归来,虽感疲乏,心情非常愉快。

第九队又从广德飞来,同学更多了。

傍晚,一桩最气人的事,总队部电大队长,嘱演习任务完毕后速归之电文中误作“立即率机回洛”,电刚到已近黄昏,大队长恐有意外,当即率机回洛阳,一小队三机编队在黑暗中侥幸成队落地,另两小队掉队,飞往他处,大队长又忙着起飞将他们找回来。


一九三七年一月二十四日 星期日 天气晴


太原此次防空演习,不止太原一处,大同、娘子关等地都在演习的范围中,因人民对防空知识异常缺乏,故筹备演习极感困难,防空宣传尤非易事。如此艰难地实施防空演习,而不用飞机实地参加,则一年辛劳功亏一篑,真使人为之可惜。

我们心里是这么想,并极盼飞机再去一趟。果然,天未晓,大队长命令来,本队人员仍照常出发。东方微白,飞机都起飞飞走了,我们的心愿已偿,心中感到非常快乐。

病犹未痊,然头不疼,腿较昨天有力,精神痛快多了。

晚,月明如画,散步庭间后始归安寝。


一九三七年一月二十五日 星期一 天气大风


日军现时政局混沌,议会在军部攻击之下,形将解散,内阁的全体请总辞职,已蒙天皇照准,继组人选将咨询元老派云。

下午,二十二队警戒时,杨慎贤领队,因外面风沙太大,能见度很坏,在孟津附近迷失方向,遂选一场地,自己先落下去问路,不料遇一土隆翻过去,飞机损坏。两僚机在空中盘旋,杨向乡人问明洛阳方向后,以手势指挥空中两机,照指示方向,两机飞行平安归来。处风沙地带,对自己所在位置应随时明悉以策安全。


一九三七年一月二十六日 星期二 天气阴 大风


病近痊,精神仍困顿,晨昏睡,八时才起身,日中不外出,独坐室中,看小说,写信,犹觉不支。

电悉太原防空演习中刘志汉副队长失事,情形是六机成队起飞,副队长跟飞太近,误入涡流,且灰尘极大,场地短小,即关油门,下地后又打地转,大概是因刹车过猛,便翻过去,机稍有损坏,人无恙。

天气不佳,飞机被阻,不能飞回,大队部因大队长不在,列队的飞行,就松散随便些。

顾涌、乔佣、汤威廉三同学自南京来,在火车旅行数日,困顿异常。因想陆军行军,在此天寒地冻时,其痛苦殆不可想像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