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们的政府已经做得很好了

要理性不要冲动 收藏 2 180
导读:在最近的几年,亚洲确实遇到了很多的天灾,在2008年的5月12日,我们四川发生很重大天灾——“5.12”汶川特大地震;而就在今年,我们的邻国日本也发生了“3.11”福岛地震。在灾难面前,我们对于天灾的发生时无能无力的,但是我们能够在灾难发生后进行 救治。而在这两次中日政府在就在过正中的表现是完全可以拿到桌面上进行比较的。我们可以得出这么一个大致的结论: 在处理地震后救灾工作中的表现,日本政府根本就没法与中国相提并论,中国政府的当机立断,在第一时间就派出了兵力救灾和运来灾区急需的物资,解放军军人在救灾中也表现

在最近的几年,亚洲确实遇到了很多的天灾,在2008年的5月12日,我们四川发生很重大天灾——“5.12”汶川特大地震;而就在今年,我们的邻国日本也发生了“3.11”福岛地震。在灾难面前,我们对于天灾的发生时无能无力的,但是我们能够在灾难发生后进行 救治。而在这两次中日政府在就在过正中的表现是完全可以拿到桌面上进行比较的。我们可以得出这么一个大致的结论: 在处理地震后救灾工作中的表现,日本政府根本就没法与中国相提并论,中国政府的当机立断,在第一时间就派出了兵力救灾和运来灾区急需的物资,解放军军人在救灾中也表现得相当出色;而日本政府则比较优柔寡断,物资缺乏,而当兵的也表现不好,这就是差别!


无论当我们面临什么样的灾难如:地震、洪水灾害的时候,我们总是会习惯性地眺望天际,我们知道,那里一定会出现如潮的红旗,上面写着“攻坚第一团”、“上甘岭英雄连”之类的字样。而每当看到这些红旗,我们就踏实了:解放军来了,一切都会好的。


那天我在家里的院子里和几个邻居聊天的时候,突然别一个莫名其妙的的谣言——买不到盐而弄得不贪食,当时就有一个叔叔却说:“我们应该用心平气和的心态去等待,因为我们知道,政府不会坐视不管的,我们的国家很很多的物资的,难道还会少了盐吗?当年的地震我们都得到了政府的好生照顾,何况是现在?”没过几个小时,这件事情很快的被解决,政府的实际行动让我们踏实。(我举这个例子只是为了说明我们的政府是对我们负责的,是有能力的)


我们会经常发现我们温总理的身影总是会出现在那个刚发生过天灾的、最危险的地方(虽然踏实可以不来的,毕竟年纪那么大了)。我们会习惯的做着“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和互相帮助的事。我们也会在遇到任何一点不顺利的时候下意识地问道:TMD,当官的哪去了,怎么还不来!还有就是发出几句骂当官的话。这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一切,因为在几十年来我们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政府就该干这些事,百姓不管是出了什么事,就是应该由政府罩着——这就是是我们从来不需用大脑去思考而得出的理所当然的结论,好像政府就是应该做这些事情。


这个思维一直到今年的三月11日,我们的邻居日本发生地震了,发生海啸了,发生核泄漏了,才被打破。我们才知道,原来我们习惯的一切,在其他地方和国家并非如此:


我第一次才知道,一个国家领导人在自己的国家的某个地方发生灾难时候,并不总是要去第一线的,他可以坐在首都的政府大楼里,在明亮的大会议室里不断地发表着各种冠冕堂皇的电视讲话,充其量就来几个90度鞠躬以示自己关心灾民。日本的首相难道不是这么做得吗?而我们的总理(相当于日本的首相)和官员却在灾区指挥救灾和慰问,就连采访也是在救灾现场进行的,而不是在宽大明亮的新闻发布会的大厅里。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了,原来军队并不总是冲锋在前、舍生忘死的尽职;他们完全可以穿着厚厚的防护服,犹如在公园悠闲的漫步一般在灾区走上一遭就算是完成了任务,与其说是救灾,不如说是看笑话。而我们的解放军官兵那可是完全的做到了冲锋在前、舍生忘死尽忠职守,在汶川地震中有很多的战士就这样在救灾过程过牺牲了,其中有一架军用直升机就是为了救灾而坠毁,所有战士牺牲。而日本的自卫队的直升机飞行员却没有为救灾而献身的勇气,这个事实就连他们的首相也有这个感叹。原来我们的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老百姓自己的队伍;而日本的自卫队确实国家的军队。在98年的洪水中也有很多解放军战士,为了堵住决口的大堤而成建制的牺牲。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灾民原来是需要自己在被毁的房舍中拣取木柴取暖的,他们也是需要自己在被冲毁的房屋中寻找幸存的食物,因为没有人给他们空投必需的生活物资。一位年纪76岁的老人甚至于想多要一床御寒的被子都会被人拒绝。而在每次我们受灾之后,政府总是为我们提供充足的食物和取暖用的被单、毛毯和遮雨用的帐篷,还有其他的生活用品;而那些当官的会来看望我们,了解我们的难处。我是经历四川汶川地震的,在地震发生后不过几个小时就来了很多的解放军,那些被骂的当官的也来了,为我们送来了各种生活用品,解决了我们的后顾之忧。而且还在很快的时间内为我们修好了新的住房,帮助我们在尽可能快的时间内恢复生产。当时为了给一个灾区的村镇运输物资,由于道路被毁,解放军果断的实行了空投,汽车运输队也是绕道上百公里而没有怨言,其中有很多是志愿者司机看这自己的车,烧的自己的汽油。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血原来并不总是浓于水的。50多万灾民在那个缺吃少穿的时候,近在咫尺的同胞却没有人愿意去当志愿者,到灾区去送物资。那就更不用提在成都广场上那种排队都排成了成长龙的献血队伍,有很多的人冒着生命危险来到灾区当志愿者,做着各种各样的事情;还有很多人为了灾区的重建而慷慨解囊。而灾区的人们也是相互的帮助,共度难关,出现了很多感人的事迹。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所谓的日本人有素质,灾后在商场买东西是排队的,而我们的人是没有次序的拥抢;而殊不知,各种信息证明连地震灾区三百公里的仙台都货源不足,何况灾区呼?而汶川地震后,我们这里的大小超市,便利店有的是物品,可以随便买。正是有才会有拥抢,没有就不行。有消息说这个词日本灾区的有些地方规定每个人这能买一包方便面。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所谓的信息透明的含义可以理解成在办公室里每两个小时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并且不断地告诉大家核电站不会有事,哪怕发言人的话音未落又是一声爆响,核泄漏就在进行中。而没有什么记者深入灾区去发表第一手的新闻资料。与汶川地震的新闻发部相比,差的不是一个数量级。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所谓的不树立形象是因为没有形象可以树立。而我们的很多典型英雄形象是真实的,树立形象可以使英雄得到尊重,形象的力量不可低估。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军队国家化的本质就是军队从此之后已不再是属于人民,更不用谈什么为要为人民服务,军队的士兵都成了拿工资过日子的政府雇员,在遇到有危险的时候他们逃跑的速度比任何人都快。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所谓的民主政府在灾难来降临的时候,谈论的话题最多的是这次的支持率是上升了多少个百分点,还是下降了;而对于那些嗷嗷待哺的灾民不问,也不管。因为这些灾民在透出自己的选票之后已经失去了意义,对于选票毫无价值的人(灾民),那么在那些所谓的民主政府中的民选官员心目中也就同样失去了价值,是可以不去过问的。

我们曾经都埋怨过救灾物资的采购的价格要高于市场平均价格,从而怀疑在这一过程是不是有政府的官员贪污腐败。

我们曾经也批评那些全身都是污泥,刚从就在现场下来的政府官员在接受新闻文体的记者们采访时还会露出那善意的笑容的时候,是对遇那些在灾难中难者的大不敬。

我们也曾经因为一些似乎很不起眼的琐事的缺陷而反思我们的体制、是不是该借鉴别人的经验,甚至有些人大声高呼“我们和别人差得很远”!


……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我们的政府已经做得很好了!

(这是我在以前写的文章,因为当时没有申请账号而一直未能发表在zheli,今天有了账号就粘贴过来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