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认为性为不洁之事:明朝把春宫图贴大门防鬼

枭龙FC-1 收藏 6 41651
导读:核心提示:古人认为性乃污秽不洁之事,如以春宫画贴门上则鬼不敢进,贴灶头上可避火灾等等。《红楼梦》中就有一段文字叙述春宫图是作为防火之用。晚清那位编印《双梅景丛书》的叶德辉也喜欢用春宫图来防止藏书受灾。 本文摘自《民间故事选刊·秘闻》2008年第10期,作者:李蔓,原题:《明代竟用春宫图贴大门》 在明代,不仅出现了大量以性爱为题材的文学作品,性艺术也发展到丁一个高峰,春宫画就是一个突出的表现。 春宫画是描绘男女性爱生活、特别是各种性交姿态的图画,由于它最初产生于帝王的宫室,描写春宵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古人认为性乃污秽不洁之事,如以春宫画贴门上则鬼不敢进,贴灶头上可避火灾等等。《红楼梦》中就有一段文字叙述春宫图是作为防火之用。晚清那位编印《双梅景丛书》的叶德辉也喜欢用春宫图来防止藏书受灾。




本文摘自《民间故事选刊·秘闻》2008年第10期,作者:李蔓,原题:《明代竟用春宫图贴大门》


在明代,不仅出现了大量以性爱为题材的文学作品,性艺术也发展到丁一个高峰,春宫画就是一个突出的表现。


春宫画是描绘男女性爱生活、特别是各种性交姿态的图画,由于它最初产生于帝王的宫室,描写春宵宫帏之事,所以称为春宫。唐代大画家周昉经过《春宵秘戏图》,宋代也出现过这种“秘戏图”,元代画家赵孟还因画这种画而知名,可是春宫画的广泛流行却在明代,它也是在严酷的性禁锢与性压迫的条件下发生逆变的一种产物。


由于春宫画有这样强的性刺激作用,所以其正负效应都十分突出,它能诱引一些人,特别是好奇、重摹仿的青少年进入邪狎之途;同时,也可用于性治疗、性激发,直至今日,它都是性治疗的工具之一,当然要严格控制其传播范围。


在中国古代,春宫画起了性教育、性启示的作用,起了激发性兴奋的作用,同时还有“压邪避灾”的作用。古人认为性乃污秽不洁之事,如以春宫画贴门上则鬼不敢进,贴灶头上可避火灾等等。《红楼梦》中就有一段文字叙述春宫图是作为防火之用。晚清那位编印《双梅景丛书》的叶德辉也喜欢用春宫图来防止藏书受灾。中国古代还有一种作男女交媾状的陶瓷器,名为“压箱底”,也起到了上述的“避邪”和性教育工具的作用。所谓的“压箱底”,一则有秘而不宣的意思,在女儿出嫁前夕,母持之以示女。二则古人认为小鬼能在不开启人们箱笼的情况下把箱内所有的财物窃去,有了“压箱底”,小鬼就避而远之,不敢来了。


古时秀水沈德符写的《敝帚斋余谈》中有一段阐述了春宫画的起源:


春画之起,当始于汉广川王画男女交接状于屋,召诸父姐妹饮,令仰视画。及齐后废帝于潘妃诸阁壁,图男女私亵之状。至隋炀帝乌铜屏,白昼与宫人戏,影俱入其中。唐高宗“镜殿”成,刘仁轨惊下殿,谓一时乃有数天子。至武后时,遂用(镜殿)以宣淫。杨铁崖诗云:“镜殿青春秘戏多,玉肌相照影相摩,六郎酣战明空笑,队队鸳鸯浴饰波。”而秘戏之能事尽矣。后之画者,大抵不出汉广川齐东昏之模范,唯古墓砖石中原此等状,间有及男色者,差可异耳。


余见内庭有欢喜佛,云自外国进者,又有云故元所遗者,两佛各璎珞严妆,互相抱持,两根凑合,有根可动,凡见数处。大珰云,帝王大婚时,必先导入此殿。礼拜毕,令抚摩隐处,默会交接之法,然后行合卺,盖虑睿禀之纯朴也。


今外间市井等人亦间有之,制作精巧,非中土所办,价亦不赀,但比内庭殊小耳。京师敕建诗者,多旧制,有绒织者,新旧俱有之。闽人以象牙雕成,红润如生,几遍天下,总不如画之奇淫变幻也。善工此技者,前有唐伯虎,后有仇实甫。今伪作纷纷,然雅俗甚易辨。


倭画更精,又与唐、仇不同,画扇尤佳。余曾得一扇面,上写有两人野合,有奋白刃驰往;又一挽臂阻之者,情状如生,旋失去矣。


当然,中国古代的春宫画不仅起源于宫廷中的淫乐,也起源于民间一些性书的插图,甚至作为一种性教育工具启示新婚夫妻。在本书第四章中所述的张衡的《同声歌》中所述的“得充君后房,高下华灯光,衣解中粉御,列图陈枕张,素女为我师,仪态盈万方,众夫所希见,天老教轩皇”,就是说一个新娘希望在新郎左右,脱光衣服,按照春宫图所指示的,跟素女和天老学习性交技巧,共享欢乐。


有资料表明,在公元一世纪,似乎《素女经》之类的性学书籍已经是连图说明的版本了。


如《素女经》内的“九势篇”和《洞玄子》内的“三十法”,都可能是一些图画的附录说明。从《同声歌》可以看出,在汉时有可能以春宫图给新娘作嫁妆,以指导夫妻性生活,这被称为“女儿图”,这在后世的民间也有所流传。同时在日本,大部分中国古老的性习俗,其中甚至有一些在中国已经失传者,仍然保留了下来,特别是新娘的嫁妆中有春宫图,这种习俗到十九世纪仍然存在。

在中国历史上,性书中附有描述各种性交姿势的春宫图,显然在六世纪前就已经存在。南北朝时后陈著名的文学家徐陵在复其友人周弘让的一封信中说:


仰披华翰,甚慰翘结,承归来天目得肆闲居,差有弄玉之俱仙,非无孟光之同隐,优游俯仰,极素女之经文,升降盈虚,尽轩皇之图艺,虽复考槃在阿,不为独宿。


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阅读你的大函,我读后甚感安慰。你已回到天目山悠闲地生活了,现在你有如同弄玉这样的女子和你过神仙般的岁月,又有像孟光这样的妻子陪你过退休之年,你们可以按素女的文字指导、按黄帝所示的性交图示去翻腾上下地、自由自在地以各种姿势过性生活。虽然你住在草寮中,但不孤眠独宿,这不是很好吗?


从这段文字看,那时还有性交指示图,这似乎是无疑的了。在唐代,图解性书广泛流传,在《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中也记录了有带图解的《素女经》,但是这些资料并没有保留到现代。


春宫画的主要用途当然是提供性欣赏与激发性兴趣。对此,明代的性小说上有一些记载,例如《肉蒲团》中的未央生因为妻子玉香对性生活表现冷淡,就想用春宫画来刺激她:


未央生见他没有一毫生动之趣,甚以为苦,我今只得用些淘养的工夫,变化他出来。明日就书画铺子中,买一幅绝巧的春宫册子,是学士赵子昂的手笔,共有三十六幅,取唐诗上三十六宫都是春的意思,拿回去,典与玉香小姐一同翻阅,可见男女交媾这些套数,不是我创造出来,古之人先有行之者,现有程文墨卷在此,取来证验。


玉香看了春宫画册,开始时面红耳赤,认为它玷污闺阃,要叫丫环拿去烧了。后经未央生一再动员、解释说明,使玉香渐受影响。


春宫画自明代下半时期以后就特别流行,那时这方面的名画家首推唐寅和仇十洲。唐寅字伯虎,另一字子畏,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逃禅仙吏等,吴县(今属江苏)人。少与张灵相善,学画于周臣,后又结交沈周、文征明、祝允明、徐祯卿等,切磋文艺。历史上记载他是个风流才子,诗、文、画俱佳;他性不羁,有时也用“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印,可是仕途命舛,以后就游名山大川,专致力绘事,以卖画为生。他长于人物,特别以仕女化见长。他画的春宫画,也正是他风流不羁性格的表现,与他的生活情趣有很大关系,可能也是对当时官场和社会的虚伪以及封建礼教的讽刺与反抗。有人说,他以所眷恋的妓女、情妇为裸体模特儿,所以对春宫画才画得那么传神,那么维妙维肖。


与唐寅可相媲美的还有仇英。仇英字实甫,号十洲,太仓(今属江苏)人,居苏州(今属江苏)。他是工匠出身,后来也从周臣学画,为文征明所称誉,从而知名于世。他主要以卖画为生,画春宫画也十分有名。他画全身着衣的恋人,也画裸体相交的男女。在一轴明春宫卷的卷首中指明他画了一套“十荣”,即十种不同的性交姿势,但这些画并没有流传下来。


至于唐寅的春宫画,后世有不少记录。明作家陈继儒所辑著的《太平清话》中就有指出唐寅写有与妓女嬉戏的记录,其书名为《风流遁》。《太平清话》云:唐伯虎有《风流遁》,数千言,皆青楼中游戏语也。但此书已经失传,只是从中可以看到,唐寅作春宫画是有他的生活基础的。另外,在《风流全集》一书的序言中,指出该书的春宫图是根据唐寅的《竞春图》绘成的。在《鸳鸯秘谱》中也提到唐寅有另一套差不多的作品,叫“六奇”,这也许就是唐寅的所谓“花阵六奇”。此画已不可见,但是描述这些画的文字却保存了下来。


仇英喜欢迎修长、苗条、鹅蛋脸的美女,穿长而拖地的裙衣,特别精于作宫廷场面的画。而唐寅所绘的女性却显得壮健丰腴,妖冶,圆脸,使人联想到唐代美女的形象。唐寅所所绘的女性有个特点是“三白”,即前额一点白,鼻尖一点白,下颔一点白,这往往是后人鉴别真假唐寅画的一个标准。


在中国明朝,春画风气所及,连大家闺秀也喜绘于春画。明人徐树还作了《识小录》记云:


虞山一词林,官至大司成矣。子娶妇于郡城,妇美而才,眷一少年。事露,司成必置少年于死地,而其子反左右之。司成以惯成疾。其子妇能画,人物绝佳,春6宫犹精绝。


在公元一世纪,《素女经》之类的性学书籍已经是连图说明的版本了。从《同声歌》可以看出,在汉代春宫图是给新娘的嫁妆,以指导夫妻的性生活,这被称为“女儿图”,这在后世的民间也有所流传。当时,天津杨柳青一带的贫家妇女也精于此道,每年春节前将春画当作年画在市场销售,这就是有名的“女儿春”。


明末的春宫画不仅盛行于京师、天津一带,也盛行于锦绣富丽的江南。《江南销夏图》被认为是明朝时期套色春宫画的最晚的典型作品,年代大约是在1640至1650年之间,设计水平很高,人体姿态画得准确细腻,对环境的描绘也独具匠心。当然,古时的春宫图也分三六九等,汉代的科学家张衡就在中国性学史上占有极高的地位。


这些古代春宫画,对男女人物的姿势、神态、心理大都刻画得细致而真实,可以反映出古人对男女性反应理解的深刻。充分反映了人类性生理、性心理反应之真实。本世纪60年代,美国的玛斯特斯和约翰逊两位博士经过大量研究,发表了《人类性反应》一书,提出了著名的性反应四周期理论,被认为是真理。其实,这种理论的基本思想已充分体现于中国2000年到3000前的古籍中,并在古代春宫画中表现无遗。


据高罗佩在《中国古代房内考》中记载:明代的春宫画通常都装裱成横幅手卷,或作旋风装折叠册页。前者大多是男女性交的连续画面,画了性交的各种姿势。这种手卷高约10寸,长10至20呎,画纸通常不超过8寸见方;它们约作24幅一套、36幅一套或其他数字,每套的幅数各有典故,并在每幅画的后面还衬以写着艳诗的纸页或绢页。手卷用绫子镶边,古锦为护首,最后用玉或象牙雕成的别子别紧;册页以木夹板或外裱古锦的硬纸板为封。总之,装帧是十分讲究的。


这些春宫画,不仅在内宫、在官僚豪绅之家流行,而且在民间坊肆中也十分流行,这是明代的春宫画与前朝不一样的地方。由于其流行广,需求量大,有些出版商又在印刷上下功夫,其技巧达到相当高的程度,明末尤甚。高罗佩认为最好的套色翻印于1606年至1624年,使用了5种颜色,这些画代表了套色春宫画的全盛期,它只流行了约20年。1644年清朝建立后,这种艺术已完全绝迹。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