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2.html


蔡、唐虽是小国,但在楚国北侧,其地理位置相当重要。得到了蔡、唐的支持,吴军就可以绕开楚军正面的防御,从楚国北部直插汉水。

公元前506年冬,吴王阖闾拜孙武为主将,亲率伍子胥、夫概等将,以三万精兵进行了千里奔袭,从淮河逆流西上。在蔡、唐两国军队的引导配合下,迅速地通过了楚国北部的义阳三关(武阳关、九里关、平靖关),顺利抵达汉水,直抵楚国腹地。

楚军措手不及,慌张应战,双方在柏举(今湖北麻城)遭遇。

吴、楚双方的实力差距悬殊,楚军有二十余万众,吴军三万人。然而吴军是训练有率的精锐,而楚军仓惶应战军心不稳。

楚军的左司马沈尹戍是位极有军事才能的将领,他向楚军主帅令尹囊瓦建议,由囊瓦在正面阻击和牵制敌人,而他率一路人马北上方城,迂回到吴军侧后,两面夹击吴军。

拨囊瓦最初接受了沈尹戍的建议,但沈尹戍刚出发不久,囊瓦在下属部将的挑拔下后悔了,害怕沈尹戍抢功,于是不等沈尹戍,自己率部渡过汉水,与吴军决一死战。

在柏举,士气高涨的三万吴军大败楚军二十余万人。

此后,吴军再不可阻挡,五战五胜,很快杀到了楚国的都城郢都。

楚昭王弃都出逃,吴军攻占了郢都。

伍子胥回来了,以强势者的姿态回归,以求血债血还。

而当年的仇人楚平王却早就在八年前就去世了,奸人费无忌也早被囊瓦所杀。

十八年日盼夜思的复仇,竟然没有一丝快感。

伍员不满足,他做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把楚平王的尸首刨了出来,鞭尸三百。

吴人占领了楚国的土,却平服不了楚人的心。

楚国的大夫申包胥是伍员的故交,当年伍员逃亡,申包胥前去为朋友送行,伍员说我要报复,灭了楚国。申包胥说如果你灭了它,我就要尽力地恢复它。

十八年后,伍员兑现了自己的誓言,他接到了昔日的朋友申包胥的信,希望伍子胥在复仇完后带领吴兵离境,不要做楚国人民的敌人。

接到信后的伍子胥苦笑,复仇是需要代价的,现在的他不仅仅是被逼害逃离家园的楚人,更是吴王最看重的大臣。

人在吴国,谋吴事,是伍子胥所遵循的职业准则。

他给申包胥回信,信上写道,“为我谢申包胥曰:吾日莫途远,吾故倒行而逆施之”(这就是成语“日莫途远”、“倒行逆施”的来历)。

申包胥见吴兵退兵无望,跋山涉水来到了秦国,向秦国借兵救援。

最初秦哀公并没有理会申包胥,申包胥倚在秦宫墙边,恸哭七天七夜,滴水不进。

秦哀公被打动了,当然打动他的也许并不完全是申包胥的忠诚,也许他想到了自己的孙女(嫁给了楚昭王),也许更不愿南边出现一个比楚国更为强大的国家。

秦哀公借给了申包胥五百乘的兵马(约三万人左右),助他复楚。

申包胥率领秦军回楚,在稷地打败吴军。而与此同时,楚国国内的反抗活动也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