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苏场(第二辑):探秘历史遗物 第二部分 断后洪川江 1

萨苏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1.html[/size][/URL] 导语:志愿军战士回忆,英国兵的子弹专打眉心 1951年5月21日,为了更有效地阻挡美军的反攻,投入五次战役的志愿军各部开始从汉江前线向三八线方向全线后撤,顶在最前面的63军189师也接到了从洪川江向临津江方向后退的命令。 但是,奉命断后的566团碰到了麻烦事——团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1.html


导语:志愿军战士回忆,英国兵的子弹专打眉心


1951年5月21日,为了更有效地阻挡美军的反攻,投入五次战役的志愿军各部开始从汉江前线向三八线方向全线后撤,顶在最前面的63军189师也接到了从洪川江向临津江方向后退的命令。


但是,奉命断后的566团碰到了麻烦事——团长朱彪发现自己的部队被敌军黏上了。


当撤退命令下达的时候,566团全部在洪川江以南,是整个63军位置最靠南的一个团,自然地承担了为全军断后的任务。


21日一天,美9师、英军28旅和部分韩军向566团阵地连续发起了五次攻击。但是,566团团长朱彪起家的“钢铁第一营”就是打阻击出了名的,这一仗朱彪亲自上阵,以小理山为核心组织全团顽强抵抗。敌军猛攻一天未能得手。


小理山地势险峻,双方只能依靠步兵进行一个阵地一个阵地的争夺。平心而论,五次战役前,志愿军部队换装苏式武器的工作已经完成,在近战火力上有了很大进步。所以,美英军要想一口吃掉据险死守的566团,也并不是太容易的事情。


但是,566团,也被敌军死死地黏住了。战斗到21日夜间,周围友军均已撤尽,到处都是敌军的炮声,部队弹药补给将尽,再不撤很可能就要被敌军包了饺子。可是,566团各部都在一线和敌军战斗,而且一部分敌军已经插入到阵地后方,这怎么撤得下来?


对此,朱彪却似乎并不在意,这个大大咧咧的团长泰然自若地满山一个阵地一个阵地乱转,到处向部下炫耀自己在雪马里缴的一支漂亮的小手枪。


据说,那是英军29旅一位副旅长在香港定做的手枪,纯银镀珐琅,漂亮得不像一件武器。


566团的老兵有人见过这支枪,但这支枪最后的下落,直到今天仍然是一个谜。


虽然有老兵几十年后说起来依然笑话团长那一天拿个“娘们儿用的枪”臭显摆,但是对在炮弹爆炸中像皮球一样翻滚着跳进自己战壕来显摆的团长,明显没有半点儿轻慢的意思。


翻看志愿军的战斗记录就会发现,在敌军炮火下巡视阵地,是志愿军基层指挥官一项不变的工作,因此牺牲或重伤的志愿军军官在战史中比比皆是。美军在铁原之战前后的炮火之猛烈被写入了世界军事史,被称做“范弗里特弹药量”——这个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官范弗里特中将,在美军疯狂的反击中,所使用的弹药量是美军作战规定允许限额的五倍以上。美国国内的一些议员们因此在战后提出要调查他,让他接受国会的质询,因为他用的弹药太多了,让美国的纳税人无法负担。


假如那个时代的美国议员们看到今天美军在阿富汗用二十万发炮弹子弹才能干掉一个敌人,大概要拥抱范弗里特了。


不管怎样,当时美军的炮火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美军飞行员形容空中看到的炮弹爆炸区域——“那里估计不会有任何生物能够生存”。


在这种炮火之中巡视阵地,要么是活腻歪了,要么是胆大得没边。


朱彪显然两者都不是,他只是履行自己作为一名团长的职责。


我没有这么多的炮弹给大家,但我们生死与共。


几天前,萨曾在日本和几位记者朋友谈起汶川,有一位记者对萨大力推崇解放军在救灾中的作用不以为然,说世界上各个国家的军队都会参加救灾的。萨想了想后回答他:是的,但救灾中可以为之投入自己生命的军队,我还没有见到第二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