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别无选择

财新caing 收藏 0 172
导读:对内“贬值”与对外重组,是避免退出欧元区的惟一出路   [财新网](特派伦敦记者 倪伟峰)“希腊别无选择”(no way out),希腊经济金融部前政策顾问,雅典大学经济学教授斯托那拉斯(Yannis Stournaras)对财新记者表示。希腊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用了四年,而走出今天的困境,却远不止四年。   关键问题是,什么能够帮助希腊走出困境?困境之后,希腊靠什么来增长?   先来看这张图: 数据来源:《金融时报》   没错,窜升最高的就是希腊!2008

对内“贬值”与对外重组,是避免退出欧元区的惟一出路

[财新网](特派伦敦记者 倪伟峰)“希腊别无选择”(no way out),希腊经济金融部前政策顾问,雅典大学经济学教授斯托那拉斯(Yannis Stournaras)对财新记者表示。希腊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用了四年,而走出今天的困境,却远不止四年。


关键问题是,什么能够帮助希腊走出困境?困境之后,希腊靠什么来增长?


先来看这张图:






数据来源:《金融时报》




没错,窜升最高的就是希腊!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前,上述五国的十年期国债利率几乎相等。2007年5月16日,欧委会解除希腊的“过渡赤字程序”(EDP),并发布报告称,希腊在2006年预算赤字已经低于GDP的3%,在未来几年内会进一步降低。该报告还称,希腊高于GDP100%的债务“在希腊加入欧元区前就已经产生”。换言之,这只是历史问题罢了,不用太在意。


“但时代不同了。”牛津大学贝利奥学院经济学教授万恩斯(David Vines)周二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曾经风光无限的希腊,现在沦落到这个地步,让人在怪罪其政府的管理无能外,还要归罪于欧洲央行(ECB)优柔寡断且不负责任的“领导”。


直到去年夏天,欧洲央行还拍着胸脯对外界说,这只是流动性问题,ECB会确保希腊等国不违约。但现实是,2010年,希腊的公共债务就已经高达GDP的143%;而三年前被欧委会认定为“历史遗留问题”的这个数字还只有105%。预计到2012年,该数字将高达166%。与“金猪四国”中其他三个成员(葡萄牙、爱尔兰和西班牙)相比,这个数字简直惊人。


赤字余额占GDP比例(%)



2007

2010

2012


希腊

105

143

166


葡萄牙

68

93

107


西班牙

36

60

71


爱尔兰

25

96

118




众所周知,不管是瞬间债务重组还是离开欧元区都不可行,因为这样做很明显将给欧洲乃至整个全球经济带来巨大恐慌,一发不可收拾。


解决方法之一,可参照历史经验,如韩国在亚洲金融危机后通过货币贬值增强竞争力,此后若干年用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瞬间恢复。而对希腊而言,因为没有独立货币,因此只能通过内部贬值来实现。未来几年内,希腊需要大量减少国民工资(有学者认为30%-40%),减少公共开支,增加税收(2009年希腊税收仅占GDP的32%),且“速战速决”,以最短时间内恢复元气。一旦希腊竞争力走强,自然吸引更多外国直接投资。


但这还不够。希腊还要进行长期的软性重组,逐渐削减希腊的债务。这需要得到德、法等国的配合。德国与法国等国必须为过去不负责任的放贷行为买单,分担责任。


但这又谈何容易?拿德国而言,若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真这么答应了,那她将如何向德国纳税人和银行交代?德国媒体早就讽刺希腊人“什么都不干,只懂得白拿德国人的钱”。但默克尔同时也要知道,若希腊最终真“走投无路”了被逼违约,对德国而言,那是更大的损失。


希腊国内方面,亟需一位行事果断,且极具说服力的领导人,让希腊人知道这个国家面临多大的挑战及风险。这不是空洞的学术语言。因为希腊走到今天这一步,早已证明了其政坛的混乱与领导者的无能。有人戏言,若希腊下次议会选举中尚有三分之一留任,则可预言,希腊必将再有一场危机。


从一年前的“悬崖边的希腊”,到今天“别无选择的希腊”,才一年光景,希腊再次重回了人们的视线。这一次,人们不只是担忧,而是无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