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苏场(第二辑):探秘历史遗物 第一部分 寻访甲午战争在日遗物纪行 6

萨苏1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1.html


由于已经灭火的靖远来远等舰和支持陆军登陆的平远等舰赶回助战,日军被迫率先退出战场,“聚歼清舰于黄海”的作战目标没有实现。定远舰最终毁灭了,但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军中依然有一首军歌长期传唱,题目就叫做《定远还没有沉吗?》


从太宰府旅游胜地天满宫的正门牌坊向南转,其实,只要走几百步就可以看到这座带着院子的小房子了。大多数人走过定远馆都会注意到它的大门,那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板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走进定远馆,几乎无处不可看到定远舰的影子,窗框上的支撑梁,赫然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桁,头部还套着军舰上用的系缆桩作为保护;钢制的护壁原是定远舰的船底板,依然带着斑斑藤壶寄生的痕迹;放置垃圾袋的廊下,外面配着用长艇划桨制作的护栏。只有极富中国传统风格的格子窗,显然不是来自定远军舰。经过鉴定,那本是丁公府的遗物。战败时,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就是在这里饮鸩自尽的。


小野隆介为何要建造这座定远馆,今天已经很难了解。定远馆在当地几乎没有人知道,也从未被置入日本政府开列的文物(文化保护财)中,即便其主人天满宫神社,也没有谁说得清它里面的部件属于定远舰的哪一部分。



因为这个原因,定远馆的维护十分荒疏。这座别墅的浴室和卫生间,本来是从定远舰上整体移来,浴室使用了定远舰弹药库的大门,坚固无比。但因为年久失修,这部分建筑已经在上个世纪末被拆毁重建,拆卸下的部件被作为垃圾处理;空调的缆线,就直接钉在依然带着黑色弹痕的舰材上面;一件被记为从原定远舰舰长室取出,很可能属于定远管带刘步蟾所用的办公桌,被送给了附近的光明禅寺,改制成放置香火钱的供桌。


当年,大约因为对这艘“东亚第一大舰”印象深刻,定远舰被带到日本而留下的遗物甚多,并不仅仅是定远馆。在长崎的观光胜地旧格拉巴宅邸公园中,存放着北洋水师定远舰的一具舵轮。宅邸当年的主人,英国人格拉巴是一个在明治维新中向日本各藩走私武器的商人,后娶了日本妻子而定居长崎。由于这份因缘,格拉巴与日本海军过从甚密,甲午战争中的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伊东佑亨因此将一具原属于定远舰的舵轮赠送给他作为纪念。格拉巴将这个巨大的舵轮改造为一个大咖啡桌,一直到他的儿子都在使用。


我们在考察中看到,这一舵轮的直径超过两米,由优秀的非洲柚木制作,至今依然闪着幽光。平放着的舵轮上下各有一片透明的玻璃板,构成咖啡桌的桌面,一根一点二米高的独脚支撑在舵轮的轴心,周围的舵柄恰好可以隔开不同的客人,体现了一种简明而优美的设计。在舵轮的轮心,环刻着“鹏程万里由之安 故清国军舰定远号舵机”的字样。海军史专家陈悦先生介绍,按照复原,格拉巴园的舵轮,在定远舰上共有三具,它们当时被串联放在甲板后部,被称为“人力舵轮”或“备用舵轮”,需要每具舵轮两侧各用一条大汉,六名水兵同心协力,在统一口令下操作,才能将其转动。定远舰平时航行,是用不到这个舵轮的,这艘七千余吨的巨舰,需要依靠水压机来操纵舵机。这三具舵轮用于当水压舵机被摧毁后的备份。从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三具舵轮,都有去向可查。其中一具,在黄海海战中被日舰炮弹命中击毁,已经不复存在;第二具,在定远舰沉没后,被日方缴获送到了靖国神社,如今下落不明;第三具,就是格拉巴公园中所存的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