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苏场(第二辑):探秘历史遗物 第一部分 寻访甲午战争在日遗物纪行 7

萨苏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1.html[/size][/URL] 舵轮上这一行字,一般被认为是甲午战争中日本联合舰队总司令伊东佑亨所题,表示日本海军的腾飞,起于战胜北洋水师。而据管理员介绍,格拉巴的宅邸更像当时的一个海员俱乐部,很多外国航海人士常在这里济济一堂,在这些经常出没风波的水手的心中,未必没有因了这样巨大的一具舵轮而感到安全的心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1.html


舵轮上这一行字,一般被认为是甲午战争中日本联合舰队总司令伊东佑亨所题,表示日本海军的腾飞,起于战胜北洋水师。而据管理员介绍,格拉巴的宅邸更像当时的一个海员俱乐部,很多外国航海人士常在这里济济一堂,在这些经常出没风波的水手的心中,未必没有因了这样巨大的一具舵轮而感到安全的心思——每条船,不正是因为有一面坚强的舵轮,才能够“万里由之安”吗?坐在咖啡桌前,定远舰庞大的舵轮和“鹏程万里由之安”的铭刻,显然更被他们视作一种神砥般的寄托,而炫耀战功的意味,反被无意忽略——在水手们心中,定远的灵魂,或永远是一片令他们心安的托庇。


只是格拉巴的儿子并不是这些水手中的一个,他是一个狂热的军国主义者,不但把自己的名字按照日本谐音改作了“仓场”,而且在日本战败的那一天,吞枪自杀……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当时,因为和英美开战,日本政府对这个英裔的“仓场先生”曾百般迫害,包括这座舵轮改建的咖啡桌也被没收。于是,“仓场先生”的狂热,就带上了一点斯德哥尔摩情结的味道。


在定远馆幽深的回廊里,推开一扇用定远舰水密舱门改建的隔扇,会看到日本影星山口百惠大幅的广告照片立在一旁,这幅广告,正被今天定远馆的主人加来先生当作古董收存着。山口百惠那一片迷惘的眼神,仿佛正是对今天定远馆的真实写照。


无论小野隆介当初建造定远馆出于怎样的目的,似乎都不重要了。


7月间,到定远馆考察时,正值雨季。随定远舰从德国带回的海兽雕花木栏,在重修中被拆下,横钉在门外的立柱上,被雨水打成一片灰黑的颜色。


定远馆,在风雨中慢慢剥蚀。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太久了。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异国,百年,被忘却的定远。再回头,依然是怆然欲泣。


三 冈山:雨中听镇远


下一世我们还是兄弟


——考察平远炮弹的感言


吉备津小村位于日本本州岛南部的冈山。这里的周围被群山和稻田环绕,从这里,沿着只能容一辆车通行的公路向山上走,有一条岔道。岔道尽头,是一座奇特的神社,这座以福田海命名的神社,供奉的并非神或者人,而是四时被屠宰的牲畜。日本人好吃牛肉,他们希望这里每年三月的祭祀可以让那些被吃掉的牛的灵魂升上天界,不要怨恨。曾有日本人拍摄了这里的照片,并好奇地发出了一个质疑——在神社正中央的神台顶部,为何要放一具船锚?


大多数人不明所以,只有很少的“明白人”回答,据说是因为船锚的锚冠从正面看去,浑似牛的挽鼻,所以放在了这座神社之中。神社还给这座锚定了一个极高的神号,叫做“不动尊”,在大锚正面的梵文封记,据说会同时保佑船和牛的灵魂。


这正是我们要寻找的目标——遗存在冈山的北洋水师镇远号装甲舰铁锚。


镇远舰是定远舰的姊妹舰。在《失落的辉煌——定远,镇远》一文中这样记载 : 1894年9月17日,“在整个黄海海战中,‘定远’、‘镇远’二舰结为姊妹,互相支援,不稍退避。多次命中敌舰……3时30分,‘镇远’305毫米巨炮命中日本旗舰‘松岛’,引发大爆炸,日方死伤近百人,‘松岛’舰失去战斗力。两艘‘定远’级铁甲舰虽样式落后,舰龄老化,但在抵御外敌的海战中起到了砥柱作用。观战的英国‘中国舰队’司令评价:‘(日方)不能全扫乎华军者,则以有巍巍铁甲船两大艘也’,而‘镇远’舰上的外国顾问马吉芬也回忆到:‘我目睹之两铁甲舰,虽常为敌弹所掠,但两舰水兵迄未屈挠,奋斗到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