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烈抗日之血战到底 第一卷 血溅淞沪 第004节 爷爷发飙

龙居士 收藏 6 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


嗡——咻——嗡——

原来子弹贴着耳边擦过的声音是嗡的一声,如同一枚急速飞来的火箭弹,声音是先沉闷,而后尖啸,最后又沉闷的远去。

6.5毫米的子弹贴着爷爷的面颊穿了过去,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痛,爷爷用手一摸,满手的血。再看那鬼子,钢盔连同天灵盖都被掀掉了,如同一个爆开的西瓜。白白的脑浆溅了一地。祖国的大好河山,被他们给污染了。

“爷爷,加油,干死他们,哈哈……”我有了一种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后又获得新生再世为人的兴奋感。拼命的鼓动爷爷,狂干小鬼子。

爷爷也不含糊,将剩下的子弹全射了下去,四发击毙了三个鬼子,最后那个鬼子太精明,一看爷爷的枪口朝着他,便“嗖”的一下滚到弹坑里去了,子弹只击破了他的钢盔边沿,估计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了这一刻了。

爷爷再次缩回战壕装子弹的时候,一位大个的上尉爬了过来,蒲扇大的手,拍着他的爷爷的肩膀,大笑道:“好样的猴子!今后全连谁他娘的敢再叫你猴子,我一把掌煽死他!”

倒了,让别人不叫爸爷猴子,他却一口一个猴子。完全是在污辱我爷爷的威名嘛。我肩膀巨痛,爷爷也是痛得翻白眼,哭丧着脸:“雷连长,兄弟们叫不叫我猴子我无所谓,但只求您以后别再这么用力拍我了。”

“哈哈,好好干!你若是再能干掉四个鬼子,我估计他们今天的进攻,就该到此为止了。”大个子的连长很豪迈,那骨架估计能赶得上施瓦辛格了。我回忆了一下,没记得那些挖出来的骨骸有谁是他那么大的。

爷爷压好子弹,正要露头射击的时候,大个子连子虎吼一声,“机枪!给老子狠狠的打呀!”将鬼子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方便了爷爷狙杀鬼子。

爷爷也不负众望,第一枪就爆了一个鬼子头,接着又连中三元。鬼子用来进攻三连的阵地的兵力,总共也只有一个小队五十多个人,而冲到百米之内的,不过二十几个,却被爷爷一人就干掉了12个,鬼子的嚣张气焰遭到了重创,终于退了下去。而爷爷紧绷的弦也松了,最后一发子弹打得很随意,没能命中目标。

那位大个子连长,眼睛真毒啊,连鬼子什么时候辙退,他都算到了。

三连幸存的三十多个战士都跑了过来,朝着爷爷翘起了大姆子,夸赞着“猴子好样的!”

爷爷憨憨的笑了起来,他这一生,从没受过如此多的赞誉,有些不好意思。从后世的资料中看,宝山营600烈士总计击毙了200多鬼子,平均每人击毙0.3个。而爷爷一个人一战就击毙了12个!这相当于一个排的战功了。爷爷若不是英雄的话,谁是英雄?

正当大家高兴的时候,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哭声传来,战士们看过去,发现一位浑身是血的黑瘦高个正伏在一人的尸体上大哭。那尸体同样的黑瘦高大,背部几乎被弹片削没了,只剩一点肚皮,连着一些碎了的肋骨。

爷爷悲伤的走了过去,跪在那黑瘦高个面前痛哭道,“班长,您就打我吧,大忠兄弟是为了救我才被鬼子的炮弹炸死的。”

我想起来了,我的灵魂穿越过来,进入爷爷体内的时候,可能是引起爷爷的身体不适,让他呆住了,傻愣愣的站着,鬼子的重炮轰来,也不知道躲闪,正是旁边的一大个,扑倒了爷爷,这才救了爷爷一命,那大个却因此牺牲了。

在爷爷的这个班里,有一队兄弟,哥哥叫陆大孝,任班长。弟弟叫陆大忠,普通一兵。所谓兄弟连心,弟死哥伤,无尽的悲凉。

“狗日的鬼子,操你姥姥!”陆大孝怒视着鬼子的方向,瞪着血红的眼睛,流都流出来了。这一句吼,声嘶力竭,目眦具裂,草木含悲。

我第一次知道,人悲到极处原来是这样的,这是任何演员都无法诠释出来的发自心灵深处的悲痛。

后来我听爷爷讲过一些关于这一对兄弟的事。他们原本有个幸福的家,虽说穿着破衣烂衫,但由于父亲个子高大,力气很足,能养家一家人不至挨饿。在民国时期能不饿肚子,就是幸福了。哥哥八岁那年,弟弟才四岁,爸爸被人骗去花旗国(现在的美国)说是挖金子,此后就再无音讯。

后世有史学家作过统计,自鸦片战争以来,100年间,超过1000万中国人在暴力逼迫和欺骗之下,到国外做苦力,被蔑称为“猪仔”。这其中大多数都是从广东、福建等东南沿海省份出去的人。

华工的工作日长达10~14小时,多在监工的皮鞭、棍棒下强制劳动。劳动繁重但工资极低,当时一个黑奴的全年工资在1000美元左右,而一个华工的收入却只有200~300美元。

华工契约期限一般为3年,在拉丁美洲长达5年~8年。华工在契约期间死亡率通常为20%~30%,在拉丁美洲高达50%~70%,劳动寿命平均只有5年。农场主和矿主还用高利贷和赌局骗华工负债等手段,迫使华工一再同他们签订新契约,许多华工终生都不能摆脱契约奴隶的地位。

横贯美国东西两岸的大铁路,每一根枕木下都埋着一具华工的尸体,这绝不是夸张之词。如果要翻历史旧账,就对中国的侵害而言,美国毫不逊色于日本。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发达国家,甚至包括东南亚,拉丁美洲在内的发展中国家,都对中国犯下了涛天罪行。而且他们从没得到过任何的报应,所以,直到二战后,甚至到了21世纪,凡是有动荡,中国和华人必先受害,成为所有犯罪的承受者。因为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对华人犯罪本小利大,且永远不需要承担任何的复仇风险。

我从前看到这些资料的时候,往往只感叹一句就过去了,但身处这个时代,切肤体验之下,便有股怒火在心中燃烧。我的心好像要炸裂了一般。

此后二年,母亲支撑不住,病倒了。是哥哥陆大孝一边要饭,一边做童工,拉扯着弟弟长大。俩人之间虽为兄弟,情同父子。陆大忠青轻不懂事,听到鬼了侵华了,东北危机,华北危机,中华民族危机,便头脑一热,当了兵。而哥哥怎么劝都不顶用,他担心弟弟太年轻,于军队里太冲动,所以也跟着当了兵,好方便照顾弟弟。

孤苦伶仃的老母被丢在破烂草屋中,任由其自生自灭了。

陆大孝很能吃苦,又听话,得到了长官的重视被提拔当了班长。长官听说他兄弟俩的事之后,高度称赞,说他们是“国难当头,忠孝不能二全,舍小家而顾大家,此等大义,当为吾辈军人之楷模。”并赏给他们十个大洋。

十个大洋连同平时攒下来的军饷总计十二个大洋,一并寄回老家,却不料老妈已经病逝,那12个大洋,成了安葬费。

我听到这,在为兄弟俩悲伤的同时,也为他们幸庆,幸亏是生活在民国啊,12个大洋就能入土为安了。若是生活21世纪,光块墓地就得几十万,就算火化,没有几万块也下不来的,像陆家这样的情况,其老妈只能露尸于野。

费了小半天的时间,全营牺牲的士兵都被集中在一起,一共是96人。姚营长两眼含悲,致了悼词,叫兄弟们化悲痛为力量,精诚友爱,效忠党国,奋勇杀敌,便鸣枪送行,挖个大坑埋了。

在这个过程当中,陆大孝始终呆呆的跪在地上,身体石化了一般。

见到姚营长的那一刻,我很激动,总算看到威震敌胆的英雄,姚将军了。他中等个子,皮肤白净,穿着呢子军服,戴着近视眼镜,给人一种很儒雅的感觉。与我想像中的威风样子,大相径庭。他说话的声音,带着书生味,虽然极尽力量在吼,但仍让人感觉绵软无力。

他的悼词在我听来,也是寡然无味,然而我爷爷他们却听得很入神。这大概是时代的局限性吧,在21世纪,任何人都可以听到让人热血膨湃的顶尖演讲,眼光自然高了,而这些大头兵,能听到的演讲,太少了。

黄埔军校在二战时被称为世界十大军事名校之一。培养了大批的精英,国共二党的骨干基本都是从这个军校里出来的。但就入学条件来看,高小生就可以考上。再加上学制很短,最高只有三年,最短的首期,只有半年就毕业了。从学制上招生条件综合考虑,其毕业生最多也就初中生的水平。

就以校长蒋介石为例,考虑黄埔的师资力量。他1903年入奉化凤麓学堂,两年后至宁波箭金学堂就读。1906年初肄业于龙津中学堂,相当于初中没毕业。4月东渡日本,入东京清华学校,继续读初中,仍没毕业,就于1907年考入保定全国陆军速成学堂,习炮兵。学制一年。姑且算他初中毕业了吧。1908年春再度赴日,入东京振武学校, 1910年冬毕业,总算有了相当于后世高中生的学制时间了。毕业后,当了鬼子兵,入日本陆军第十三师团第十九联队为士官候补生。其间与正在日本的孙中山结识,为他器重,从此平步青云。

不难看出,蒋介石的求学过程,还没达到大学程度,便当了军校的校长。整体来看,黄埔军校就是一个高中生,教初中生的学校。再看黄埔军校的本身,不过是在一所小学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无论软硬件水平,都只能与后世的小学相当,连初中都比不上。

像21世纪中国毕业的大学生,放到这个时代,可以当教授了。讽刺的是,可以当教授的大学生,在21世纪和农民工抢饭碗,而且还抢不过。而这个时代的初中生,却可以成为叱咤风云的名将。两相对比,如果不是民国时期的教育制度太先进,太高端的话,那么就是后世的教育制度太垃圾。

随后,姚营长又点名表扬了在这次战斗中表现英勇的几个人。头一个就是我爷爷。爷爷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他有些害羞,心跳得很快,头低了下去。都不知姚营长接下来说了一些什么。

“孟龙!”

“到!”爷爷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条件反射一般,昂首挺胸,立正,用响亮的声音应道。

“出列!”

“啊——”爷爷轻声一句啊,引来一片哄笑,他挪动着步子,小心翼翼的走出队伍。

“现在,就请我们的战斗英雄,一人一枪击毙了12个鬼子的神枪手孟龙介绍他的战斗经验!”

“我不会讲……”爷爷连连摆手,望着姚营长,目露求饶的眼神,不敢上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