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我

童粱 收藏 0 138
导读:一定有一本这样的册子,泛黄的纸上写着密密麻麻的祝福,附着一两张荡漾着笑脸的照片。躺在抽屉或者柜子的最深处,潮湿的扉页落满细细的尘埃。 一定有一个这样的姑娘,很多年以前写了一封傻傻的信,里面用青涩的正楷抄了一首席慕容的诗。或者半夜坐在厕所的地上讲从外公那里听来的鬼故事,然后把自己吓得钻进别人的被窝。 它,她都曾同我们并肩走在成长的路上,所经之地,沿途开满了鲜艳的勿忘我。一起笑,一起哭,一起吃泡面,啃雪糕,然后扯着嗓子唱歌。后来遇到岔路口,迷迷糊糊就散了。只在思念的眼泪中留下泛黄的,温暖的记忆。时间把那样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定有一本这样的册子,泛黄的纸上写着密密麻麻的祝福,附着一两张荡漾着笑脸的照片。躺在抽屉或者柜子的最深处,潮湿的扉页落满细细的尘埃。

一定有一个这样的姑娘,很多年以前写了一封傻傻的信,里面用青涩的正楷抄了一首席慕容的诗。或者半夜坐在厕所的地上讲从外公那里听来的鬼故事,然后把自己吓得钻进别人的被窝。

它,她都曾同我们并肩走在成长的路上,所经之地,沿途开满了鲜艳的勿忘我。一起笑,一起哭,一起吃泡面,啃雪糕,然后扯着嗓子唱歌。后来遇到岔路口,迷迷糊糊就散了。只在思念的眼泪中留下泛黄的,温暖的记忆。时间把那样的日子剪成碎片,不深不浅地插在心里,即使多年不提,也永远不会淡去。

分别后,电话那边偶尔会有一个熟悉又略带陌生的声音在说,不是我们不再互相牵挂,只是人生的每一次转角,我们都选择了相反的方向。随后就是一阵无赖的叹息或是哽咽。我又何尝不在为此悲伤,只是电话捕捉不到眼泪的流淌。我思念的泪水,都默默渗进泥土,滋养着沿路的勿忘我,凝结成每日破晓时的露珠。

谁的梦里还有多年前那两个挎着小布包的女孩?而我的那些花,依然在沿途怒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