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烈抗日之血战到底 第一卷 血溅淞沪 第005节 当排长了

龙居士 收藏 7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size][/URL] 爷爷是目不识丁的大头兵,这一辈子就从没上过讲台,被命令强迫着,慢吞吞的走到姚营长的身边,回头一看,几百双眼睛盯着他,又连忙低下头去,二只手都不知往哪放才好。 “爷爷,别怕,我帮你!我说一句,你就跟着吼一句,声音越大越好!你要知道,现在你不是普通人了,而是全营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


爷爷是目不识丁的大头兵,这一辈子就从没上过讲台,被命令强迫着,慢吞吞的走到姚营长的身边,回头一看,几百双眼睛盯着他,又连忙低下头去,二只手都不知往哪放才好。

“爷爷,别怕,我帮你!我说一句,你就跟着吼一句,声音越大越好!你要知道,现在你不是普通人了,而是全营的战斗英雄,他们谁都没有你杀的鬼子多!就连姚营长,也高看你一眼。”

“我不敢。”爷爷小声的说着。

“你闭上眼睛,就将这几百兄弟,当成几百只鸭子,而你是赶鸭子的人!”我演讲时若是遇到心慌的时候,就这么干的。效果很不错。朋友们可以试下。

“我闭上了……”

姚营长微笑着看着爷爷,眼中透着鼓励。后来他又带头鼓起掌来。

“兄弟们,我是三连的三班的孟龙,大伙儿平时都叫我猴子……”

“哈哈哈……”听到猴子这个外号,战士们都笑了。

“我身材瘦小,但到了战场上,却是我的优势!兄弟们和鬼子对射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射击水平远不如平时训练的时候?所以老打不准?”

没人再笑了,因为爷爷说到他们的心里去了。

“战斗刚打响的时候,我也这样!”

全营的官兵,屏气凝神。如果这个最大困难可以克服的话,那么自己的战术水平,起码可以提高二到三倍。

我是一个军迷,对战争的方方面面都有点研究。在战场上,由于紧张和环境的干扰,士兵的战术水平一般只能发挥二到三成。一些心理素质好的老兵可以发挥到七成,而一些特别优秀的人可以超水平的发挥。

爷爷偷偷的睁开了一条缝,看了一下,发现所有人都在认真听他传授经验,胆更大了。

“后来,我想,我害怕,鬼子肯定也害怕。我在心理暗示自己,我个小,目标小,鬼子打不着,万一被打着了,也是一枪爆头,马上就壮烈,那更不用害怕了。我心稳定下来,枪就打得准了。

有次我和一个鬼子对射,我发现他,他也同时发现我。我们隔着一百多米,枪口对着枪口,最后几乎同时开枪。由于我不怕,所以我击中了他的天灵盖,而鬼子害怕,所以他的子弹贴着我的脸皮擦了过去。

瞧我脸上的这道伤,就是当时留下来的。

兄弟们,子弹是有灵性的,你怕他,它就找上门你,你不怕它,它就躲着你走!”

“说得好!”姚营长接过爷爷的话头,就势利导的训话,“子弹有灵,你强他就躲,你弱他就追!我们为国而战,身体里的骨头,每一根都是硬梆梆的!鬼子怕我们!子弹会躲着我们走!

弟兄们,还记得来上海之前我讲的话吗?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眼下日本鬼子打到了我们家门口,杀我同胞,奸我姐妹,侵我国土,欺人太甚!不把鬼子驱逐出去,是我们每一个军人的奇耻大辱!如今我们报仇雪恨的时机到了,弟兄们,豁出去吧!和鬼子们拼到底!”

姚营长慷慨激昂的话,激发起了全营官兵的抗日豪情,我热血上涌,带头喊出“和宝山城共存亡!”“人在阵地在!”的口号。战士们也跟着喊起来,声扼浮云,江水倒流。

经过这番鼓动,由于伤亡过多,弥漫在宝山上空的惨淡愁云一下就散了,全营恢复了昂扬的斗志。

队伍散了后,爷爷被姚营长叫到了设在城内的营指挥部。他起草了一份电文,为爷爷请功。

“长官,我想向您求教一些战术问题!”爷爷照我的话,原封不动的复述了出来。

说是求教,实际上是将我从后世学来的战术理论,借爷爷之口传授给他。

“看来你很会动脑筋啊!”姚宫长拍着爷爷的肩膀道,“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嗯,等打完了杖,我推荐你去上黄埔军校!”

黄埔军校是什么地方?只要毕业出来都是军官啊。爷爷听了眼一热,血就上来了。我只有为了爷爷默哀了。假如爷爷能活下来的话,那么以我的能力,帮助爷爷混个上将什么的,肯定没问题。可是,那个神仙早说了,历史不能改变。即便改变了,也毫无意义。我们需要面向未来。

再者,宝山从明天开始,就被鬼子,东西南三面包围成为一座孤城了,靠着这几百号人,想要在20万鬼子重围下活下来,是不可能的。

“我……”爷爷吱唔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连忙教他,爷爷这才将话给讲透了。

“我们所保卫的宝山,是一片狭长的高地,方圆不足10里,它地处长江咽喉位置,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向南10里为吴淞镇,向西10里为狮子林要塞,东北两面紧靠长江。吴淞镇和狮子林均以失守,今晚过去之后,我们就会被鬼子铁桶般的围住,而鬼子志在必得。全营上下,绝无生还的可能……”

姚营长一边听着爷爷的话,一边查看着地图。其实,早在昨天,他接过宝山县城防务的时候,就知道,这儿是块死地。又是一块不容有失的险地。所以他在旅长,吕国铨面前,喊出了“誓与宝山共存亡”的誓言。当爷爷复述我的话,到了绝无生还可能时,姚营长猛的一转身,两道精光直刺爷爷的心底。

“你是什么意思?”

爷爷有些慌了,小退了一步,好像被人推了一下一样。我继续讲述,爷爷复述。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我的意思是,如果长官想保留全营的兄弟的话,那么就抓住鬼子立足不稳的机会,今晚突围!如果长官誓与宝山共存亡,那么就从今晚开始,就要准备防御鬼子的坦克了。无论长官作出何种选择,我都跟着您,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到现在为止,电话还是通的,电报也没问题。无论是夏师长,还是吕旅长,都没有给姚营长下达辙退的命令,现在要想走,那就成了逃兵了。姚营长看了看电话,又看了看隔间的电报室,摇头道:“我们必须坚守下去。”

“进攻我们的鬼子是第三师团的68联队,这是日军最精税的师团。今天的进攻,不过是试探性的,从明天开始,鬼子的坦克飞机以及停在吴淞口的大口径舰炮,将对我们发动陆海空天立体攻击。如果我们准备不足的话,会吃很大的亏。

鬼子作战三板斧。

第一板斧,步兵出动,试探性的攻击,找到我军的防御特点。这一板斧今天鬼子已经使完了。

第二板斧,炮兵和飞机进行轰炸,炸平我方的工事,随后坦克掩护步兵发动攻击。

第三板斧,猪突攻击。

……”

姚营长越听越吃惊,他身为少校营长,已经28岁了,也还是第一次与日军作战。对日军的战术特点,他也在琢磨当中,而这位年纪青青的普通一兵,嘴上的毛还没长齐呢,怎么知道这么多?仿佛和鬼子打了几十年仗一般。

我见姚营长眼神不对,连忙通过爷爷说,“我有位大哥,是从东北过来的,他和我说过这些。”

姚营长点头。

从九一八事变开始,几十万东北军就在张学良这位大名鼎鼎的“不抵抗将军”的率领下,被几万日军像鸭子一样的赶到关内,成为遗臭万年的国际大笑柄。东北军将士,失了自己的地盘,蒋介石又不给他们补给,人心涣散,死的死逃的逃,到今年连十万人都没有了。其中有人逃到长江流域,结识了孟龙,也不奇怪。

掩饰过去这些,我接着说。

“城东地势较为平坦,适合鬼子的坦克行进,我估计明天鬼子在那个方向会有一到二辆坦克出现。我建议在那边连夜挖反埋克壕,如果来不及的话,就挖反坦克陷阱。鬼子的坦克皮很薄,用集束手榴弹,就能炸趴下。如果鬼子坦克不上当,那么我们,就只能准备好敢死队,分多路突击,去炸坦克……”

“好!”姚营长大喜,抱着爷爷的肩膀,使劲摇晃,“反坦克的事,我就全权交给你了!好好表现,杀敌立功!”

“是!”爷爷立正行礼。而我却是苦不堪言,让爷爷去炸坦克?那可是九死一生啊!炸坦克决不像影视剧里演的那样的轻松,只要一二个人豁出命来,就可以拼掉一辆坦克。别忘了,坦克上有机枪,再加上跟在坦克后面的鬼子步兵,想要接近坦克,根本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想要炸掉鬼子一辆坦克我起码要付出几十人的代价。

可是,军命难违啊。

“你需要多少人?”

“给我三十个人,还有工兵铲,斧头,炸药包,手榴弹……”

“三连一排长牺牲了,那个排还有21个人。你和你的三班的八个人都补充进去,凑成一个完整的排。你就当那排长吧!带着他们好好干。你需要的东西,到后勤处去领!”

“是,长官!我决不负您的厚望!”后面那句话,是我让爷爷加上去的。

姚营长点了点头,微笑着让爷爷离去。

爷爷离开营指挥部时,好像是在做梦。他的两腿都在打飘。惊讶的问我,“我当排长了?是不是真的?”

“一个排长有什么稀罕的。你孙子在21世纪,管着好几万人呢,顶得上现在的集团军司令了。”

“我们孟家有你,祖坟该冒烟了。”爷爷为我而自豪,而我却是脸颊发烫。爷爷若是知道我在给日本人做事,保不定,就拉响手榴弹自杀了。

哎,我真是愧对祖宗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