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苏场(第二辑):探秘历史遗物 第一部分 寻访甲午战争在日遗物纪行 1

萨苏1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1.html


引子


甲午,已经百十五年。北洋水师最大战舰定远号装甲板上赭红色的铁锈,依然在日本列岛的风雨中渐渐剥蚀。午后的阳光中,前来探访的萨苏把手放在这块已经被改成别墅大门的钢板上,试图测量它的厚度。忽然发现,它竟然是温暖的,仿佛一个人的体温。萨苏后来说:


“一瞬间,一种难言的情感,酸楚而温暖,就从心底涌出来。北洋水师官兵们用英语传递口令的声音,依稀在耳边回荡。


那是一种异常苍凉和悠远的感受。你触摸的,仿佛便是百年来封闭在其中定远号军舰的魂魄。


当然,我们知道,那或许是下午阳光的余温,让百年的遗骸仿佛有了生命的感觉,而一段文字忽然掠过了我的脑海——


以色列人过哭墙,匈奴过祁连山。


过之无有不哭也。”


定远号军舰两块布满弹痕的装甲板,今天依然保留在日本福冈太宰府的天满宫。


1895年4月17日,中国在甲午战争中战败,清政府被迫签订了中日《马关条约》,在那场战争中,被视为中国近代海军图腾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这支曾经拥有两艘装甲舰,十余艘巡洋舰,威震东亚的大舰队烟消云散,成为中国海军历史上的一大恨事。威海卫军港,从此也带有了土伦或斯卡帕弗洛的意味——那曾经是法国海军和德国大洋舰队的全军葬身之处。由于北洋水师战败后,一部分遗物被当时的日本军人或民间人士作为纪念品带回本国,至今,仍有不下百件甲午战争和北洋水师的遗物,残留在日本的土地上。


一个世纪的斑驳历史,给每一件遗物打上时光的烙印,但当我们走在他们面前,百年的历史,却仿佛只是一个闪回。


为此,我们在2010年7月到9月间与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中国海军史研究会、北洋水师旅游开发总公司、著名摄影师娄林伟先生合作,对在日的甲午—北洋水师遗物进行了两次考察,这也是北洋水师覆没之后,中国人首次在日进行此类考察活动。特别是9月16日至21日进行的第二次考察,获得了几位丰硕的成果。


我们去的第一个地点,却没有军舰上的遗物,而是一处墓地——位于大阪府玉造的真田山旧陆军墓地。


那里,六名在甲午战争中被俘的清军官兵,长眠在这块土地上已经一百余年了。


一 大阪:寻找清军战俘墓地


把我的官职刻在墓碑上


——清军骑兵军官刘汉中


考察的第一天早晨,忽然发现外面灰蒙蒙一片。连忙打开窗子,只见雨丝如注,大阪,竟是在一片烟雨之中。阴雨天从来不是摄影师喜欢的。难道这次的行动,一开始就要不顺利?


也就在这一瞬间,忽然想起中国海军史研究会会长陈悦先生的一段话——“我这些年有了经验,凡是和北洋水师有关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要下雨或者下雪的。”


是因为这支部队是海军,对水有着特别的钟爱?还是因为1895年2月7日,北洋水师,就是在大雪纷飞中,走到了弹尽粮绝的末路?


我们乘日本四通八达的轻轨列车到达玉造车站。从车站向西走不多远,一个小山上出现一座神社,里面供奉着日本战国时期的将军真田幸村。转过神社,后面草木掩映之下,赫然出现一片墓群,这便是真田山旧陆军墓地了。


真田山旧陆军墓地建于1871年,埋葬有1945年之前战争中死亡的日军官兵和民夫五千余人。2003年,在日的中国留学生杨海嘉最先发现该墓地内葬有清军战俘,从而揭开了这段不为人知的历史。根据日方记载,真田山陆军墓地内共葬有六名清军官兵,都是在双方交换战俘前因伤重或伤病而死在日本大阪陆军临时医院的,被就地葬在了这片土地上。最早的一人,埋葬于1894年11月,那时,中日两军依然在辽东平原上,为这场战争的胜负进行着激烈的较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