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苏场(第二辑):探秘历史遗物 第一部分 寻访甲午战争在日遗物纪行 3

萨苏1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1.html


而真田山陆军墓地的清军官兵墓,采用了与日军官兵完全相同的方尖碑样式,这是日本习俗中曾英勇作战的军人专用的墓碑形式。他们的墓与日军官兵的墓相互间杂,几乎难以分辨。


只是,他们每个人的墓碑上,都有大约三十公分长一块斑白的痕迹,成为辨别他们的最主要特征。这白色的痕迹,原来是什么字,后来为何被凿去了?询问守墓人,情况似乎是这样的——碑上被凿去的是 “捕俘”二字。日本战败前此墓地归日本陆军管辖,里面除了中国战俘的墓地以外,还有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战俘的墓。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日德关系日渐融洽,当地的德国领事请求将德国士兵墓碑上“捕虏”样侮辱性的字样去掉。日方表示遵照办理,也考虑将清军战俘墓碑同样处理,但一直没有提上日程。日本战败,据说有一个中国将军来日本收集索还甲午战争时日军掠去的物品。墓地管理员连忙将清军官兵墓的情况造册上报。此时,因为担心“捕虏”这样侮辱性的字句引起中国方面的愤怒,故此火速将其凿去。不过,中国将军最终也没有来……


这件事听完让人不胜唏嘘。当时中国海军来日特使并非“将军”,而是一名叫做钟汉波的海军少校,他将日军掠夺走的定远,靖远两舰铁锚,锚链用同样在战争中曾被俘的飞星,隆顺两轮押送回国,是为中国海军一大盛举。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当时的政府行为,而是钟汉波自作主张,“利用”其身份私人所为。甚至,运回国内的定远,靖远的锚链,还被某些贪婪的部员当作废铁卖给了铁匠铺。至今留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的定远铁锚上仍有一条砸断的痕迹,就是盗卖者所为。


我们在墓碑间寻觅。一直有记载,这片墓地中埋葬有一名叫做李金福的中国士兵,但几次来,都没有找到他的墓。


然而,就和以前几次一样,这名“河盛军步兵卒李金福”,始终踪影不见。


其他几名中国官兵的墓,比较集中。这片墓地的分区,在整个墓地的最北边,而他们的墓,又大多是在这片墓区最北面的地方。


为何在最北面呢?我们想起来逃亡北海道数十年的山东劳工刘连仁讲的一段话——我们小时候,一直听说日本的北面和中国是连着的,所以逃出来就往北面跑……


也许,这些清军战俘在最后的时刻,依然希望能够离故国近一点吧。


我继续寻找,在我的视野里,是一座标有“清国刘汉中”的墓,其名字旁还刻有 “清军马队五品顶戴”的字样。他也是此地埋葬的清军官兵中,已知军职最高的一员。


五品马队统带,大体相当于骑兵营长。据守墓人提供的资料,清军军官刘汉中在战斗中负伤,为日军所俘,到大阪后,伤势加重。临死前,他似乎已知将不起,口中喃喃,似有所愿。日本医护不明所以,经找来其他懂日语的清军战俘,才明白他所说的是一条遗愿——“把我的官职刻在墓碑上”。


对于这一行字,我们曾有种种解读,或认为这名清军军官要表达自己尽忠职守,维护军人尊严的决心,或认为他因伤重死去时战争并未结束,对战胜后的荣光仍有期待。


然而,一位在日本工作多年的华人老编辑,却通过对档案材料的详细追索,找到了问题真正的答案。


原来,这位名叫刘汉中的清军军官,祖籍辽宁,家中世代务农,他是几代人中第一个拥有“官身”的。所以,他至死要把这份“荣耀”带入墓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