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苏场(第二辑):探秘历史遗物 第一部分 寻访甲午战争在日遗物纪行 8

萨苏1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1.html


遗憾的是‘定镇’两艘铁甲舰的出色表现终究难以抵消中国方面在战争准备、战术指挥等方面的缺陷,黄海海战以中国失利告终。”



黄海战后,两艘铁甲舰进入旅顺船坞紧急修理,很快重新出海。1894年11月14日凌晨,“镇远”在进入威海湾时不慎触到水雷浮标,舰体擦伤8处,虽经紧急抢修,但因国内唯一可以执行大型军舰修复任务的旅顺船坞失陷,加之天气寒冷,“镇远”舰最终无法出海修复。当晚,在日本作家小笠原长生目为“中国海军中的岳飞”的管带林泰曾引咎自杀……


甲午战败,两艘“定远”级铁甲舰的生命和她们所代表的北洋舰队一样走到尽头…… 2月11日,“镇远”舰代理舰长杨用霖在“镇远”舰舱内吟诵“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绝命诗,用手枪从口中自击殉国,他是唯一选择用火器了结自己生命的北洋军官。


杨用霖自尽后,镇远舰被俘,后为日军使用并解体,镇远的铁锚,也随之流落异国。


保留在冈山的镇远舰铁锚长4米,宽2米,重达4吨,制造于德国伏尔铿原厂。其中一具在抗日战争胜利后为国民党海军少校钟汉波索还,用飞星号海关缉私舰运送回国,现存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另一具,至今留存日本,就在冈山。一张镇远舰在旅顺船坞中修理的老照片上,展示了这具锚在军舰上的位置——从照片上可以辨别出,在镇远舰如同利剑的舰首冲角后方上侧有一个平台,正头后尾前放置着一具这样的大锚。今天保留在日本的纪念舰三笠号上,其锚具也采用这样的放置方法。


寻访镇远舰铁锚的过程十分艰难,因为我们没能够找到任何到过此地的中国人,而当地人已经对本地存有一只巨锚基本失去了印象——我们在冈山只从一份材料中看到对该锚属于镇远舰有所描述,其他资料中均无相关信息。甚至,向当地人打听镇远铁锚,出租司机也无能为力,事后我们才知道,当地的地图上,居然把镇远铁锚所在的神社地址标错了。最终,一个曾在日本驴友照片中出现的路标让我们找到了目标的方位。


这是一个颇有些与众不同的神社,大殿前供着烹制牛肉的大釜,社后放置着由六百万头被屠宰的牛的鼻环建成的“鼻冢”。神社的主神是马面观音,狰狞无比。而镇远舰的铁锚,则被高高放置在正对神社大门的神台上,从正面看来,仿佛一具十字架。


从后方爬上神台,可以走近这具铁锚,当我们面对它的时候,感觉是一种无形的迫力。锚保存得相当完好,上面的三个锚环都可以活动自如,在大锚的脊部,还可以辨认出当年出厂的铭文和六角星形厂标。但是锚臂上有一道折裂后修复的痕迹依稀可辨,推测这是在威海卫的战斗中为炮弹所伤,正是这一损伤使日本海军没有继续使用这只锚,而把它送进了神社。这枚镇远舰的铁锚上,可以辨认出四处被炮弹击伤的痕迹——锚臂被打断的裂痕,上部两枚仿佛双眼的大螺钉侧面的撕裂痕,锚脊上一道一米多长的擦痕,以及锚正面下部被一发炮弹直接命中后造成的凹陷。在日本寻访到的北洋水师遗物,几乎无一不带有当年战场的印记,传递着当年海战的激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