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五卷 狼行成双 第四十九章 合谋(二)

禹至恩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URL] 胜男突然想到了什么,担心地问:“哥哥,换人的事,若叫日本人识破,他们必定不会善罢甘休,那黑鹰帮,岂不又将遭到灭顶之灾?” 宗泽却神秘地一笑:“放心,武田藤不会让人识破的。明日行刑过后,世界上就再不会有雷崇九这个人了。” “为什么?你究竟同他达成了什么协议?”胜男不相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胜男突然想到了什么,担心地问:“哥哥,换人的事,若叫日本人识破,他们必定不会善罢甘休,那黑鹰帮,岂不又将遭到灭顶之灾?”

宗泽却神秘地一笑:“放心,武田藤不会让人识破的。明日行刑过后,世界上就再不会有雷崇九这个人了。”

“为什么?你究竟同他达成了什么协议?”胜男不相信这个日本人会如此好心再次相助,她唯恐宗泽拿出自己的性命相换,不禁紧张万分。

宗泽便将那日与武田藤会面的经过详细道来。

原来,当日宗泽失控之下,揪住武田藤的衣领威胁他放人,却不料自己此举却给了武田藤一个极大的启示。宗泽面色虽严厉,手上的劲道却并不有力。武田藤知他重伤未愈,并未将此威胁放在眼中。虽然自己曾是他的手下败将,但如今这种情形之下,宗泽根本奈何不了他。

武田藤志本不在雷崇九。上面已经下令,雷崇九若不降,格杀勿论。小小山贼,死则死矣,何足挂齿?他的目标,只在洪宗泽。当日他被调来东北时,上方已明言相告,中日一战势在必行,且为期不远。东北全境各处东北军的驻扎营地,均安排了特殊人员前去瓦解分化或者腐蚀拉拢各驻军将领,以求将武力威胁减小到最低限度。除少数人态度强硬,其余人等均表现出沉默。沉默,对日方来说,便是意味着妥协。

初来克山县城时,武田藤已听说宗泽上山劝降土匪的事,这倒叫他多少对这群土匪有些介怀了。他们若当真归入了东北军的编制,倒是一支颇有战斗力的队伍。他立即遣人上山,想赶在宗泽之前收买人心;却不料这些特务不知死活,竟然敢开枪欲至洪宗泽于死地。洪宗泽现在贵为东北军高级将领,他若有个三长两短,岂不落人口食。他急忙派了心腹前去营救,却不想在县城大门与“雷崇九”和洪宗泽撞了个正着。这两名手下欲一石二鸟,略施小计,便引得“雷崇九”落网,而宗泽也即刻被送往医院得到了良好的救治。

就在这时,他又收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少帅对洪宗泽的所做所为大为恼火,不但没有嘉奖,反而撤了他的职,这样的结局,武田藤倒有些看不懂了。

经过反复思量,他认定洪宗泽被撤,只不过是暂时性的退避。少帅的意思亦很明确,他不希望日方找到任何一点借口做为侵略的理由。将来一旦双方开火,他相信洪宗泽一定会官复原职,成为战场上的劲敌。他决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见他沉默不语,宗泽疾言厉色地道:“你们同一个女人费尽心思周旋了三年,居然奈何不了她!你们不是一向自诩所向无敌吗?哼,这件事若叫天下人知道,只会鼓舞更多的中国人同你们抗争到底!”

武田藤缓了缓神,对宗泽道:“洪先生不必动怒。你们中国人不是常说,凡事好商量么。现在雷崇九,不,应该是洪夫人,既然落在我手中,我自然有权决定她的生死。要她死很简单,要她活,其实也不难。除非,洪先生能答应我一件事。”

“你还想同我讲条件?”宗泽厉声喝问,手上重重使劲,武田藤险些窒息。

想不到宗泽在重伤之下,仍然存有七分功力,武田藤顿时不敢小觑。他喘着粗气道:“洪先生,我已经讲过,雷崇九不降,只有死路一条!他若不死,我无法向上面交待。你若肯答应我这件事,我一定会助洪夫人逃出生天!否则,就算是死,我也不能放走她!”

胜男如今下落不明,若没有武田的帮助,想要救她,的确不易。宗泽缓了口气,昂然反问:“好,你说,是什么事?”

武田藤从容地道:“从今往后,无论发生什么变故,洪先生都不能再入行伍!”

宗泽不觉心中一凛。这话的背后,似乎已在暗示着战争的到来。他猛然想起了严如芳临死前的一番说话。那时,他本想冒死营救她的,可她却不愿他受到牵连。她说:“洪大哥,你记住,效忠国家,不一定要征战沙场,为国捐躯;其实,活出自己的骨气和勇气,亦是对国家最大的忠诚。活下去比牺牲更为重要。我们今天的牺牲,正是为了将来能有更多的人好好活下去。拼死沙场固然可歌可泣,但我更愿意你能活下去,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洪大哥,我对不起你,为了我的理想,我欺骗了胜男,说你同景辉早已死于鼠疫……她如今也不知身在何处……你,你还能原谅我吗?……”

这是严如芳被捕后同他见过最后一面时说的话,之后,她便被当局以乱党之名绞死。

宗泽胸堂剧烈地起伏着,脑中乱作一团;犹疑半晌,他终于咬牙道:“好!我应承你!”

武田藤却道:“你们中国人最是善变。口说无凭,我要你在此立下重誓,如有违背此约,你将孤独终老,无子送终!”

看来,他对中国人的心态拿捏得相当准确,直指痛处,毫不留情。只是,这次他选错了对象。对宗泽来讲,到了这把年纪,他已是看透红尘,哪里还会在乎这些世俗之念。宗泽冷笑道:“好!我洪宗泽在此发誓,如有违背此约,将孤独终老,无子送终!”

武田藤方才放下心来。他道:“这件事,须从长计议。雷崇九,必须死。不过,至于死的是谁,就要看洪先生的本事了!”

听宗泽一番讲述,胜男方才明白其中原委。世事难料,想不到严如芳竟已不在人世。从前的恩怨,已随风而逝,只希望她泉下有知,亦能欣然。她握紧宗泽的手,试探地问:“哥哥,那你,是不是从此就留在黑鹰寨了?”

宗泽笑道:“那是自然。除非,你不肯嫁我。”

胜男娇羞地低下头,淡淡地笑。宗泽拢到她耳边,轻声道:“我还欠你一个婚礼呢。这次无论如何,我都要正正式式迎娶你过门。”

胜男惊道:“如此一来,黑鹰寨的弟兄们会怎么想……他们若知道我骗了他们这么久,一定不会原谅我的……”

帘外突然传来赵二龙爽朗的笑声:“胜男,你放心吧!你的事,我已同弟兄们讲清楚了!大家都等着你回去,喝你同洪长官的喜酒呢!”

胜男心中欢喜不已。迎上宗泽的目光,她幸福地倚在他的臂弯,憧憬着美好的将来,缓缓闭上了眼睛。只听到宗泽在耳畔轻声道:“睡吧。到了我叫你。”

“嗯。”她轻声应着,含笑而眠。她的确太累了。朦胧之中,母亲和父亲似乎站在远远的地方,冲着她微笑。他们的样子很模糊,但她知道,那是他们。

“爹,娘……”她喃喃道,“哥哥没有食言,他答应过你们要好好照顾我,他做到了……”

远方,李懿德正含笑冲着她点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