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五卷 狼行成双 第五十章 红尘有你(大结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民国二十年,八月初七。

在这一天,发生了一件著名的大事件。当日夜晚,日本关东军一个中队六百余人,在沈阳北大营南约八百米的柳条湖附近,将南满铁路一段路轨炸毁,并称此乃中国军队破坏铁路。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即向中国东北军驻地北大营发动进攻。

当时,北大营驻守的东北军第七旅毫无防备,被打得措手不及。因事前少帅曾训令东北军不得抵抗,驻守部队并未做出激烈反击。第七旅三个团中有两个团按指示撤走,620团未及时接到撤退命令,被迫自卫抵抗,最后突围撤走。

很快,奉天失守,长春失守,齐齐哈尔危在旦夕。东北军20多万军队不发一枪一弹拱手将东北让给一万多人的日本军队。

这便是被后来的史书上记载的“九一八事变”。

同年十月,驻守在黑龙江的马主席不堪受辱,毅然率领中国军队,向发起进攻的日本侵略者奋起反击,江桥抗战由此打响。

东北已处隆冬时节,天凝地闭,嫩江上已是冰凌遍布。

日军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大肆进攻;马主席率兵亲自投入抵抗,战斗打得惨烈无比。中国军人拼死抵抗,却无法阻止日军侵略的步伐。阵亡战士的遗体铺满江桥桥面,层层叠叠,令人触目惊心。

肉搏战中,双方交战正酣,一度陷入胶着。突然敌方斜后插进一支骑兵队伍,为首之人一身戎装,手持长枪,大声呼喝着向日军冲去,直捣对方勤务分队,杀得日军措手不及。他身材高大,两鬓斑白,面容却清秀如初。这个看似斯文的男人,眼中流露着无以言表的悲愤,长枪瞄准,必无虚发。

他的身后,是一群平民打扮的青壮汉子,所持武器各有不同,大刀长矛齐齐上阵,但见银光闪耀,鲜血四溅,惨呼连连,一片肃杀。

中国军人被他们的勇气激励,顿时士气大振,高喊杀敌,竟无一人退缩。省防骑兵团火速赶来增援,竟将这股日军全线击溃。

这只队伍一见到援兵赶来,便迅速撤退,走得无影无踪。

骑兵团中有人认出了那个男人:“看,那个是第二骑兵旅的洪长官洪宗泽!”

有人立即策马上前,企图留住他,却被他们的长官喝住:“罢了!洪长官早料到日本人居心叵测,却无人理会。敌人入侵,我们二十万大军竟不作抵抗,如今我们哪有脸再见他!”

宗泽领着众人策马狂奔,退回他们藏身的村庄。胜男同景辉正默默站在村口迎接着他们。清点之下,此战又损失了十余名好兄弟。

宗泽翻身下马,迎上前去,紧紧握了握胜男的手。

“哥哥!”

“我没事!看看他们吧!”

目光交错中,饱含着关切。胜男点头,两人来不及多言,遂一齐向着伤员走去。景辉已在一旁替人包扎起来。

望着伤痕累累的帮众,胜男不禁心如刀割。“哥哥,再怎么办?”

宗泽紧咬牙关,恨恨地吐出一个字:“撤!”

胜男惊呼:“就这么撤了?”

宗泽略一点头,道:“众寡悬殊,硬拼不是办法。今日我们已算捡到个便宜,却也搭上了十来条性命,不上算!”

胜男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宗泽紧握拳头,恨得咬牙切齿:“身为军人,却守不住家园!这是军人的耻辱!那些投敌叛国的小人,我一定不会放过!”

“下一步你打算去哪儿?”胜男担心地问。

宗泽似乎早已盘算好,干脆利落地答道:“蛟河。我要亲手摘下叛将的头颅,以祭兄弟们在天之灵!”

“嗯。”胜男轻轻应着,握住他的手,“哥哥,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跟着你走。”

宗泽在她额角轻轻一啜,没有再说话。

蛟河一战,自卫军第一师全部主力部队,在两百门火炮的支援下,在叛军第二营的策应下,经过仅仅六小时激战,就占领了蛟河,全歼叛军六千余人。叛军将领夫妻双双被擒,不出一日,叛将人头不亦而飞。

据说,有人认出,当日原东北军第二骑兵旅旅长洪宗泽曾经出现过。他离开的时候,骑着一匹染上鲜血的白马,手中还拎着一个包袱。

黑鹰帮就此在绿林中销声匿迹。但是,日本人却知道,他们从未中断过复仇。他们神出鬼没,常常出其不意,对其狠狠打击,缴获枪支弹药后,反过头来用日本人自己的武器消灭他们自己。他们已成了日本军队的噩梦。

只是他们却只肯单独行动,不愿接受任何一支武装的收编。

武田藤深知其意,这乃是宗泽在履行对他立下的誓言。他当初真不该只叫他从此不踏入行伍,如今唯有仰天长叹,追悔莫及。

日子久了,黑鹰帮的名号,已被人渐渐遗忘;人们管这支队伍叫天狼。他们象狼群一样机警善猎,为首的那个高大身影旁边,永远都有一个娇小的身影相伴。

狼行成双,相伴永远,不离不弃,至死不渝。

人,又有几个能做到?

(全文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