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三藩事件其实不过是吴三桂一藩VS玄烨

汉武大帝国 收藏 0 10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清史学家常说康熙(玄烨)如何英明神武,其所列武功之一就是所谓的平定三藩之乱。三藩事件,仔细一分析实际却只是吴三桂一人独抗清军。另外两藩的尚之信是个骑墙中间派,精神上是大力支持,行动上却是屁影没有,直到吴三桂病死,他都没出广东一步,尽在自己的那一分三亩地里晃悠了。

福建的耿精忠倒是有觉悟,一心想反清,也祭了旗誓师北伐,无奈台湾郑经吃了火药似的跟他较上,一昧的在福建拖他后腿。耿精忠前头要抗击清军,后面要应付郑经,兵力本就最弱,顾得了头顾不了尾,以致于清廷根本不将他放在眼中,只让浙江的几千绿营兵应付他。郑经却比清廷更加重视耿精忠,手下数万大军齐赴福建,最终的结果是耿精忠被台湾的“大明军队”活生生拖垮。每当看到这段史料,都有一种错觉,这郑经莫非是清廷的内应不成,要不然何以不顾大局,愣是不打清军,而专打反清的耿精忠呢?当时他若是派水师北上,学父亲郑成功在南京捣蛋也好,北上天津也好,随便他怎么做,都有可能是压死清廷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就没了所谓的康熙剩事了。可惜,此人见识太少,对于这个实在让人想不通的历史事实,个人只能将原因归结于郑家海盗基因的影响。

海盗嘛,只顾自己小团体利益,不顾大局,当年郑成功不也是窝里斗,跟郑彩拼个你死我活,最后被清军捡个便宜,无可奈何才想到从荷兰人手中抢过台湾作为立足之地嘛;其后更是将海盗保存实力的性格发扬光大,在长江上演了一场活闹剧,让原本江南可以全部重归大明治下的局面彻底断送,更是对李定国、张煌言等反清势力不予援手,只顾自家利益,最终致各路反清势力全部失败。父亲有先例,儿子自然也不会不效仿,真是可悲可叹,死后却是名垂千古,若是李定国九泉有知,当笑世人不知史。

尚之信在康熙十五年广州危急之时发兵围困其父尚可喜的府邸,之后响应吴三桂起事。不过他的反正之心不坚决,没几个月又后悔,重新归附清廷。时康熙正被吴三桂搞得焦头额,对于远在广东的尚之信也是没辙,便当其先前响应吴三桂的举动没有发生,让其袭了尚可喜的王位,继续镇守广东。康熙十七年时,因前线战事吃紧,清军有点难以招架,康熙便诏命尚之信出兵往救宜章、郴州、永兴,从背后打击吴三桂。不过尚之信也算讲义气,虽然没起兵随吴三桂一起北上,但让他捅吴三桂刀子自然也不干。找了一大堆理由托词不赴,采取观望态度,谁胜他就跟谁混。不过这种骑墙中间派显然是不为康熙所容的,打败吴军之后,康熙便下令将尚之信缚送北京。尚之信不是傻子,当然明白康熙要他到北京干什么。无奈广东的军政官员铁了心的要拿他脑袋请功了,尚之信只好乖乖的到了北京,随即就被赐死,结束了他倒霉的墙头草生涯。——可见尚之信连垂死挣扎的勇气都没有,如果他肯垂死挣扎至少可以拉几个大清贵族或者八旗将领陪葬,这样也许后人评价他的时候还能高一些,搏一个凶悍的名称。将尚之信列为三藩之乱之一,倒真是太抬举他了,估计是康熙为了显示自己英明神武,才授意史官将尚之信也作为一大乱军给列了进去吧。因为,三藩之乱听上去肯定要比一藩、两藩吓人得多。因此,后来吴军被俘官兵被押到关外做奴隶(这些人被榨干最后一滴血后全部食物不足+长期苦力劳动+天寒地冻无而死)的时候普遍对尚之信被俘的人马没有好感。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