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军政主官 65

春予曙阳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URL] 军政主官 65 战机发出的巨大轰鸣声,已渐渐远去了,飞机也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张为民走到卢惠霞和陈淑芳跟前问:“两位看出点什么名堂吗?” 陈淑芳说:“此刻我的心情很激动,我终于看到战斗机了!” 卢惠霞说:“我现在跟她的心情一样,你们当兵的真了不起。” “就这么满足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军政主官 65


战机发出的巨大轰鸣声,已渐渐远去了,飞机也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张为民走到卢惠霞和陈淑芳跟前问:“两位看出点什么名堂吗?”

陈淑芳说:“此刻我的心情很激动,我终于看到战斗机了!”

卢惠霞说:“我现在跟她的心情一样,你们当兵的真了不起。”

“就这么满足了?没别的?”

冯元平说:“我看腾飞起来的飞机,怎么像一把扇子一样,一飘就上去了。”

“你真不愧是一个‘枝丫树’,一下子就看出点道道来,是啊,飞机是迎着顶风起飞的,像蒲扇一样,风一下子把飞机抬起来吹到了它要去的高度上。”

“谢久智,你看出了什么?”

“张同志,我此刻的心情,跟你讲的两个小丫头的想法一样,只有激动,没看到别的什么。”

“哟!你也装起大来了?那你应该比‘枝丫树’更智慧才行啦,怎么反倒和我们小丫头是一样的水平呀?你这样的能力可是不怎么样啊,跟流鼻涕的孩子的水平差不了多少!”卢惠霞挖苦道。

“就是嘛!”陈淑芳也说。

头顶上,四架飞机从机场上空穿梭而过,带着一阵阵长啸,很快地一架架飞机尾随着转了一个半圆的大圈后,从知青们侧面头顶上下滑,飞机就在他们眼前徐徐降落,飞机上的编号,飞行员的头盔,都看得清清楚楚。

在回营房的路上,卢惠霞把张为民叫道一边说,“张同志,我收回同你说过的话,过去我只看到了家乡困难和落后的一面,通过这一年多的工作,我的眼界开阔了,困难是可以克服可以改变的。我和这批知青生活在一起,也长了不少见识,虽然我现在是个妇联主任,但我在按你的要求学习赤脚医生,妇联主任总不能干一辈子,我想为我的家乡多做一些工作。只是我没有改变的是,我不会嫁给父母为我做主定下的那个男人,现在父母也依我了,他们也说不知道那个男人头脑有疾病。”

“卢惠霞,你真的是有了很大的进步,我真为你高兴,从你这一变化中,让我看到了新农村真的在变样,你最大的变化是思想上的改变,我尊重你的选择。”

卢惠霞把走在前面的陈淑芳大声叫住:“你看这是一味什么药材?”陈淑芳折了回来,卢惠霞已经下到河边的坡地下面去了,越走越远。

张为民问:“她在说什么药材啊?”

“莫不是她有意把时间留给你和我,她想叫我们说说话!”

“这丫头可真不简单啦!还做得真像是那么一回事,我还以为是真的呢?”

“你好吗?”

“我觉得我不如你好,你都成了全县的知青典型了,在大会上交流经验,还受到了表彰,多了不起啊,可我还没有搞出一个眉目来。”

“技术兵种的工作比我们知青的工作难度大得多,我算什么?”

“我决定留部队了,为的是拼搏一回,我热爱军队生活,热爱我的兵种,只有从理论上完全掌握了手中的武器,了解了兵器理论,才有可能在技术兵种站稳脚跟,为祖国和人民站好岗放好哨。我的决心是随着兵器理论的掌握而增加的……”

“听你这么一说,让我也看到了希望。”

“你的话,不能不时常在我耳边响起,我能被你这样好的姑娘喜欢,也是我的荣幸,可是我现在还是一个战士,战士在驻地周围是不能谈恋爱的,我虽然希望留队,但不一定成功,所以我要谢谢你的好意,可千万别耽误了你的前程。”

“我对我的前途充满了信心啊!”

“只是我感觉不出前面到底是什么样的。你比我强,多才多艺,人又漂亮,你是很有诱惑力的哟。”

“是真的吗?你可是第一次这样毫无保留的夸我啊!这真是太让我高兴了!还记得吗?在东峰山我们慰问演出完了以后,你也夸过我一次,那次你夸我的话比这次还多,可惜那次你的说法是有保留的,没有让我像今天这样高兴。”陈淑芳笑着说。

张为民也高兴地说:“看来你是一直在惋惜那个说法啦。”

“是啊!”

下课的哨音响了,我在叫:“要开饭了,张为民,你们在干什么啦?”

“妇联主任在挖药材呢!”他说完,又对卢惠霞说“快上来吧,要开饭了。”

陈淑芳转了一个话题:“副指导员在家吗?”

“在呀,你吃饭的时间就可以见到他,有事吗?”

“就是他和我表姐的那事,我想问问他,他是怎么打算的。”

卢惠霞带着几株连根拔起的药材走回来,她边走边说:“我回去就把它栽上。”

“你都快成药材迷了!”张为民说。

“这也是你张同志要求我这样做的呀!我还真学到了不少知识,我自己的价值也体现出来了,还能为别人解除病痛,我现在真想读中医了,要是有机会上学读书就好了。”

张为民一把将卢惠霞拉起来,三个人回到连部。

大家都在讨论卢惠霞采的药材,“这倒底是什么药啊?”

“这是一味解蛇毒的药,我上次听张同志讲,我们大队有一个农民被蛇咬伤了,农民不懂药,没有及时医治,抬到东峰山张同志的连队时,连里的军医也没有药,汽车又不在连里,军医只能跟这个农民作了伤口处理,叫农民抬到县城去治,后来,这个农民的脚因耽误的时间过长,加上用绳子阻止蛇毒过久,脚给锯掉了。张同志告诉了我这件事,劝我学中医中药。从那时起,我就注意治蛇的药了。这个药,叶子不知怎么这么少了?我还有点辨别不清楚,连根拔起来,是想回去种种看看,不知效果怎么样?”

“看来,卢惠霞来看指导员的收获最大。”谢久智说。

“你敢说你来看指导员没有收获?”卢惠霞有意同他抬杠。

“我是说我有一个收获,你却有两个收获。”

开饭的哨音响了,我说:“走,吃饭去。”

送走了知青后,连里发展了一批共青团员,这是连队来涂坊后的第二批发展共青团员了。这批团员中有叶英炽、韩曙光、韩文郎等六七个同志。在成为共青团员的第二天,韩曙光、叶英炽就向连队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他们要在新的起点上,接受党支部的考验,争取用实际行动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

在最近召开的一次连队党支部会议上,班长常儒焕被大会一致通过选为战士支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