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烈抗日之血战到底 第一卷 血溅淞沪 第003节 真的英雄

龙居士 收藏 5 1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size][/URL] 就在我的头顶与钢铁接触的那一刻,我后悔了。既然自杀死了,那还不人死卵朝天,什么都做不了呀?我又怎么拯救世界呢? 哎呀,我是天字第一号傻瓜,竟然被一个来路不明的胖道长给忽悠死了。 一定是我的仇家,设计陷害我。 可是,这一刻,我再后悔有什么用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


就在我的头顶与钢铁接触的那一刻,我后悔了。既然自杀死了,那还不人死卵朝天,什么都做不了呀?我又怎么拯救世界呢?

哎呀,我是天字第一号傻瓜,竟然被一个来路不明的胖道长给忽悠死了。

一定是我的仇家,设计陷害我。

可是,这一刻,我再后悔有什么用呢?身体本能的缩了一下,但脑袋还是不可避免的与钢铁撞到了一起,鲜血飞溅而出。还好头颅没有裂开,脑浆没有绽出,总算死得不是太难看。

哦,不对。我怎么能看到自己的死样?

啊,我飘到了空中?将手伸到眼前,竟然是透明的。我真的死了?变成了透明的灵魂在空中飘?我想开口呼喊,可是根本无法发出声音,我就看到道长口中念叨着什么,最后他朝我看了一眼,一道金光从八卦镜中射出,穿过我的身体,在我的背后的空间,刺出一个小小的洞。洞中有着庞大的吸力,我一下子就被吸进去了,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听到的是地动山摇的一连串巨响。

轰,轰,轰——

我茫然的站着,仿佛是在看战争影片。

大团大团的火球在身边升起,穿着黄军装的日寇,间隔十米以上,呈散兵队型慢慢的接近。挂在他们刺刀下像女人月经带一样的药膏旗,特别的醒目。在我身侧,穿灰布军装的国军士兵,呐喊着,向鬼子倾泻着子弹。但他们缺乏训练,枪打得不准,而鬼子很狡猾,弓着身前进,走的是“Z”字步,一会儿冲锋,一会儿趴下还击,很难击中他们。

鬼子的火力很猛,九二式重机枪,还有歪把子轻机枪构成的火力网,将国军士兵压得抬不起头来。比起机枪来,更危险的是鬼子的冷枪和掷弹筒。

鬼子步兵的三八大盖,在二战中,是射击最精准的武器,再加上此刻进攻中国的又是鬼子的常设师团,个个都是神枪手,往往一阵冷枪射过来,国军当中总有几个会被打爆头。

鬼子几乎人手一只掷弹筒,那玩意是微缩版的迫击炮,爆炸威力相当于手榴弹,但比手榴弹射程要远多了。鬼子的进攻节奏一般是机枪压制,神枪手放冷枪,掩护着步兵靠近,等到了进入掷弹筒的射程,便用掷弹筒的曲射弹道大量杀伤战壕中的中国士兵。让中国士兵无处藏身。

面对鬼子这要的进攻战术,国军士兵基本无解,唯有依靠勇猛,冒着鬼子的机枪扫射和冷枪爆头,拼命的进行还击。

真不敢相信,宝山营在如此实力悬殊的情况下,是如何与鬼子血战七昼夜,让鬼子付出高达200人的惨重代价的。

咻——

空中响起巨大而沉闷的炮弹破空声。

“趴下!”我的身体突然给人撞倒,被压进战壕中。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身后不远处传来,几十吨泥土被掀天空中,形成一道十几米高的土墙,战壕好像被翻过来了,我如同浪尖上的树叶,连同压着我的大个子战友,一起被掀出战壕,四肢在空中飞舞着,落到十多米开外,狠狠的撞在地上。

在空中飞舞的时候,我没感到恐惧,相反还有一种,身在高处看风景的惊喜。原来土飞机的滋味是这样的啊。大量的泥沙灌进我的嘴中。无法呼吸。可是当我撞到地上的时候,巨痛传来,休克般的巨痛,让我差点晕过去。我的五脏六腑在翻江倒海,全身好像散了架,神经全都麻木了,我拼命的想爬起来,但我的身体不听使唤。死亡的恐惧感,一下子便席卷了我的全身。我从心底发出呐喊。

“我要活下去!”

可是,无论我怎样拼命,都无法恢复身体的控制权。

喔,不对,这不是我的身体,当我看到,属于这身体黑黝细小的手臂,和布满老茧的身体时,我终于明白了,我穿越到了我爷爷的身体里。正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目瞩着这个世界。

这种感觉难以言表,嗯,就像是看四D电影。周围的一切,都那么多的清晰,又是那么的不真实。而我还能感到痛,呛人的硝烟味,挤压着肺都好像要咳出来了,那浓烈的血腥味,一阵阵的刺激着我想呕吐。而我却什么都呕不出来,全憋在心中。

被鬼子重炮掀到空中的尸体零件落了下来,扑扑的打在我的背上,落在我的眼前。一节被烟薰黑的肠子,就挂在距我不到一尺光丫树上,随着大地的震动,微微的颤动着。我想呕,可无论我怎样,都吐不出来。哦对了,我只是一个灵魂在这儿观看,这个身体的控制权属于我爷爷,而不是我。所以,我无法呕吐。

战斗在持续着,嗖嗖的子弹,不时掠过我的头顶,有的打在我面前的土地上,溅起小片的泥土,打在身上,生痛。鬼子步兵越来越近。子弹更加的密集了,不过好在鬼子炮兵怕误伤了,已经停止了炮击,这让国军士兵的反击更加的猛烈了。

这个位子太暴露了,如果鬼子发现爷爷没死,补上一枪的话,那么我就会立刻偿到死亡的味道。

“爷爷,快醒醒,这儿危险,快爬回去。”我的灵魂在呼唤着。

“谁在我和说话??”过了十几分钟,爷爷终于从昏迷中醒来,茫然的看着周围。下一秒,他便弓着身体,哇啦一声,吐掉嘴中的泥,胸部剧烈的起伏,新鲜的空中进入肺中,喘过气来。爷爷其实并不能说出声音来,但我却能听到他大脑中的话,这样的感觉真是太怪异了。

“你叫孟龙,是我爷爷,我叫孟亢龙,是你孙子……”说这话我时候,我不知有多捌扭,这个20多岁的年轻人,就是我这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的爷爷?“爷爷,我从你死后的75年后来,我在神仙的帮助下,灵魂穿越到你的大脑里,观看你们作战的英雄事迹。我想弄清楚你们为何死了75年还怨气冲天……”

“爷爷?孙子?死了?神仙?穿越?怨气?”

爷爷那年轻的头脑,一时间无法接受如此多的信息,陷入一片迷茫之中。这个时代念过书的人很少,只要是有文化的基本都是军官,而爷爷是普通一兵,估计是文盲一个。想要他理解这些来自21世纪的穿越事件太难了。我只好耐心的解释。费了半天劲,总算让他明白了。

“我只能活几天了?”爷爷哭了起来,泪水打湿了一大片土地,“俺想俺媳妇,俺要回家……俺要回家……回家……”

我目瞪口呆,如果我有眼睛和口的话,我此刻的表情一定是石化了的。爷爷是大英雄啊,是国军最精税的18军中的一员,又是名震中外的宝山营的钢铁战士,怎么一说到死,就哭成这样了?

哦,我很快就想透了,生命对于每个人都只有一次,谁能不怕死啊?绝大多数烈士,都是被逼到那份上,咬牙一挺就过去的吧。真正视死如归的,估计没几个,那些不知生死为何物的大英雄,估计都是小说中的情节。

唉,后世的影视剧真害人啊。将英雄们个个演成不怕死的好汉,临刑了,还要高呼几句,某某党万岁。哄得无数少不更事的青少年头脑一热,就走向战场。真上了战场,才明白已经没有后路了,如果想走,那就是逃兵,抓到一律枪毙!横竖都是一死,只好硬着头皮,当英雄了。

“爷爷,已经发生过的事,不可改变。您不要太伤心了。其实,就算现在没死在战场上的人,到了75年后,也全死了。无非就是活得长一点。爷爷,你是倒在抗日战场上的,你死得伟大、光荣、正确。全国人民会记住你的。你和你的兄弟们,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

说到这,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了,后世史书上能查到的就只有姚将军一人,至于爷爷这样的普通一兵,全都归到无名英雄那一类去了。他们的英雄形像也完全被扭曲,被塑造成了不怕死的冷血动物。

虽说如此,但爷爷经我这一安慰,感觉好是好多了,不再哭了。他精芒四射的眼睛盯着鬼子,见鬼子靠近了,悄悄的滑动身体,摸到一支中正步枪。有枪在手,爷爷的胆色壮了起来,检查一下枪后,瞄着鬼子,连开数枪,撂到了三个鬼子。

“爷爷,你太棒了,我为你骄傲。”

“呵呵!”爷爷憨憨的一笑,再接再励,将枪里的最后一发子弹打出去,又撂到一个。

“四个了!爷爷你的枪法,太神了。”

“平时,我没这么厉害的……”爷爷咕噜一声,快速的爬回战壕,灵活得像条蛇。鬼子吃了大亏,这才注意到那个被大炮炸飞出来的尸体,原来还是活着的,有十几枝枪朝着爷爷射来,子弹落在身边,掀起大片的灰土云,可爷爷就是毫发无伤。气得鬼子哇啦啦的大叫。

其实,这就是三八步枪的弱点了,一次只能射一发子弹,打一枪还得拉一下枪栓,打固定目标,当然精确,但打移动目标就很困难了。如果鬼子手中有波波沙或者汤姆逊冲锋枪,那么十个爷爷也会被他们射成蜂窝。

“爷爷,你平时真没这么厉害吗?”热血残忍的抗日战场,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场电影,我想了解这儿的一切,只要逮到机会,我就发问。

“平常的时候,俺怕死,静不下心来瞄准,现在不怕了。”爷爷有些悲凉,又有些自豪的说。

我明白了,这就好比一个知道自己明天就要上刑场的英雄,反正要死了,将生死置之肚外,所以可以超水平的发挥。

我没再问,怕分散爷爷的注意力。此刻他已经在压子弹了,一颗又一颗,黄澄澄带着尖头的子弹,被压进还带着余烟的,发着热的枪膛中。爷爷的动作很熟练,五发子弹,只费了几秒就就完部装完了。

探出头,枪口瞄准鬼子。

大约一百多米处,有个匍匐过来的鬼子,注意到了爷爷的动静,停了下来,将枪口瞄准了爷爷。那一刻,我的呼吸都窒息了。谁抢先瞄准射击,谁就是活着的胜利者,谁慢上那么,哪怕半秒,谁就是倒下的亡魂。

这是胆量的较量。胆小的人会放弃射击,想法藏身。但那样做,就会让对手变得没有任何的精神压力,从而超水平的发挥,躲闪的人往往被压得抬不起头来,不是被掷弹筒炸死,就是被手榴弹炸死。

我在香港玩BB弹射击时,就曾体会到两枪相对的窒息感,不过,那终究是BB弹,打不死人的,感觉不是那么的强烈。

这种,生死一倏的窒息感,不身临其境的人,是感受不到的。也是任何的巷战游戏所无法摸拟的。

爷爷没有急着开枪,他调匀了呼吸,使得枪口的准星,指向的目标,波动幅度减到了最小。

砰——

枪口往上一抬,肩膀被撞了一下,一团白烟从枪口和枪栓处冒出来,模糊了视线。鬼子同时也开了枪……

我两眼圆睁,精神高度集中,看到了一颗小黑点,正高速的朝着我的面门扑来,我想控制着身体躲过去,可那身体沉如泰山,不听使唤。

“我就这样死的么?”生死关头,我又忘记了自己是在爷爷的身体里。恍然间我把自己当成爷爷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