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烈抗日之血战到底 外传 第01章 抗日英骨

龙居士 收藏 9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size][/URL] 2012年10月7日,晴,席卷了大半个中国的梅雨季节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迎来了工程建设最好的日子。大量的民工已经忙完了秋收,跳上了东去的火车,拥入上海这座国际性的大都市,找着活干。这为各个建筑公司,补充了无数的廉价的劳动者。 我刚挂上,给远在东京千叶县的女朋友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


2012年10月7日,晴,席卷了大半个中国的梅雨季节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迎来了工程建设最好的日子。大量的民工已经忙完了秋收,跳上了东去的火车,拥入上海这座国际性的大都市,找着活干。这为各个建筑公司,补充了无数的廉价的劳动者。

我刚挂上,给远在东京千叶县的女朋友松下美代子通过电话,我下属的工程建设部的黑岩君的电话,就十万火急的打了进来。

黑岩君和我一样是中国人,但在日企工作的中国人,为了方便,也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一般都会给自己取一个日本名字。

黑岩君是中层主管,负层工程建设的事。在日企的文化当中,中层以下的干部和职工都必须拼命干活的,所以,尽管今天是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同时又是星期天,他们都必须工作,而我,作为挤身高级领导层的一员,已经可以享受差不多和饭岛总经理一样的待遇了。

当然,还是有些许区别。就如今天,虽然我在假期中,但遇到公司有事,还得立刻放下休假,投入工作。

这个时候,黑岩君打我电话准没好事!

我原本还计划着要去“红玫瑰”钓个女人回来的过夜的。

一方面有钱人需要性生活,另一方面,青春正炙的女孩们需要给自己卖个好价钱,所以,类似“红玫瑰”这样,打着相亲的幌子,拉皮条的高档会所,在上海江浙一带很流行。

我作为拿着百万年薪的日企高管,想要钓到才色具佳的女孩很容易。当然,我从来没想过和她们中的任何一个结婚,因为我想娶个日本女人,以便移民。所以,在这过去的十年当中,我所交往的近百位女孩当中,只要提出结婚的,我立刻就甩了她!

上一位,是名从淅大毕业的高才生,据说还是位校花。凭心而论,她长得很不错,水嫩的肌肤让人着迷,活力四射的高挑身体,能让任何雄性动物勃起。就连我的顶头上司,品偿过上千美女的饭岛先生,看着她也流口水。

她和我交往了才半个月,就提出结婚的要求了,还想让我帮她弄进公司。对于第二个要求,我很容易的就满足了她,对于第一个要求,我只能说抱歉了。本以为她会哭几天,没想到她当时就笑了,高杨着眉毛对我说:凭她的身体和才智,才不会傻呼呼的吊死在一颗树上,她已经有了更高的目标了。

第二天,我就发现,她就挽着我上司,年过六旬的饭岛胳膊,出入宾馆了。

见面的时,我略有点吃惊,而她很笑得好开心,仿佛打了一场胜仗一样。

对此,我见怪不怪了,心中对她略表同情。因为她已经是饭岛从我这接过去的第12个了。饭岛这龟孙,很欣赏我的工作能力,更欣赏我挑女人的眼光,所以,只要是我玩剩了的,他都会很高兴的接过去,玩上十天半个月。然后带到日本去拍AV,如果不上当,就一脚踢开。

去年一条震动全国的新闻在网上疯传,说是某位父亲支持女儿去接受演艺圈的潜规则,从老师到导演到制片人的床上,一路睡过去。

演艺界如此,各公司的职场也是如此。女孩们很随便,这已经是人所共知的旧闻了。要不然,中国女孩也不会在全球搏得“国际BUS”的美称。这则新闻新就新在连父亲都支持。

当然这事,换在日本也只能算是落后。因为日本女孩的性启蒙往往是她父亲教的。用中国人的观点看来,那是乱伦,但在日本却很正常。

我相信,随着中国进一步繁荣娼盛,用不了多久,中国女孩的开放程度,就会让日本人都感到自叹不如了。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我语气很阴冷,“我会让你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

我这话绝不是什么危言耸听,想要让一位中层主管累死,在日企太容易了。在日本,每年因为劳累过度而猝死的中层主管,不计其数。

日本人的危机意识是全球最强的,为了摆脱危机,人人拼命工作。

中层领导,往往是处于不上不下的阶段,上有老下有小,特别的害怕丢掉工作,为了不让工作丢掉,不管老板给他什么样的事做,都必须拼命的去完成。而他们的身体又步入到了中年,体质逐年下降,先天的疲劳当天恢复,如果长期忙碌,积劳成疾之下,想不死可能吗?

“三井阁下!”黑岩君急急忙忙的说,声音很疲惫,尽管他努力大声,但我听起来还是很苍白软弱,看来他真的离累死不远了,“我们挖出了大片的白骨。”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挖个坑,集中起来埋了不就行了?打什么电话?”在建筑施工的时候,总难免要挖出一些白骨,照公司的惯例,悄悄的埋了,以免自找麻烦。

“阁下,您不是吩咐过我,要留意宝山这地方出现的抗战时期的白骨吗?我看这些白骨身上有弹孔,像是抗战时期留下的……”

“我马上过去……”

黑岩君提醒了我,匆匆的开车去了。司机今天放假了,我也懒得叫他。

淞沪会战的时候,我爷爷就是国民革命军十八军九十八师二九二旅五八三团第三营的普通一兵。他们营于1937年8月31日调去保卫宝山县城,从9月1日到9月7日,与日寇血战七天,全营600官兵,无一人生还。等到抗战胜利后,再去寻找尸骨,已经散落到不知何处了。

尸骨无存,是一句最为恶毒的诅咒人的话,而我爷爷那些抗日英烈,却在为国捐躯之后,尸骨无存。

我曾费力寻找过,想让爷爷和他的战友们安息,然而当年的宝山县已经变成了现在的宝山区,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怎么寻找啊?三井物产接到了市政府的一个工程,这个工程就在宝山。所以,我特地吩咐过负责那工程的黑岩君,如果发现大量的抗战时期的骸骨,就立刻报告给我。

我连闯几个红灯,赶到了现场。

作为日企的高管,在中国有不少的特权,交警们一看是日企的车,一般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为他们害怕得罪日本人,从而丧失日资。朋友们不要不信,我们国家的火车都可以为了几个日本友人赶飞机,而中途临时停车,派出警车前呼后拥护送,完事之后,还当成政绩在媒体上不知辱耻的大肆宣传。我们上海的交警为什么就不能为日企将红灯换成绿灯?我闯个红灯算什么呀?

原本绿草如茵的绿化带已经开膛破肚,面目全非了,地底的黑色的土壤被翻了上来,露出下面的沙与土的混合物。咸咸的海水翻过沙浆,浸泡着大片的白骨。远处的几台挖崛机仍旧在轰呜着。只有那台挖到白骨的挖掘机,熄了火,巨大的悬臂拱着,仿佛是爷爷那不屈的英灵。

白骨大多保存完好,他们的姿态各异,有的躺着,有的蜷缩着。最上的面一具瘦小的骸骨,嘴是张开着的,两个空洞的眼眶,固定他临死前的痛苦。他的骨头上没有什么伤,不知其死因是什么。

十几个工人,用铲子继续挖着,他们将白骨一具又一具的挖出来,随意的推放到一起。暴晒在阳光下。做这样的事,对于他们来说,都不是首次了,每一次都是像清理垃圾一样的随意。但我想到这里面很有可能有我爷爷的骨骸,我就怒了。

“住手!”我冲过去,连发动机的火都没有熄,车门都没有关,穿着锃亮的皮鞋,就跳进了满是泥水的工地中,“你们这样,对待先烈,象话吗?”

衣着破烂,肮脏的工人们全都停下来了,用漠然的眼视看着我,不发一言。

“三井阁下,你说要怎么办吧!”黑岩君很怕我,一直在工地等着我的到来,他已经付出足够的努力将事情让我满意了,但他没想到我对这些骸骨是如此的尊敬。一来,便呵斥。虽然我呵斥的是工人们,但工人没做好,他这位现管,也脱离不了干系。

“至少不能用铁铲,要像考古工作者那样,细细的刨去泥土,用清水将骨骸洗净,装好,摆放。”我看着这些粗手大脚,一天只能赚几十元的工人,慢慢的声音就弱了下去了,让他们做这样工作,可能吗?“算了,黑岩君,你叫你的人到别处忙去吧!”说着我拔通了市政的电话,通知他们,挖到了一些骨骸,可能是烈士遗骨。叫他们派人来。

市政将我的电话转给了相关部门,有位领导接了,他听完我的陈述之后,叫我保护好现场,等他派人来。

然而我等到了天黑,还是没见政府的人来。我这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天啊。

工人们下班走了,黑岩君见我没走,他也不敢走,一直陪着我。眼看着太阳要落山了,他劝我回去。

“不行,万一野狗叨走了怎么办?还有那些抗战纪念章是很值钱的,若是有人趁黑挖宝又该如何?”

“三井阁下,难道您还要在此守夜吗?如果您早说,我叫几个人留下就行了。”黑岩君垂头丧气,我能理解他,他这几个月,天天在工地里日晒雨淋的,都没休息过,每天就盼着下班,可以回去美美的睡上一觉。想当年,我就是这么过来的。

“那你回去吧,这儿有我一个就行了!”

黑岩君千恩万谢的走了。

他一走,我便毛骨悚然起来。堆积骨骸的地方,浮现出绿莹莹的磷火,一阵阴风吹过,我起了一身鸡皮。

“好重的怨气啊!”忽然一位胖道士从公路上下来,他身穿道袍,头戴冲天道冠,手中持八卦镜,飘飘而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