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2.html


班超回到疏勒国,此时疏勒国已被龟兹、姑墨国攻陷两城,见班超重返,军民皆感振奋。在班超的带领下,收复失城,并攻破了与龟兹、姑墨国一起围攻疏勒的慰头国(新疆阿克苏一带),疏勒之危遂解。

建初三年(78年),班超率领一万疏勒兵发起了反攻,攻破了姑墨国,使西域最大的反汉势力龟兹国变得孤立。

建初五年,汉章帝接到了当初违反他的命令拒不回师的班超的上书,向他汇报了自己孤身经营西域的情况,再次系统地提出了自己“以夷治夷”的外交政治理念。

班超将汉廷本已放弃的地盘做活,违命之罪自然不算什么大事。东汉王朝经过两代经营,实力大为恢复,对北匈奴,也由防御转为进攻,向北匈奴人算总账已经摆上了议事日程。

这时候,截断北匈奴人在西域的援助,成为了决战开始前最重要的外交和政治工作。

汉章帝派徐干率一千人去西域,协助班超治理平定西域。

东汉政府的强势介入,使班超在处理西域事务上更得心应手。

班超与徐干一起,率领归顺的二万西域各国联军,攻打亲匈势力车莎国。车莎国率五万兵马与联军一战,被班超用计打败。车莎国不得不向汉朝归附。

此战后,班超名震西域。西域,已不再是北匈奴人的后花园。

公元89年,东汉开始了对匈奴的最后总攻。窦宪遣精骑万余大破北匈奴于稽落山(今蒙古额布根山),追击三千里至燕然山(今蒙古杭爱山)。公元91年,窦宪又遣左校尉耿夔等出居延塞,大败北匈奴于金微山(今阿尔泰山)。北匈奴至此基本对东汉王朝失去了威胁。

班超于公元90年率领西域联军打败了大月氏七万大军的攻击,并于公元94年率七万西域各国联军攻击最后几个不服从于汉朝控制的西域国——焉耆、危须、慰犁。焉耆国王表面投降,暗地里却拆桥设伏,班超将计就计,改变行军路线,擒杀焉耆王。焉耆一败,危须、慰犁二国表示投降归顺。

公元95年,又相继有五十多个部落来归,表示愿忠效汉王朝。东汉政府完全控制了西域各国,班超终于实现了他立功异域、效法张骞的理想。



战争人物命运走向

班超:

从公元74年到公元102年,班超为东汉王朝经营西域近三十年。公元100年,年迈的班超老了,也累了。想回家了,他向朝廷上书要求回汉,但基于班超在西域的影响力,东汉政府并没有召回他。公元102年,班超的妹妹班昭再次向朝廷上书,希望能让哥哥回家,以免客死他乡。**帝看了班昭的上书,很是感动,遂召班超回汉。

永元十四年(102年)八月,班超回汉;九月,因病逝世。

一个传奇划上了句号。




战争猜想:

对于班超在西域作出的历史贡献,是无可争议的。但班超所取得的成绩,是军事上的胜利,还是外交上的胜利呢?这点后世有不同意见。

其实无论是外交上还是军事上,班超都可以堪称不世之才。在处理西域少数民族事务中,班超长期只率领几十个人,但他却能调集成千上万的军队,为其所用。他时而铁腕,时而怀柔,刚柔并济,宽猛适度,尽显一个外交家的本色。在战场上,他又往往能抓住敌人的弱点,在最快的时间内发起攻击,以弱胜强,一次次地化腐朽为神奇。

因为有他一人的存在,东汉政府不劳军、不费饷、不伤民,而将西域重新纳入自己的控制范围。这样的奇才良将,可谓千古难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