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教授遭提出遭遇性侵犯女性应主动递上避孕套!

yslhsl 收藏 2 1238
导读: 华中师大性学彭晓辉日前在南京师大的一次性学讲座中,语惊四座地提出了一个观点:“遭遇性侵犯女性应主动递上避孕套”,因为,“及时递上避孕套,那是保护女性免受艾滋病等性传播疾病的最后一道屏障。”(《扬子晚报》5月12日) 心理学研究表明,当罪犯侵犯的是一个胆小、没有社交经验、惊慌失措的女子,他不但会肆无忌惮地对女人实施性强暴,而且女人的惊恐万状更能刺激他的欲望;而当罪犯侵犯的是一个从容镇静的女人,他不但不敢对你轻举妄动,而且女人的大义凛然之气还可以遏制他的性欲望。换句话说,“强暴递套”也不等




华中师大性学彭晓辉日前在南京师大的一次性学讲座中,语惊四座地提出了一个观点:“遭遇性侵犯女性应主动递上避孕套”,因为,“及时递上避孕套,那是保护女性免受艾滋病等性传播疾病的最后一道屏障。”(《扬子晚报》5月12日)


心理学研究表明,当罪犯侵犯的是一个胆小、没有社交经验、惊慌失措的女子,他不但会肆无忌惮地对女人实施性强暴,而且女人的惊恐万状更能刺激他的欲望;而当罪犯侵犯的是一个从容镇静的女人,他不但不敢对你轻举妄动,而且女人的大义凛然之气还可以遏制他的性欲望。换句话说,“强暴递套”也不等于女性不反抗或者被强暴,从容不迫地递套,已经成功地从心理、氛围等等方面破坏了罪犯实施性强暴的方寸。所以,如果你实在不能理解“强暴递套论”,可以看看《比贞操更宝贵的是爱和生命》这篇文章吧。


比贞操更宝贵的是爱和生命


在BBS上乱逛,发现一个帖子,《只有女性应该注意的几件事》,文章不很长,说的都是女性在公众场合防止被侵害的方法。逐一往下看,有一条这样写:“随时准备安全套在身上,遇到歹徒时请求对方使用。”我的目光盯在这条上足足10分钟,反反复复地读了好几遍,我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与几位女友吃饭,我问大家:“如果你们被色狼非礼,你会怎么做?”大家的回答不外乎是“逃跑”、“反抗”,甚至情绪激昂地回答:“誓死不从!”我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们有没有想过给他一个安全套,把自己的危险性降到最小?”我话音一落,大家都停止动筷,表情惊愕地看着我说:“你没病吧?”


上大学时曾听老师讲,过去,女子在河边洗衣服,如果撩起袖子的胳膊被男人看到了,她便会将那支胳膊砍掉。那时的我觉得这样的女性实在是太自尊自爱了。若干年后,我才发现那些中国妇女其实并不伟大,相反却十分愚昧无知,她们是贞操观的牺牲品。


中国古代有为妇女立贞节牌坊的传统,据说是死了丈夫,而独自守寡一生的妇女才能得到此牌坊,象征从一而终。现代虽已没有贞节牌坊,但贞操观却已经根深蒂固在一些人的脑中。随便上一个网络论坛都能看到有人大发感慨,“处女情结”是中国男人心中最敏感的神经,如果不是处女,任你温柔无限对方也总有说不出的遗憾。


对于女性来说,如果遭遇性侵犯是很痛苦且很无奈的。痛苦是因为这件事对自己的身心造成了伤害,无奈是因为尽管有万分的不情愿可是自己却无力还手和脱身。在这种状况下,硬碰硬实在是下下策,甚至可能丢掉性命。既然无力还击,何不想想办法,把对自己的伤害力求减到最小程度?与异性发生了性关系,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怀孕或者疾病,我们掏出安全套请求对方使用,让自己被伤害的程度降到最低,这不是妥协,更不是合作,而是我们保护自己和爱护自己的一种迫不得已的方式。之后我们再报警请求法律的援助,给歹徙以法律制裁。


还想对男人们说,如果你的女友或妻子不幸遭遇侵犯,请去关爱并帮助她解除心理及生理上的痛楚,而不是进行语言和行为上的鄙视。


写这篇文章时我问小新:“如果我某天遇到了色狼,他欲对我施暴,你希望我怎样做?”小新想也没想就回答:“听他的话,然后回家。”“为什么?”“只要你安全回来,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其他的都可以重来。”我没动声色,但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哭,还想大声对小新说“我爱你”。我知道,失去的贞操是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但还有比贞操更加宝贵的东西,那就是生命和爱。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