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烈抗日之血战到底 第一卷 血溅淞沪 第002章 胖道长

龙居士 收藏 8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size][/URL]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因为我清楚的记得,从公路到工地,需要跳下几米高的坑,而且那地面到处都是泥水,翻上来的泥土堆得像小山一样。水坑,土堆,碎砖石对那道士毫无阻碍,他飘飘的样子,好像是在陆地上飞行? 更离奇的是,这位道士肥头大耳,身体也是胖胖的,怎么会走起路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因为我清楚的记得,从公路到工地,需要跳下几米高的坑,而且那地面到处都是泥水,翻上来的泥土堆得像小山一样。水坑,土堆,碎砖石对那道士毫无阻碍,他飘飘的样子,好像是在陆地上飞行?

更离奇的是,这位道士肥头大耳,身体也是胖胖的,怎么会走起路来,比瘦子还轻松?看来我是遇到奇人了。对于这些有着深藏不露的本领的人,我不得小心应付。

“道长,你何出此言?”我心想着,埋在这儿的人,应该是抗日先烈吧,就算不是,也应该是死在日寇屠刀下的百姓,如今抗战早就结束了,日本也早就投降了,地下的英灵如果有知,也该瞑目了才对,怎么还会有怨气?

那道长没急着回答我的话,走到骨骸的边上,弯腰低头,和这些骨骸一个个的说着话?那样子,就好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我对他的怪异举止,心怀警惕,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神棍。两眼圆睁着,身体微弓,拳头拧紧,作好了柔道搏击准备。道士若是敢动地上的一草一木,我就叫他好看。本人的柔道黑带可不是吃素的。

道长与每一具骨骸都对话了一遍,这才走到我的面前,仰头望月,故作高深的道,“亡灵们已经将他们的怨气告诉我了。”

“有什么怨气?呵呵!”我发出一阵冷笑,心里想着,我看你这神棍怎么编!我这人不敢说学贯东西,但至少活了不少岁月了,什么样的事我没见过?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给我造成飘的感觉的,但只要你言语中有自相矛盾之处,就别想瞒过我的理性思维和严密的逻辑推理,我会死死的抓往那一点,攻他一个狼狈不堪。

“你又不是亡灵中的一员,你理解不了他们的怨气!”道士没将我放到眼里,那张胖脸仍然看着月亮,从我这个角度,看着他眼眶中有亮晶晶的东西流出来。

“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是你说他们有怨气,还装模作样的与他们对话。是不是没钱买酒喝了?如果是这样,你早说嘛,你赏你几个钱就是,别在这里糟蹋先人。”

我对这道士越发的不敬起来,出言挑恤。道士却不发怒,只是风轻云淡的回了一句,在我耳中听来,却如雷霆般震动。

“你叫孟亢龙吧,你在找你的爷爷孟龙的骨骸是不是?”

如高压电通过全身!

知道我叫孟亢龙并不奇怪,这个人很多人都知道,奇怪的是他如何知道我爷爷的名字的?这事我从没和任何人说过啊。现在知道我爷爷名字的人,除了我就只有我爸爸了。但我爸已经仙去多年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不怕丢人,真的,但我不得不说,当时我口齿结巴。汗毛根根竖起,紧张得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你爷爷告诉我的,就在刚才!”那道长终于肯将看月亮的脸,平放了,目视着我。我感觉他的目光很明亮,好像可以直刺我的心底。我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没有任何的秘密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让我很不安,我这一生从来没有遇到过。

“如果是我爷爷告诉你的,那么,你该知道哪一具是我爷爷的骨骸了吧?快告诉我!”

“就是你脚下的这一具。”

“啊——”我吓了一跳,一蹦三尺高,踩进一个水坑中,溅起大片的泥水,而那道长的身体白光一闪,那些飞溅的泥水被那些白光挡住弹开。我跪了下去,伏在地下的那具骨骸面前,痛哭起来。

我脚下的这具骨骸,形体瘦小,只有160公分多点,骨头完好无损,但死状很痛苦,嘴张到了最大。应该不是炮击或者枪击死亡的,估计是死于毒气或者窒息。

我甚至都没有怀疑过,那道长的话,是不是真的。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奇特,我这人从不轻易相信任何人的,但这位道长的话,却让我深信不疑。

“道长,您法力高深,请作法让我和爷爷说上话,事成之后,重重有赏!”

此时此刻,说重重有赏,明显是用词不对。但我平时在公司里,就是用这样的话鼓励下属干活的。不知不觉的就“顺”出来了。

“哼,我需要你的赏赐?”道长怒了,平空升起二尺,他穿着布鞋的脚底触到了我的鼻尖。我这才发现,他的鞋底是一尘不染的,连鞋底的线头痕都看得清清楚楚。就好像这双布鞋是全新的,没穿过的一样。我终于明白,真的遇到传说中的神仙了。我顾不得体面,连忙向道长嗑头。泥水将我的高档西服和脸都弄脏了。我的样子一定很狼狈。

“别嗑了!”道长的语气仍很干硬,“若不是看在你是先烈之后,又是三代单传,就凭你给日本人干事,丢尽了祖宗的脸,我早就将你给扔进地狱18层,去受那无穷尽的刑罚去了。”

“仙师在上,小子我知错了,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吧。小子纵使粉身碎骨也一定照办。”

道长的这些话,听着像是愤青,但我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因为道教是中国土生土长的,道长虽然已经成仙,但终究对脚下这片热土有着感情,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后代,给世仇日本效力。

“想给我办事,你有那个资格吗?”

又是一句冷冰冰的话砸下来,我差点魂飞魄散,好在祖宗保佑,我的大脑只轰呜了几秒钟,便恢复了清醒,申辩道,“虽然我给日本人干事,但我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孔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今闻道长当头棒喝,小子如醍醐灌顶……小子愿为道效力,纵使粉身碎骨也万死不辞。”

“那么,你知道,这些躺在地上的英魂,为何有怨气了?”道长神色平和起来,身体开始下降,降到与地面只有一寸的时候,这才停止。道长是一个爱洁净的仙人,不想被这些世俗的尘土污了双脚。

“我想他们因为未能亲眼看着抗战胜利的那一刻吧!”我猜测着。

“呵呵呵……”道长对月长笑了一阵,笑得我恨不得挖个坑钻进去,“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啊!”道长摇着头,忽而神色一变,怒道,“说什么醍醐灌顶?哼,我看你是满嘴胡言。”

“道长,要不您使个法术,让我爷爷教导小子??”

“你爷爷,是口拙之人,他说不清楚。”

“要不,让小子去穿越去抗日战场?让我亲自感受?”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不思议。我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啊?莫非是因为起点的小说看多了?变得脑残,连穿越都提出来了。

“也好!”道长吐出二个字,在我听来如天簌之音,“贫道就满足你的愿望,让你穿越到你爷爷的身上。不过,肉身重如泰山,无法穿过时间的壁垒,你就自杀吧。穿越后,你也别想企图改变历史,那样做,对我们毫无意义。既无法洗刷我们的耻辱,也无法平息逝者的怨气。我们需要面对是将来,只有改变未来才有意义!”

“自……杀……”我哆嗦着,重复着这二个字。

“自杀都不敢吗?想你爷爷当年,面对鬼子的飞机大炮,眉头都不皱一下!他牺牲的时候,才21岁!你现在都四十多了,还看不透生死?看不透生死的人,一生的成就终究有限,哼,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我犹豫着要不要自杀。我这一辈子,活到现在,其实赚了。我赚了许多人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享受过我祖辈十八代都没能享受到的东西。可是,人总是欲求不满的,越是活得滋润的人,就越想将好日子过下去。正如朋友们所见到的,那些自杀的人,都是活得不幸福的人。

我在犹豫的时候,那道长身体已经虚化了,变得透明起来,公路上迷离的灯光,透过他的身体,刺入我的眼睛。看来他对我彻底的失望了,决定走了。我立刻抱着他的身体,求道:“死有重于泰山,也有轻如鸿毛,生命对于每一个人都只有一次。我爷爷为抗战而死,那叫舍身取义,重于泰山。您却让我轻易的自杀,连个目的都没有,爷爷若是泉下有灵,也不会见我的。”

“你想要一个理由?”道长的身体实化了。我怕身上的泥污了道长,连忙松开了手。但他的身上,一星点泥都没有沾。而我的手依旧泥水成片,都看不到肉色。

“是!给我一个理由!”我咬了咬牙,认真的说。那一刻我决定了,只要理由正当,死又算什么?人活百年,总要一死的。我这一辈子,做了不少的坏事,若能一死赎罪,还是赚了。

“好!”道长来回踱着步子,身体在空中飘来飘去,四五个回合之后,猛的一转身,停了下来,对我道“虽然天机不可泄露,但你是天命所归的人,透露给你也无防。你要记住,我今天对你所言之事,不可再透露第三人知晓,否则你我天劫难逃。”

“啊——”我没想到这么严重。从前我是不相信什么天机的,我认为那全都是骗人的鬼话,但今天神仙都见到了,那么天机的存在,也就理所当然了。作为一个凡夫俗子,能听到天机,那是多少辈子才能修来的福份啊。

“……”道长对我说了天机,惊得我五内具焚,原来人类即将面临大劫难啊,而道长即将飞升,没时间再管人间的事,他游历四方,到处寻有希望破解人类劫难的天命之人。

该死,天机不可泄露,我怎么可以写出来呢?嗯?不过等朋友们能看这文字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也不算泄露天机了吧。

随后,我对着那辆停在附近的挖掘机,用尽最大的力量撞了过去,轰的一声,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