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给赵构平反之《宋高宗父母之仇终身不雪论》

fdnpifty 收藏 1 500
导读:金兵破辽之后, 兵已满万, 人强将猛, 非宋之所敌, 明矣。备责不能卧薪尝胆, 以雪父兄母后之仇, 则高宗何辞?若论李纲之忠言不听, 岳飞之丹诚不用, 设使谏行言听, 则必胜金兵于朱仙, 生还二帝于汴京, 朕实不信也。何也? 根本已久不固, 人心已久不一, 上无惯战之良将, 下无用命之士卒, 天下虽有勤王之名, 真伪莫测, 虚实难分。高宗久在金营, 孰强孰弱, 自有切见, 若使复仇雪耻, 再整江山, 实不能也, 势使之也。孟子曰: “寡众弱强不敌也。” 若论讲和之非, 我太祖高皇帝因祖之仇, 戊午起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金兵破辽之后, 兵已满万, 人强将猛, 非宋之所敌, 明矣。备责不能卧薪尝胆, 以雪父兄母后之仇, 则高宗何辞?若论李纲之忠言不听, 岳飞之丹诚不用, 设使谏行言听, 则必胜金兵于朱仙, 生还二帝于汴京, 朕实不信也。何也? 根本已久不固, 人心已久不一, 上无惯战之良将, 下无用命之士卒, 天下虽有勤王之名, 真伪莫测, 虚实难分。高宗久在金营, 孰强孰弱, 自有切见, 若使复仇雪耻, 再整江山, 实不能也, 势使之也。孟子曰: “寡众弱强不敌也。”


若论讲和之非, 我太祖高皇帝因祖之仇, 戊午起兵, 战必胜, 克必取, 所向无敌, 有往必成。神威圣武, 深仁厚泽, 犹念中国涂炭, 数次议和。明朝引南宋讲和之非, 始终不悟, 归罪兵部尚书陈新甲为秦桧, 弃市示众。发天下兵迎战, 如袁崇焕、毛文龙、洪承畴、祖大寿、唐通、吴三桂, 前后千余员, 凡出关者, 非死即降, 靡有孑遗。财赋因之已竭, 人心随而思乱。百万雄兵, 尽没东海, 亿兆穷民, 罹于边戍。元气尽伤于关东, 闯贼蜂起于陇西。贼至京师, 文武逃散, 无一死于难者, 岂非当日不主议和者乎?


偏安社稷, 犹存一线之脉络, 若为雪耻复仇, 同死于国难者, 尤不知于明末同乎? 异乎? 文天祥云: “社稷为重, 君为轻, 立君以存社稷, 存一日则尽臣子一日之责。”实千载忠君之语, 君与社稷并而为一也。使高宗匹夫之勇, 死而无悔, 不顾社稷, 以死雪仇, 又不知当时议论如何耶?



本文内容于 2011/5/30 14:06:07 被小编a10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