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着名学者阮仪三在羊城讲坛上,痛批广州对历史文化遗存保护不力,某些方面还带了坏头。同时也痛陈中国历史文化遗存保护乱象百出。(见2011年5月30日新华网)


应该说,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涌现了《史记》般的故里、成就了灿若群星的古人、记录了史诗永恒的“古董”文化……它们的辉煌超越时空,它们的力量产生着重大而深远的历史影响和现实意义,从这层意义上讲,故里、古人、古董不仅属于中国,更属于全世界。然而,近几年来,各地展开了故里之争、古人之夺、古董之造……


-

笔者以为,故里也好,古人也罢,古董也是,它们并非来无踪去无影的或“古影”或“孤魂”或“野鬼”……它们有思想、有生命、有故事……或是文史工作、或是文史研究、或是文史开发,都必须尊重历史、尊重客观、尊重现实,一切都要实事求是,凡是与“古代”有关的或事或人或物,都不得允许我们后人随意篡改、虚构、捏造,甚至造假。这不仅是“古代”的“悲哀”,更是“现代”的“杯具”。


敢问,“古董造假热”哄谁开心骗谁埋单?自讨没趣!“古董造假”故人不认账活人不卖单,自认活该!“古董造假热”或自欺欺人或掩耳盗铃,自制“杯具”!


诚然,学者痛批的“全国都在造假古董”暴露出了多地文化保护乱象百出的“杯具”。比如广州创造的三元里之“迁移性保护”实属混账创造;西湖与世遗如何还原与重建,如今我们看到的却是“西湖看高楼,全是癞蛤蟆!”甘肃临洮和康乐、陕西米脂、山西忻州三省四地争夺“貂蝉故里”历时多年属于劳民伤财之闹剧;河南南阳、湖北襄樊(古襄阳所在地)和山东临沂三地掀起的“诸葛亮躬耕地”之争论;在“名人故里争夺战”中,连神话人物也无法幸免,湖北随州、陕西宝鸡、山西高平以及湖南株洲炎陵县和会同县提出了“炎帝故里”的归属之争……为了吸引眼球、出奇制胜,一些省市甚至投资制造文化“假古董”、仿古和人工文化景观。让人啼笑皆非之后,剩下的只有某些地方争夺故里、故都、故址的无奈;让人贻笑大方之余,无不折射出某些城市文化遗产保护的功利之心。


特别是近几年来,“名人故里”纷争从炎帝、尧帝、舜帝,到老子,再到诸葛亮、李白、曹雪芹,乃至文学作品中的孙悟空等,都引起了诸多城市之间的争抢。有的多省市为争抢某个文化旅游资源,不仅煞费苦心,还劳民伤财。他们在争抢某一资源的同时,不惜代价,纷纷大兴土木,其“不破楼兰终不还”的雄心抱负昭然若揭。这其中,自然也暴露出政府部门充当旅游文化资源造假的“客体”,进而涉嫌以伪史实欺骗后人,其实,这不仅自取其辱,还将遭世人耻笑。


应该说,“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原本没有错,错就错在“名人故里”争夺下利益驱动中的资源经济博弈乱象。显然,我们所说野史的那种虚无“逻辑”向来是与实事求是的辩证思想形同陌路的,而以“虚无主义”思想构建而成的资源和产业,最终也都将化为人世的云烟和历史的泡影。而政府部门的“争夺古董”之举非但是百姓之福,还是我国文化遗产之祸,更严重地违背了科学发展的价值观和方法论。


综上,保留和还原文化遗产和遗址很重要的标准:一是原真性不可丢,二是整体性不可失,三是唯一性必须守,四是可持续性。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文化发展,都要严格遵循科学发展观。这就要求各级政府及其官员,本着尊重科学、实事求是、脚踏实地的精神原则。那种利用野史,好大喜功、好大争功地打着欺骗的幌子混政绩的歪思想,最终导致的结果不仅仅是劳民伤财,而且也更会导致政府公信力在一定程度上的削减和失衡。


“古董造假热”说好听点是争夺祖宗灵位,说不好听点是否认祖宗和不认祖宗,不仅有失故人“脸面”,更有失现代人“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