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九章 战略防御 第七节“用这种战法,李奇微至少要用二十年光景才能打到鸭绿江边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9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第七节 “用这种战法,李奇微至少要用二十年光景才能打到鸭绿江边” “喀秋莎”,是苏联民间传说中一个美丽姑娘的名字。 作战科长余震爬上“老秃山”阵地,划了一块一平方尺的地方,竟从中捡出大小弹片二百八十七块! “用这种战法,李奇微至少要二十年光景才能打到鸭绿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七节 “用这种战法,李奇微至少要用二十年光景才能打到鸭绿江边”


“喀秋莎”,是苏联民间传说中一个美丽姑娘的名字。

作战科长余震爬上“老秃山”阵地,划了一块一平方尺的地方,竟从中捡出大小弹片二百八十七块!

“用这种战法,李奇微至少要二十年光景才能打到鸭绿江边。”

在世界头号强国的重压之下,新中国就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反而越战越强!


战场上打得无可奈何,最后只得到了一个美国佬所谓“悲壮的”结果。现在,美国人又想和谈了。9月6日,李奇微致信中朝方面,要求改变谈判地点。

中朝方没有理他。

不过人家乖巧的美国人也有美国人的办法。

开城谈判以来,“联合国军”曾多次派飞机骚扰、轰炸、扫射中朝方谈判代表驻地,中朝方曾多次提出抗议,“联合国军”方面要么矢口抵赖,要么不理不睬,态度极为傲慢。

1951年9月10日,“血染岭”血战正酣,“联合国军”的夏季攻势打得正不顺手时,一架美军飞机违反协议飞临开城中立地区轰炸扫射。不过这次他没动中朝谈判代表团的驻地,却扫射了满月里附近的几幢民房。这就是所谓的“满月里”事件。

中朝方面照例提出了抗议。当双方联络官在扫射现场勘察时,中朝方的张春山上校指着弹痕说:“人证、物证俱在,你方违反协议的事实不是很清楚了吗?”

美方戴罗陆军上校拿着皮尺装模做样地量来量去:“还不能肯定,我没有看见是我们的飞机。”

可天下的事情偏偏就有那么巧,戴罗上校的话音刚落,巨大的飞机轰鸣声传了过来,一个美军轰炸机、战斗机混合编队再次飞临中立区上空。其中一架一抖翅膀,哒哒哒地扫射了一梭子。人们都伏在地上躲避扫射。戴罗趴在地上骂了一句粗话:“狗娘养的,真丢脸!”

飞机飞走了,中朝联络官手指着天上的飞机,用嘲笑的眼光看着戴罗,揶揄道:“上校现在怎么说?你自己的生命都受到了威胁。”

戴罗无言以对,尴尬万分。

次日,美方首席代表乔伊正式致函中朝方首席代表南日,“郑重其事地”声明这是“联合国军”飞机的“误炸”,并对此表示遗憾,提议双方联络官恢复会晤。美国人这可真是老公牛下蛋 ——十分稀罕了。

谈判老手李克农明白,他们是想恢复谈判!又晾了美国人几天之后,9月17日,李奇微又主动致信金日成、彭德怀,再次对满月里“误炸”事件承担责任,并表示道歉。

美方代表的态度是战场形势的晴雨表。当美国人不需要谈判时,他们会像麦克阿瑟一样,把太阳说成是方形的;而当战场上拿不到他们想得到的东西,他们又想谈判时,方形的太阳就又变圆了!

为了世界和平,也为了中朝人民的利益,9月18日,金日成、彭德怀联名致函李奇微,建议恢复开城谈判:


“鉴于你方已经对最近一次联合国军破坏开城中立区的事件表示遗憾,并愿对于开城中立区协议的破坏持负责态度,因此,为了不使上述那些未了事件继续妨碍双方谈判的进行,我们建议:你我双方代表应即恢复在开城的停战谈判。”


9月19日,杜鲁门在华盛顿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发表声明,表示“愿尽一切努力促使朝鲜冲突获得和平解决”。

但到了谈判桌上,美国人却又想再较量一番了。几天后,李奇微忽然又来一信,不但对以往历次事件推卸责任,而且将拖延谈判的责任推给中朝方面,最后还要求更换谈判地址。

原来,美国人的夏季攻势只落了个死伤累累,美国政府内部的鹰派们实在是心有不甘。李奇微和美国军界高层研究后竟一致认为,夏季攻势失败的结果不是双方军事力量的正常对比,只是美军自己犯了有限攻击正面和攻击兵力过死这种战术上的错误才招致失败。如果改变战术,发动大规模的进攻,拥有优良武器装备的美军肯定能赢得美国人想要的结果。

9月24日,双方联络官在板门店会晤。美国人既然心存不善,会谈又能谈出什么结果来呢?会谈很快又陷入了僵局。

再说中朝方面。

李克农部长的身体状况本来就很差,加上这段时间工作过度,一天忽然心脏病突发,倒在地上差点送命,幸亏医生有经验,往他嘴里塞了一片急救药,让人不要动他,在原地躺了一个多小时才救过来。李克农不愿向中央汇报此事,但代表团还是向周恩来做了汇报。

周恩来急派伍修权将军来到朝鲜前线接替李克农。伍修权到来以后,李克农却以“临阵不换将”为由留在开城坚持工作。

不多久,李克农收到国内来信,说家里添丁了,李克农做爷爷了!南日大将特来祝贺,李克农笑眯眯地请南日给尚未见面的孙子起个名字,南日将军略做思索,说道:“我们舌战在开城,就叫开城怎么样?”李克农笑道:“好!这名字有意义,就叫开城!”

消息传到北京,李克农家人也十分高兴,他们盼望谈判早日成功,李克农也早日凯旋归国,就把“开”字改为了“凯”字,取其谐音,一语双关。

对于美国人态度上的反复无常,李克农是这样评论的:

“这次谈判不是胜利者同失败者的谈判,平心静气地讲,只是战场上打了个平手的谈判。可是,对于这个特点,对方是不肯承认的。他们是世界头号强国,总放不下架子,拉不下脸面;而我们是刚刚取得了胜利的人民,谁想要压倒我们也是不可能的。他要压倒你,你又不服压,这就势必造成了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从对方来讲,他在打的时候想到谈,谈起来达不到目的又想打,打不出名堂来再来谈,谈起来又想拖,总不能痛痛快快地达成协议就是了。所以我们的同志切不可急躁,急也没有用。”

果如李克农所言,从9月29日开始,“联合国军”的秋季攻势开始了。

敌人采取“逐次进攻,逐步推进”的战法,首先从西线发动了进攻。其进攻矛头主要指向天德山、夜月山、安峡及高旺山、朔宁两个方向。

天德山、夜月山处于铁原以西的要冲,位置非常重要。防守天德山的是以善打防御战而著称的47军。在解放战争的辽沈战役中,就是这个军死守黑山、大虎山,致使国民党军精锐廖耀湘兵团五个军十万人全部被歼灭。

“联合国军”进攻的部队是美骑兵第1师,美第5骑兵团的第一次冲击波全部葬身于中国军队的炮火和步兵的手榴弹之下,竟无一人生还。中国军队居然和美军打起了炮兵对战!美军战史中是这样记载的:


“中国炮兵像这样有组织地进行射击,还是战争以来的第一次。中国炮兵为了阻止接近的集中射击和为了粉碎冲击的拦阻射击就不用说了,此外甚至还实施了从来没有过的炮兵对炮兵的炮战,这使得美国炮兵很为惊慌。这是中国炮兵从未有过的战法。”


残酷的战斗持续进行了三天三夜。第四天,天德山阵地处于危急之中,这时,47军左翼的42军用炮火支援了47军,42军的军官在回忆录中这样描述道:


“第四天,我126师集中四个团又两个营的炮兵,用炮火支援天德山我军阵地,结果打得敌人满山乱跑、乱滚,尸横遍野,余敌逃回铁原……敌人的汽车、直升飞机在龙江大川像捡土豆一样,捡他们的尸体和伤号……”


“喀秋莎”,是苏联民间传说中一个美丽姑娘的名字。二次大战中,苏联人发明了一种威力巨大的火箭炮,为了讨苏联大兵们的欢心,斯大林下令将这种火箭炮命名为“喀秋莎”火箭炮。

一辆“喀秋莎”炮车通常联装十二枚火箭炮弹,数秒钟之内即可发射完毕。一个团有一百多辆炮车,一次齐射就是一千多枚火箭弹,其威力之强大可想而知。在朝鲜战场上,中国士兵们兴奋地称她为“炮兵之王”,而美军士兵们在尝过了“喀秋莎”唱歌的滋味儿后,则恐惧地将她称之为“金日成的大嗓门”,也有人称其为“斯大林管风琴”。“喀秋莎”火箭炮部队在朝鲜的车号是“84”号,后来在行军中,中国士兵们一见到车号为“84”号的车辆就主动让路!

在强大的空中和地面火力支援下,美骑1师步兵再次疯狂地扑向天德山,47军阵地岌岌可危。这时,我军从后方赶来的“喀秋莎”发言了!一阵排射过后,中国军队战史记载:


“敌集结位置打成了一片火海,活像钢厂刚出炉的铁水,灌满了山沟、平地,顷刻间,敌人化成了骨灰和烤肉……”


47军司令部里一片欢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