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1.html


为广乙舰更换新式速射炮果然大有成效。1894年7月25日,牙山海战爆发,广乙号连续攻击三艘日舰,新换的速射炮威力强劲,高升号英国船长高惠悌登上浪速舰的时候就曾注意到其尾部被广乙舰击中的弹洞。


广乙舰但终因吨位小,火力弱,在日军集中攻击下重伤搁浅于十八岛,管带林国祥焚毁残舰,乘英国船退回威海。广乙舰成为北洋水师麾下殉国的第一艘军舰。《简氏舰船年鉴》创始人弗雷德.T.简评价丰岛海战曰:“This battle…It is chiefly interesting on account of the pluck exhibited by the Chinese captain of the Kuang Yi, and for the fact that in it Togo of the Naniwa first came to the front.”(此战……如果说到它的闪光之处,那就是广乙号上那位中国舰长表现出的英勇气概和浪速号上的东乡平八郎开始登上历史舞台了)。


然而,广乙舰瞬间闪光表现背后,却是更深的无奈——广乙号和广丙号上装备的五门120毫米管退炮,是北洋水师仅有的五门速射炮,而日本海军在甲午战前,已经装备速射炮一百五十门。所谓速射炮,即采用复进装置的管退式火炮,也是十九世纪后期火炮技术进步的一大标志,其射速超过旧式火炮5-10倍。当日本海军大量购置这种新型火炮的时候,中国海军却恰恰停止了购买任何军舰和火炮的停滞时期,绝大部分舰只依然在使用架退式的旧式火炮,仅在开战之前匆忙从江南制造局调来这五门速射炮,但已无补于事。当大东沟海战打响之后,科技落后的恶果立即显示出来,尽管北洋水师的火炮命中率高于日舰,但因射速低,黄海海战中,中国各舰平均中弹发,而日舰平均每舰中弹仅发,北洋舰队所中炮弹总数高出日舰九倍以上。


而旅顺轻易失陷,包括广乙号拆卸下的120火炮等大批武器装备未经力战就被日军缴获,则体现了那个时代中国整个军政体制的落后腐朽。中日之间的争斗,已经不是“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怕死”就可以轻易解决的问题。


在福冈元寇博物馆中,陈列有一座从中国海军靖远号巡洋舰上打捞上来的神龛。威海卫之战中,丁汝昌乘靖远号巡洋舰督战,战舰中弹沉没之际被抢救上岸后,流泪叹曰:“天使我不获阵殁也!”这大约便是那种无力回天的感叹。


建设一个从科技到体制都现代化,从而不让悲剧重演的国家,显然比一死更加艰难。


在日本寻访甲午遗物之余,中国海军史研究会会长陈悦在日本找到一份新的资料,或许可算是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最后的遗言。


丁汝昌自尽之时,已经喝了鸦片水,却始终死不了,在床上辗转反侧,在那里喃喃自语,他的仆人便把他的话记了下来,由于这个仆人在(刘公岛)上被俘了,所以这段话便在日本的资料被反映出来。其实丁汝昌临终前反复说的话不过两点而已,第一个是说,我们这么大一支舰队,这么大一支海军怎么就这么完了,就算输了吗?似乎心有不甘;第二个,他说我死不足惜,因为我死他们可以活下去。


他说的我死他们可以活下来,说的应该是他的部下们,丁说他们“都是朝廷多年栽培的人才”,显然,他希望通过自己的死承担战败的责任,使这批人才能保留下来,能够成为中国未来的种子。


事实上他真的做到了。北洋水师残存的官兵,由于丁汝昌的死而避开了惩处。这批具有近代化知识和意识的中国人,此后有很多继续为这个国家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例如前面提到的广乙舰管带林国祥,1907年率舰巡视我国西沙群岛,开我国海军戍守巡防南海诸岛之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