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是该清算方舟子的时候了

redlmg 收藏 13 1584
导读:[按]方舟子在转基因问题上,打着“打假”的旗号,呼风唤雨,称霸一时,却干着欺压打击转基因上学 术意见不同的专家学者的勾当。他在学术问题上,不是采用科学的态度,去进行辩论。而是动辄进行人身 攻击,甚至谩骂,劈头盖脑就先扣上一堆帽子,而不提供论据。更有甚者,歪曲历史事实以为论据,攻击 他人。从而,造成一种“方舟子”恐怖,使不同意见者,不敢讲话。这哪里是搞学术,简直是搞泼妇骂街 打群架那一套嘛!是在搞学术专政!如今,有人开始摆事实讲道理,揭发他的种种恶行了。我们为此感到 高兴。是到了

[按]方舟子在转基因问题上,打着“打假”的旗号,呼风唤雨,称霸一时,却干着欺压打击转基因上学


术意见不同的专家学者的勾当。他在学术问题上,不是采用科学的态度,去进行辩论。而是动辄进行人身


攻击,甚至谩骂,劈头盖脑就先扣上一堆帽子,而不提供论据。更有甚者,歪曲历史事实以为论据,攻击


他人。从而,造成一种“方舟子”恐怖,使不同意见者,不敢讲话。这哪里是搞学术,简直是搞泼妇骂街


打群架那一套嘛!是在搞学术专政!如今,有人开始摆事实讲道理,揭发他的种种恶行了。我们为此感到


高兴。是到了清算方舟子的时候了!我们要问,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对中华民族是好还是坏?!


他如此的疯狂,又是仰仗着什么?......现转发金微的帖子供大家参考、讨论。




金微:方舟子私设刑堂迫害转基因问题专家


文/金微




在生物安全国际研讨会上,一个外国专家问,为什么中国研究转基因风险和危害的专家不多?我想这可能与转基因作为重大专项推广有关,研究转基因的专家如果谁反对,谁就无法获取转基因经费。在民间层面,转基因问题已被方舟子一手包办了。


外国专家可能没听说过方舟子,我如何解释呢?方舟子,一个从美国留学归来的生物化学博士、转基因问题的发言人、学术警察、科技打手,13亿人主粮转基因的“安全顾问”。


在转基因问题上,中国的媒体喜欢听方舟子的,这得益于方舟子多年以来的转基因科普工作,方舟子通过媒体将转基因话语传导到公众,形成社会层面的方氏转基因学。转基因专家也希望有方舟子这样的科技打手,将转基因领域的一切反对意见都镇压下去,好让这项政策畅通无阻。


虽然,中国不断有质疑转基因风险的专家,但只要有身份有机构的专家站出来,就会遭到方舟子不停的撕咬、攻击和迫害。




一,


最近,方舟子又在微博上攻击北大免疫学博士王月丹造谣,起因是一部网络视频《转基因的前世今生》里王月丹Bt蛋白对人体有害的论据。


王月丹是在注射Bt蛋白进行小鼠试验时发现小白鼠出现免疫器官异常的现象,而方舟子没有进行任何实验研究,就断言转Bt基因食品绝对安全。方舟子自己没有科学态度,倒是理直气壮,赤膊上阵摆起了骂战。


方舟子攻击王月丹时说:“在反转基因的宣传片中,北大医学部副教授王月丹给老鼠注射Bt蛋白证明Bt蛋白有害。Bt蛋白是让你吃的,会消化掉的,又不是让你注射的。他怎么不注射大米蛋白呢?那肯定也会对老鼠有害。”


对此,王月丹解释:蛋白质的吸收有三种方式,1)完整蛋白质分子的吸收;2)降解为短肽吸收;3)完全降解为氨基酸才能被吸收。王月丹说:“完整的蛋白质也是可以通过消化道吸收而进入人体的。比如,肉毒杆菌毒素(一种蛋白质)污染的食物,可以通过吃进入人体,引起神经系统的中毒,从而导致人体发生中毒症状或者死亡。如果,这位科普作家愿意吃肉毒杆菌毒素,我倒是会很佩服他的勇气。”


方舟子还攻击道:“王月丹还说Bt蛋白受体在人体找不到不等于没有,三聚氰胺的受体也找不到嘛。三聚氰胺这种小分子居然需要受体才能进入人体?”


王月丹是这样给方舟子上课的:人体吸收营养物质,可以分为单纯扩散,易化吸收和主动运输。单纯扩散是一种物理现象,不需要蛋白质(受体)的参与。但是,单纯扩散不是小肠吸收营养物质的重要方式。而易化吸收和主动运输都是需要肠道细胞膜表面的蛋白质分子(受体)的参与的。这与分子量大小是没有什么必然关系的,因为多数物质都是要通过膜蛋白分子结合的帮助才能吸收的。例如,钙离子分子量是40,其在肠道的吸收也主要是主动转运,需要受体的参与;而葡萄糖分子量是180,其在肠道是主动转运方式吸收的,需要受体;那么,三聚氰胺的分子量是102,其吸收也很可能是需要受体参与的。不过,遗憾的是,与Bt蛋白一样,三聚氰胺如何被人体吸收的细节(比如受体是哪个等等),目前还没有答案。


王月丹给方舟子上完生物化学课后,建议方舟子去买一本《医学生理学》书,“这样就不必争论什么是不是伪科学,是不是造谣。”不过,方舟子没有回应,也不知他听懂没听懂。


关于蛋白吸收和营养消化理论,这是一个中学生理卫生的知识,方舟子却傲慢的批评别人对于消化吸收的看法是“谣言大全”。大概方舟子的无知是用来炫耀的,他无知还要无知的昂首挺胸,无知还要无知的对别人颐指气使。就是这个自己只有中学生理卫生知识水平的人士,却成了媒体眼中的“科普作家”,长期占据了中国主流媒体科普霸主地位,这难以理解,可能过去一些记者编辑们初中没毕业。




二,


我本来是想搜搜方舟子近期对王月丹的攻击,没想到,最近被方舟子拎在微博上示众的专家还不少,看看这是方舟子微博上最近遭示众的专家:


“造谣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蒋高明、王月丹、顾秀林等。现在又有人把这些谣言集成搞成视频在网上传播,吓死人不偿命。”


“学过生物而疯狂反对转基因的,只有这么几个:植物所的蒋高明,北医的王月丹,现在又冒出个曹明华,都成笑柄了。还有“方学家”亦明葛莘,曾回国推销转基因,为了反方也加入反转基因控统一战线。”


“在食品安全的问题上,是要相信国际权威机构还是相信亦明财会学家?郎咸平为了妖魔化转基因作物,喜欢造谣,我以前批过,见《郎咸平用谣言“谋杀”转基因》”


…………


在方舟子的嘴里,只要是质疑转基因的专家,就是“妖言惑众”、“耸人听闻”、“撒谎成性”、“造谣抹黑”、“笑柄”、“妖魔化”,种种攻击性的词汇,却是出现在这样一个公众人物之口。


而这样一个脏话连篇的人物,却被中国主流媒体美化成了一个“正义人物”、一个“科普作家”。媒体的为虎作伥,让方舟子能在中国社会横行霸道十多年,更要命的是,在涉及13亿人食品安全---转基因主粮问题上进行肆无忌惮的欺骗。


中国批准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种植遇到民间的阻力,方舟子开始进行科普教育以消除民众因无知而出现的恐慌。我们的社会没有什么标准,一切都是由精英、学者,媒体是一个话语传递的重要桥梁,方舟子借助打假赢得了话语权,通过媒体的话语所进行的形象塑造,这位科普作家一样成为转基因问题的意见领袖,基本上他在媒体上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如果有专家提出质疑和反对,方舟子的另一只手出来了---打假。他私设刑堂,对这些专家进行人身攻击和话语迫害,有时甚至是赤裸裸的人身威胁。握巨大媒体资源的方舟子能够引导一场社会舆论,对这些专家的攻击一样能起到威慑作用,过去那些质疑转基因危害的声音要么被湮灭,要么被忽略。英籍华人科学家侯美婉就是其中一个。




三,


本人去年曾对英籍华人侯美婉进行了采访,她至今依然十分关注中国的转基因问题,他驳斥了关于Bt蛋白和转基因食品对人体无害的论调。侯美婉说:中国在转基因危害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广为众知的情况下依然将主粮转基因将是一个重大的战略错误。


侯美婉实际上在很早就预测了转基因种植国家出现的超级草,她提出植物不用依赖交叉授粉便能产生抗性杂草,她说:生物体存在一种“流动基因组”机制,这些机制在应对环境刺激时可改变基因组和基因,并使大多数杂草产生针对除草剂的抗性。


2000年,侯美婉主持起草了一封世界科学家致各国政府的公开信,向全球科学家征集签名,有828名科学家在公开信上签名,其中有181位是美国科学家,115位是英国科学家。公开信写道:转基因农作物不论对农民还是消费者都没有任何益处。相反,现在已经看得很清楚,转基因作物会减低产量、提高除草剂用量,转基因作物长势不稳定,种转基因作物得不偿失。转基因作物还加强了粮食公司的垄断,结果是农民家庭贫困;转基因技术还阻止了朝向可持续农业的转变,而这才是世界各地获得食品安全和健康的保证。对于转基因的危害性,这封公开信还写道,来自英国和美国政府内部消息源可以说明,关于转基因作物对生物多样性和人类及动物健康造成的严重危害性,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疑问。


侯美婉说:“在实验室里,不论何时何地,不管用的是什么转基因作物,也不管这种转基因作物到底转了什么基因,也不管拿转基因作物来饲养的是什么动物,只要独立科学家们进行饲养试验,就会发现更多的死亡、不育、发育迟缓以及一系列的器官功能障碍。”


这封公开信列出了29条要求重新审视转基因的理由,并呼吁:科学家们要关注转基因生物对生物多样性、食品安全、人类和动物健康的危害,并要求暂停在自然环境中释放基因修饰的植物。这些呼吁获得了许多国家的关注。而她在`1998年出版的书《美梦还是噩梦》翻译成了十几种文字,也是世界各国对其理论重视程度的回应。


这本书从理论上分析基因工程对人体的重大影响:除了带有抗生素抗性标记基因的转基因食品使人体对抗生素产生抗性而失效,基因平移使抗生素抗性标记基因传播至消化道细菌和病原细菌、转基因的DNA与哺乳动物可能发生基因重组、基因水平转移和重组引发新病原菌和新病毒、基因的水平转移和重组使病原菌的毒性可以跨物种传播。而美国胡伯博士在给美国农业部的信里提到的高倍显微镜下发现的跨物种传播的不明生物病原体,实际已证实了侯美婉理论的预见性。





但是,华人科学家侯美婉和这本书在中国却遭受了另一番命运。2001年6月,湖南科技出版社出版了《美梦还是噩梦》的中译本,这时,方舟子的工作已经转入转基因的科普领域,这本反转基因的书籍自然引起他的关注。


2001年11月,方舟子在《中华读书报》上发表文章《〈美梦还是噩梦〉不是科普著作》,他说:“看了《中华读书报》上公布的2001年度‘《Newton-科学世界》杯科普图书奖’入选书目,发现侯美婉(Mae-Wan Ho)的《美梦还是噩梦》也名列其中,而且排名还很靠前(如果是按得票数排名的话),感到很奇怪。这本书在国外本没什么影响,只有反科学团体、新时代宗教团体在推崇。这次到北京,赵南元先生送了我一本中译本,我翻了一下,认为是典型的反科学、伪科学著作。”


方舟子 “翻了一下”就认为《美梦还是噩梦》是“反科学、伪科学著作”,但只要读过这本书的人都清楚,书的内容有根有据,都是生物工程前沿性的发现成果,其中还引用了很多诺贝尔获得者的理论,书的理论到现在也不过时。


但方舟子不去讨论理论本身,首先是给书和作者贴标签,将这本书定性为“典型的反科学、伪科学著作”,认为“侯美婉没有资格质疑进化生物学和分子遗传学的主流”


方舟子这样说的:“作者自称是遗传学家,实际上她以前是搞生物物理的,曾经担任英国Open大学生物电动力学实验室主任、讲师,目前已离开Open大学,自己创建了一个机构(Institute of Science in Society)专门从事反科学活动。我查了一下她的发表纪录,发现她二十年来基本上没有在正经的学术刊物上发表过生物学的研究论文,更从来没有发表过遗传学的论文,不知这遗传学家是怎么来的。她真正从事科研的时间是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是酶学研究。从她的学术背景看,我不认为她有资格质疑进化生物学和分子遗传学的主流。”


半个多月后,意犹未尽的方舟子又发表了《对遗传工程的痴人说梦——再评侯美婉〈美梦还是噩梦〉兼评柯志阳〈遗传工程:美梦还是噩梦〉》一文,通过列举“反科学、伪科学著作中常见的五大特征”,来“进一步说明这本书为什么不是科普著作”。


方舟子说: “伪科学、反科学的鼓吹者,往往没有经过相关的学术训练,有的是没有受过任何学术训练(也就是所谓‘民间科学家’),有的虽然受过某种学术训练,但所受的训练与其批评的学科不属同一领域,例如搞工程出身却要批判相对论(12月6日在西安刚刚上演一出闹剧),搞环境毒物学出身却要批判进化论(旧金山大学的钱锟教授)。侯美婉也不例外。柯志阳说她‘是一位专业的生物学家,对遗传学,进化论有着深入的研究’,不知根据何在?我检索了生物医学数据库Medline,发现自1969年至今侯共发表了20篇做为主要作者的学术论文(不包括综述、猜想或评论)(见附录一),全都是酶学或生物物理领域的,没有一篇是进化生物学的论文,只有一篇勉勉强强和遗传学有关(根据酶学测试结果估计等位基因频率)。值得注意的是,这20篇论文中,有18篇发表于1985年以前,也就是说,16年来,作者实际上已脱离了科研第一线,而这十几年,恰恰是分子遗传学和遗传工程的黄金时代。作者既未受过分子遗传学的训练,又未真正从事过分子遗传学的研究,而且已脱离生物学研究多年,她愿意批评分子遗传学的研究当然是其言论自由,但是这样的批评,和外行的批评又有什么区别?”




五,


首先,我们看看方舟子说的“她二十年来基本上没有在正经的学术刊物上发表过生物学的研究论文,更从来没有发表过遗传学的论文”到底是不是事实。根据方舟子检索出的侯女士论文发表记录——“不包括综述、猜想或评论”—— 我们可以发现她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Science (1969年)、Nature (1975年)、Proc Natl Acad Sci USA (1971)上都发表过论文。至於与方舟子的JBC相同等级杂志上的论文,更有Am J Hum Genet (4篇)、Biochem J (五篇) ,全部是第一作者。方舟子以一篇JBC和两篇蹭车论文来嘲笑人家的这个发表记录,就象是武大郎指着姚明的鼻子嘲笑对方的篮球技艺一样,看上去可笑,仔细一寻思,又觉得此人真是可憎。


其次,方舟子说什么人家的论文“没有一篇是进化生物学的论文,只有一篇勉勉强强和遗传学有关”,以及什么“作者既未受过分子遗传学的训练,又未真正从事过分子遗传学的研究,而且已脱离生物学研究多年”,我们不由得马上想到一句中国俗话:“乌鸦落在猪身上,只看到人家黑,看不到自己黑。”你方舟子“脱离生物学研究”有多少年了?你自己不是照样又是生物医学又是生物信息学又是转基因技术地喋喋不休夸夸其谈吗?你没有发表过一篇“进化生物学的论文”,但达尔文的进化论不是也被你方舟子翻来复去炒得都成了馊饭了吗?


事实是,根据侯美婉女士自己公布的简历(因本网发帖不能转发外网连接,故此网址被删去),侯女士在1984年到2005年间,共出版了14本书,从1984年的《新达尔文主义之后》(Beyond neoDarwinism: An Introduction to the New Evolutionary Paradigm)到2005年的《解开艾滋之谜》(Unravelling AIDS),内容涉及遗传学、分子生物学、进化论、生物物理等学科。《美梦还是噩梦》是她的第六本书,被翻译成西班牙文、意大利文、波兰文、土耳其文、捷克文、德文、中文、日文、朝鲜文等文字,在出版的第二年就再版。方舟子说“这本书在国外本没什么影响”,完全是信口雌黄。


另外,侯女士在1976至1998年间,在开放大学(又译“自由大学”)出版了15种讲义,横跨遗传学(Genetics)、进化论(Evolution)、生物能量学(Bioenergetics)三大领域。而关于遗传学的教材就包括分子遗传学(Molecular Genetics)、遗传的过程(The Process of Heredity)、细菌与病毒中基因表达的调控(Regulation of Gene Expression in Bacteria and Viruses)、真核生物中基因表达的调控(Regulation of Gene Expression in Eukaryotes)、群体中的基因(Genes in Populations)等专题。除此之外,侯女士在1967至2004年间,共发表了八十多篇经过同行评审的论文(Papers in Refereed Journals),就在方舟子大声叫卖自己的那个基因专利的2000年,侯女士还在Nature Biotechnology上发表有文章。


(以上文字摘自《亦明:方舟子在转基因问题上肆无忌惮的欺骗》)





与这位侯女士相比,方舟子象是一位他看不起的“民科”,但就是这位“井底之蛙”、 “鼠目寸光”、“夜郎自大”的方舟子却成了媒体的新宠。他的这些非科学讨论而是攻击污辱性的文字,却出现在当时的主流媒体中,而侯女士这些科学性的理论却湮没在方舟子制造的喧嚣语境中。


这个现状至今依然难以改变,细观方舟子对其他质疑转基因专家的话语攻击和迫害,手法和逻辑与10年前有惊人的相似。


方舟子打击质疑转基因科学家的手段之一就是宣布他们没有学术资格来讨论转基因这个问题”,方舟子划定了转基因讨论的范围,没有资格讨论的专家统统会被扣上造谣、伪学者的帽子。


比如本人曾采访云南财经大学顾秀林教授,方舟子在中国青年报发表文章《更安全的转基因技术》立即拎出这位专家示众,声称“国内有一位经济学教授说,不管是“基因插入”还是“基因沉默”,“后果都是不可预知的”。我不知道为何这位经济学教授自认为比生物学家更懂“真正的生命科学”。


顾秀林有没有资格讨论转基因?看看顾秀林的介绍,1981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习农业经济学,1985年毕业,获农业经济学硕士学位;1985-1990年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1999年获美国夏威夷大学农业与资源经济学博士学位;2001年—2003年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2003—2007年任教于北京工业大学人文学院,2007年后,任云南财经大学社会与经济行为研究中心特聘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农业发展、全球化和经济人类学。


转基因的应用是在农业领域应用,跨国公司在全球进行的转基因战略,会改变传统的农业的模式,顾秀林作为农学博士,当然有资格讨论转基因。




七,


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的蒋高明是国内唯数不多的对转基因问题进行持续质疑的专家,这自然不会逃过方舟子的法眼。早在2007年,方舟子就曾威胁中科院辞掉蒋高明:“一个生物学研究员居然如此拙劣地反对转基因作物,全世界大概找不出第二个来了。中科院植物所在下次竞争上岗时应该考虑是否让这种要么没有学术道德要么没有专业水平的人继续当研究员败坏其名声。”


事实上,当时蒋高明只是实事求是地指出《转基因抗虫棉缘何也要打农药》,而且是放在他的个人博客上。但这篇本来点击寥寥的文章,却不知怎么被方舟发现,第二天他就把《转基因抗虫棉缘何也要打农药》“立此存照”了,并且发表了以下按语:


“更可悲的是文章第一作者蒋高明还是‘中科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此人为了宣扬其妖魔化转基因技术、妖魔化水电的伪环保主张,一贯无视基本的生物学常识,危言耸听,造谣惑众,与其专业身份完全不相称,虽然被中国伪环保人士当成了宝,却让天下专业人士耻笑,正所谓‘蒋高明很不高明’。像‘但是转基因棉的纤维、棉籽油是否还是那么天然,这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在生产的过程中施加了太多的有毒或潜在有害物质:农药和转基因’这么弱智的话,出自文傻之口可以理解,出自‘专业人士’之口则不可原谅。”


几百字的文章转基因问题没讨论两个,骂人的话一大堆,当然方舟子最重要的是提醒中科院不要被蒋高明“败坏名声”、“下次竞争上岗时”考虑让其下岗。


方舟子这样攻击专家方法能兴风作浪吗?我从一位深受其害的专家那了解到,自从被方舟子拎到博客上示众后,就会有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其中有水军的攻击,还有领导的提醒,因为很多有人忌惮方舟子的。


如果方舟子是躲在某个角落这样歇斯底里的诅咒,估计没有什么人理会。但方舟子恰恰不是这样,他是中国的名人,拥有正义人物、打假英雄的光芒。这些被“正义”“英雄”定性为造谣惑众、制造恐慌的专家自然处于道德的劣势,更何况方舟子有强势的话语权,专家即使有理也是有口难辩。


方舟子得益于这样的教主般身份,况且这样的威胁并非没有成效。他曾洋洋洋得意地说:“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薛达元,媒体报道他当过“绿色和平”的科学顾问,被我几次批过。节目录制结束后他向我澄清,他不是“绿色和平”组织的人,立场也和他们不一样,请我不要再在文章中骂他了。” 见《方舟子:参加“一虎一席谈”辩论“转基因”小记》。


方舟子打击专家惯常的手法是吹毛求疵地找出一个小错误,继而无限地放大,上纲上线地人身攻击,继而对专家所在单位进行嘲讽,甚至是威胁。


2010年,蒋高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过很多转基因问题,不可避免地会被抓住小辫子。方舟子逮着一个专业的错误便对蒋高明进行大加批判。


在《植物所首席造谣员蒋高明对现代生物学无知又一例》一文里,方舟子说:[在蒋高明的脑子中,缺乏“基因表达”这个现代生物学的基本概念,把Bt基因和Bt蛋白质混为一谈,可谓无知透顶,这种人也能当“植物所首席研究员”,也能通过植物所的“国际评估”,植物所的学术水平如何可想而知。]





有“转基因国策”的政治资本、有“主流媒体”的话语撑腰,方舟子成了中国科技界一霸,这条科技疯狗想咬谁咬谁,谁惹了方舟子谁吃不了兜着走,方舟子盯上谁谁就要倒霉。


王月丹多次撰文指出转基因Bt蛋白对人体有害,2010年初,转基因争论激烈之时,王月丹在两会前夕抛出文章《到了向全国人民公开转基因大米真相的时候了》,呼吁撤销转基因大米的安全证书。


现在谁都知道,方舟子是毫无保留地支持转基因植物和转基因食品的。王月丹作为有机构有身份的学者,敢如此大张旗鼓地反对转基因,这自然是让方舟子恼羞成怒。


方舟子黔驴技穷!一不能在科学的理论上反驳王月丹老师提出BT有毒的证据。二自己没有试验去验证王月丹提出的Bt危害小白鼠试验,三不能说明转基因食品的无害。


怎么办呢?他又故伎重操,对王月丹进行持续不断的人身攻击,善于走上层路线的方舟子还发现了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这棵稻草。


至于饶毅与方舟子的关系,亦明曾揭露的一些内情:由于方舟子长期盘踞在新语丝的阵地,打着学术“打假”的名义结党营私,勾结了一大批学术腐败精英分子。顺着他的,有假他也不会去打,例如张启发、陈章良;逆着他的,他便勾结党羽把对方彻底搞臭,北大的饶毅便是这样被方舟子收服的。


在方舟子持续不断的人身攻击和“严刑拷打”下,王月丹后来被迫在转基因问题上闭嘴。按王月丹的说法,不想干扰周围的同事的工作,被逼退出转基因的学术争论。王月丹在《对于转基因大米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以后就不说了》一文里说到:“首先,我不认识饶毅先生,其次,他不是我的领导,第三,我懂不懂外文与他没有关系……由于我对转基因大米安全性的看法,给我的同事带来了一些困扰,我再次表示道歉,同时,这也提醒我应该关注自己的工作,其他的问题,既然已经提醒了,就应该交给公众自己来判断和决定了。”后来一位朋友在邀请王月丹出面参加另外一个关于转基因的活动时,王月丹直接告诉这位朋友,他已经被领导谈过话了……







王月丹已经不再对转基因问题发言了,但方舟子显然没有忘记王月丹对他的揭露。2010年,麻疹疫苗风波时,王月丹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采访,谈了1亿儿童注射疫苗的风险。方舟子终于等到了时机,这时他旧帐新帐一起算,在《评“强化疫苗是否宁滥勿缺”》中,方舟子加上按语:[北大医学部“最知名”副教授王月丹曾在加碘盐问题制造社会恐慌,在孕妇吃叶酸问题制造社会恐慌,在转基因食品问题制造社会恐慌,现在又在注射疫苗问题制造社会恐慌。一个人能冒充专家制造一次社会恐慌已堪称极品,能四次制造社会恐慌的,则只能称为超级品了。这也说明公众是多么健忘。”无良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竟然把信誉早就破产了几次的王月丹当成公共卫生专家来挑战世界卫生组织,散布谣言,造孽。“王月丹指出,注射疫苗并非多多益善,从理论上说,接种次数越多越容易产生抗药性,自身患上免疫性疾病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注射疫苗哪来的抗药性?王月丹把注射疫苗当成了使用抗生素、抗病毒药物。这种不学无术的造谣专家和无良媒体破坏中国公共卫生事业,应该法办。世界卫生组织新闻稿:“给所有儿童——即使曾经接种过的儿童——接种疫苗,是在人群中筑起免疫屏障以抵御此病毒传播的关键。中南美洲国家通过应用世卫组织制定的此项策略已经消除了麻疹。”“免疫系统能够轻松地控制多剂或重复接种的疫苗。”王月丹、《21世纪经济报道》,你比世卫组织还能?]


看到了吗?方舟子力挺卫生部主张法办质疑疫苗的王月丹呢。奇怪的是,当时,质疑疫苗的专家并非王月丹一个,方舟子为何紧咬王月丹不放?


还是看方舟子的心理独白:“在“一虎一席谈”关于转基因作物安全性的辩论现场,王月丹“揭露”我有关Bt蛋白的安全性的说法是“误导”观众,声称他有很多文献表明Bt蛋白对人体有毒性,并举了几个研究为例,显得很专业的样子。”


原来,王月丹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方舟子的转基因观点提出质疑,才是方舟子向王月丹开炮的根源!


方舟子的想象能力极差,他揣测别人的心理一般都是根据自己的“亲心”体验为依据。他不厌其烦地告诉世人,那些反对他的人之所以反对他,都是因为这些人作假或者搞伪科学被他打过。但方舟子所遭遇的几次官司证明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事实是,方舟子所毒打的对象,很多人都是打他方舟子在先,被方舟子疯狂报复在后。


不过,这个规则也被转基因颠覆,当对转基因的不利声音来临时,方舟子还是优先考虑转基因。王月丹本来和方舟子无怨无仇,是因为质疑转基因被方舟子不失时机地报复。方舟子的蛮横和霸道在此:谁要是敢反对转基因,就要让谁丢掉饭碗!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是什么借口,无论什么手段?


如果这些手段依然无法达到目的呢,方舟子还有自己的舆论阵地。2011年1月,方舟子新语丝网站发布的2010年十大新闻,其中王月丹表现抢眼,十大新闻之一就是“北医副教授造谣成性”: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系副教授王月丹多次以专家身份在媒体上散布谣言,在转基因食品、“圣元奶粉致性早熟”、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活动、铁强化酱油、面粉增白剂等事件中妖言惑众。





从方舟子的评选可以看到新语丝倒像是“打假”报私仇的地方。按方舟子的说法,王月丹以专家身份散布谣言,如果不往前追溯,我们还真以为王月丹是因为造个什么假被打。但方舟子的这些话语却是多么的大义凛然,通过舆论他不仅可以制造“打假”的假象,还能谓压制转基因质疑声音,可谓一箭双雕。


郎咸平本来与方舟子的距离十万八千里,因为谈到新帝国主义的经济侵略时谈到转基因的问题,方舟子获知后立即将郎咸平示众,撰文称《郎咸平用谣言“谋杀”转基因》。


郎咸平不说转基因了,但扔逃不过被方舟子拎起来示众的命运。一位网友说:“我记得郎咸平教授说过,美国之所以允许莱克多巴胺使用,是因为美国人不吃猪内脏,但这点在中国并不使用啊。”方舟子怎么能放过表现“郎咸平的无知”的机会?方舟子说:“原来又是郎咸平在胡说误导人。美国也有很多人吃猪肝,超市、饭店都有卖的,难道FDA就不顾这些人的死活了?实际上莱克多巴胺养的猪的肝可以大量吃也无害。”


郎咸平因为说了几句转基因不好的话,自然也入选了新语丝的十大新闻事件。方舟子的评选中这样写道:“转基因再起波澜。抗虫害转基因水稻获得安全证书,再次引发妖魔化转基因作物的狂潮。郎咸平、蒋高明等学者,绿色和平组织、乌有之乡等组织,《国际先驱导报》等媒体都热衷于捏造、散布关于转基因的谣言,并将反对转基因当成“爱国反美”政治事件。”




十一


这些都是方舟子博客在2010年度进行示众的转基因专家,这些专家和李一、唐骏并列,不明真相的群众会以为是方舟子打假业绩榜单的骷髅:


方舟子:植物所首席造谣员和反科学文化人联手造谣(2010-01-09)


方舟子:妖魔化转基因的顾知非之非(2010-03-08)


方舟子:植物所首席造谣员蒋高明又造谣了(2010-03-17)


方舟子:植物所首席造谣员蒋高明原来认得“milk”(2010-03-20)


方舟子:为蒋高明提供情报的“美国农业与贸易政策研究所所长”(2010-03-21)


方舟子:植物所首席造谣员蒋高明对现代生物学无知又一例(2010-03-23)


方舟子:郎咸平用谣言“谋杀”转基因(2010-03-29)


方舟子:再教妖魔化转基因的造谣“专家”王月丹博士读文献(2010-04-11)


在方舟子的淫威下,一些学者不敢轻易发表质疑转基因的声音。一名过去曾质疑转基因的专家直言自己都有些怕了,外表温和的他爆了句粗口:“方舟子像条疯狗一样,谁质疑转基因就咬谁。”


现在,大家也知道谁质疑转基因就是公然挑战方舟子了,这个在媒体上和方舟子公然唱反弹的人士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先玉335事件,轮到“不明真相”的农科院知名玉米专家佟屏亚不知“天高地厚”了。佟屏亚接受《南方农村报》采访时说:“最近我到东北地区考察玉米生产,确实有农业专家和农民反映动物异常,很多农民都不愿意再用先玉335供作饲料。”佟屏亚说,“先玉335”杂交种含有转基因成分的可能性很大。转过一次基因以后的玉米不论经过多少代自交或杂交,都应该称为含有转基因成分的材料。如此推论,凡是以PH4CV自交系作亲本组配的玉米杂交种,农业部都应视为转基因作物进行管理。


这篇报道刚出来,方舟子便按捺不住心理的激动与愤怒,他在微博上说:“知名玉米专家、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研究所研究员佟屏亚看不懂简单的专利说明书,居然相信《国际先驱导报》的谣言,认为“报道中提到的美国政府专利法规资料是可信的,“先玉335”杂交种含有转基因成分的可能性很大。”


被方舟子围攻的学者可能知道,方舟子有强大的水军集团,一旦方舟子将哪个专家拎出来,其专家必定会受到方舟子水军的群起攻之,这些评论大多不是讨论问题而是进行人身攻击和侮辱。最恶劣的是有些专家还会被人肉。佟屏亚被方舟子关照后,其粉丝立即报信,一来提供线索,二来印证方舟子的伟光正。“应该是没看,其实大部份年纪大点的非海龟的所谓专家,英语能力都不好。佟屏亚,男,1933年生,所以不懂英文是正常,懂英文是例外。方舟子要求太高了。”


随着国外转基因食品的涌入,加上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的批准,转基因遇到了民间强烈反弹,过去,方舟子这个科技打手,成功压制住了专家质疑的声音,为国外转基因食品的进入赢得了宝贵的时间。现在,他还能行吗?



金微


2011-5-10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