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苏场(第二辑):探秘历史遗物 第一部分 寻访甲午战争在日遗物纪行 11

萨苏1 收藏 0 8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1.html[/size][/URL] 为何要将定远号的炮弹置于这个墓地呢? 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有几层墓台上的日本海军军官和士兵,都死于同一天,即1894年9月17日。细思,忽而恍然——那不正是黄海大东沟海战的那一天吗? 原来,黄海大战中的日军阵亡者,包括日本军歌《勇敢的水兵》的主角,松岛舰三等水兵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1.html


为何要将定远号的炮弹置于这个墓地呢?


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有几层墓台上的日本海军军官和士兵,都死于同一天,即1894年9月17日。细思,忽而恍然——那不正是黄海大东沟海战的那一天吗?


原来,黄海大战中的日军阵亡者,包括日本军歌《勇敢的水兵》的主角,松岛舰三等水兵三浦虎次郎等都葬在这里!


在那场大战中,定远舰的305毫米主炮成为所有日舰最为畏惧的武器,基本只要有一发开花弹命中爆炸,就有一艘日舰需要退出战场。日本海军因此对定远舰恨之入骨,威海卫之战中,日军第六号鱼雷艇在偷袭定远舰时,因为鱼雷管盖板被冰雪冻住无法发射,艇上的鱼雷主任上琦竟引咎自杀。其墓地和那枚没有发射出去的鱼雷,至今保留在横须贺海自二术科学校参考资料馆。也许,这就是把定远舰主炮炮弹放置于此的原因。


在密密麻麻的日军阵亡官兵中,最明显的,是赤城号舰长坂元八郎太的墓。他的墓围有铁栏,前方还有两具日式长明灯。通过阅读长明灯上的铭文,我们发现,坂元竟然还是日本海军当时最精锐的军舰——英国制造的吉野号巡洋舰完工时的回航主任。


两天以后,当我们站在横须贺军港的三笠舰公园,面对三笠号纪念舰侧方放置的致远号11毫米格林炮,忽然回想到了坂元的墓地。


坂元八郎太和邓世昌指挥的中国海军致远号巡洋舰,似乎有着不解之缘。


致远号巡洋舰和它的管带邓世昌,因在军舰重伤后仍然奋勇冲向敌阵,试图撞击敌舰而被人们铭记。邓世昌试图冲撞的日本军舰,正是坂元八郎太担任返航主任的吉野舰,在调到赤城担任舰长之前,他的前一个职务是吉野舰的副舰长。


而黄海海战中,日方记录曾有多艘中国军舰围攻赤城号,令日军印象深刻的是中国巡洋舰靖远号驶过赤城的时候,其炮手用桅盘中的格林炮猛烈扫射赤城的上层建筑,给日军带来重大杀伤。在混战中,坂元八郎太头部被一门大口径炮的弹片击中而死,脑血喷溅到地图上。


实际上,根据中方记载,靖远舰并不在围攻赤城的中国军舰之中,这艘用格林炮横扫赤城舱面的战舰,应该是靖远号的姊妹舰——致远号。中方文献记载邓世昌指挥致远舰冲锋在前,勇不可挡。他命令官兵,开放舰首尾主炮,同时又发射机器格林炮,“先后共百余处,击中日舰甚多” 。而在攻击赤城舰中立下战功的格林炮,很可能就是保留在横须贺三笠舰公园的这一门。


这是因为,这门格林炮正是来自于致远舰的桅盘之上。

格林炮,(Gatling Gun)又译作加特林机关枪,用手把摇动十个枪管围绕轴心转动轮番设计,在当时可称火力十分猛烈。在横须贺保留的这门格林炮侧面,还可看到可以扳起的缺口-准星式瞄准装置。它是世界上第一种正式装备军队的机枪,北洋水师有多艘军舰装备了这种武器。致远舰的后部桅盘中就安装有两门这种小口径速射武器。


根据历史记载,致远舰最后的航程在世界海军史上堪称经典。当时,已经重伤而且弹药垂尽的致远舰,在管带邓世昌带领下,试图采取利萨海战中决定性的冲撞战术撞击日舰吉野,并破坏日本海军的编队队形。当战舰冲向日军军阵的时候,按照英国海军传统身着上蓝下白军官制服的邓世昌登上飞桥,冒着炮火,手持军刀,向官兵们大声呼喊:“吾辈从军卫国,早置生死于度外,今日之事有死而已!然虽死,而海军声威弗替,是即所以报国也!”但是,随着与“日本”舰队的距离逐渐缩短,“致远”中弹也越来越多,“舰体之倾斜益甚”,最终一声大巨响使得整个战场都沉寂下来,“致远”号的舷侧发生剧烈爆炸,军舰的舰首先行下沉,舰尾高高竖立到空中,螺旋桨仍然在不停地旋转……不到十分钟,这艘英国阿姆斯特朗船厂建造的穹甲巡洋舰就永远地消失了。


据推测,是日舰的一发炮弹引爆了致远舰上的鱼雷,造成了致远舰最后的沉没。


但是,致远舰沉没的海区水深不足二十米,在退潮时,其桅杆和桅盘依然露在水面之上,因此,其桅盘中的这门格林炮为日军所拆卸,并放置在了三笠舰的公园里,与不远处镇远舰的两枚炮弹相守。致远号军舰留在这个世界上的遗物,仅有这门格林炮,和旅顺万忠墓内所存的一只救生圈而已。


在致远舰沉没的时刻,舰长邓世昌选择了与舰同沉的命运。事实上,在大东沟海战被击沉的四艘军舰上,所有的中国舰长都遵循格林威治海军学校的训导,作出了以身殉舰的悲壮举动。


有着这样优秀的海军军官,北洋水师何以战败呢?


也许,在靖国神社所存的一门大炮上,可以看出几分端倪。


安放在靖国神社游就馆中的这门120毫米克虏伯大炮,被作为在甲午战争中的日军战利品展出。日方的标注说明,它是作为一门要塞炮,在旅顺炮台中被日军俘获的。但是,经过国内海军史专家辨识,发现这门所谓的“要塞炮”, 其下炮架虽然已经遗失,但仍可断定其并非陆炮,而是军舰上的舰炮!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根据其造型和生产厂商,可以猜出其中端倪——此炮是1886年从德国克虏伯厂进口的一门安式架退式后膛炮,很可能属于中国军舰广乙号。该舰在1887年竣工时安装有两门这种型号的120毫米主炮。


“广乙”原属广东水师,1894年5月,清廷第二次校阅水师,广东水师记名总兵余雄飞带“广甲”、“广乙”、“广丙”三舰往北洋会操,演习时“广东三船沿途行驶操演船阵,整齐变化,雁行鱼贯,操纵自如”, “中靶亦在七成以上”。会操结束后,朝鲜局势渐趋紧张,程璧光上书李鸿章,请求留北洋备战。李鸿章采纳此议,“广乙”、“广丙”二舰因留北洋,后均调入北洋水师。由于两舰的120毫米主炮属于旧式架退炮,甲午战争开战前,北洋水师用江南制造局生产的120毫米管退炮(速射炮)为他们实现了换装。此后,替换下来的火炮被放在旅顺炮台,成为岸防武器。由于旅顺炮台未查到其他任何购买,安装,使用同一型号火炮的记录,而广丙舰的完工时间较晚,因此基本可以肯定其曾经是广乙号军舰上使用的火炮之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