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中日两国高层谍报战

gilbertzhang 收藏 0 787
导读:闲话:   孙子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怎样才能做到知己知彼呢?世上没有神仙鬼怪,不能靠抽签算卦,也不能靠仰观天象,更不能靠跟着感觉走;要靠准确的情报。使用间谍是获取情报的最重要、最有效的方法。古今中外的名将,都非常重视间谍战,重用间谍。   兵圣孙武在《用间》篇中说:故明君贤将,所以动而胜人,成功出于众者,先知者。先知者,不可取决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验于度,必取于人,而知敌之情也。   不幸的是,明君贤将中,掺攉进了大奸大恶之雄。   闲话少叙,书归正传:   日本加紧准备发动全面的

闲话:

孙子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怎样才能做到知己知彼呢?世上没有神仙鬼怪,不能靠抽签算卦,也不能靠仰观天象,更不能靠跟着感觉走;要靠准确的情报。使用间谍是获取情报的最重要、最有效的方法。古今中外的名将,都非常重视间谍战,重用间谍。

兵圣孙武在《用间》篇中说:故明君贤将,所以动而胜人,成功出于众者,先知者。先知者,不可取决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验于度,必取于人,而知敌之情也。

不幸的是,明君贤将中,掺攉进了大奸大恶之雄。

闲话少叙,书归正传:

日本加紧准备发动全面的侵华战争,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与特务头子山村景明密谋。

东条满脸玩出深沉,甩开腮帮子侃山:“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知彼,就要用间;用间是用兵的重要步骤,军队要依靠间谍提供的情报采取行动。正所谓:能以上智为间者,必成大功。此兵之要,三军之所恃而动也。我军去年攻绥之所以失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在绥的间谍网被敌破获,没能掌握敌情。”

山村狂郁闷:“我在绥远的间谍网阵容豪华,有十大王牌间谍,堪称王牌间谍网,我还派了间谍王后川岛芳子去绥远;其暗战的能力应该远胜傅的侦缉队,就是军统、中统也不是对手。我王牌间谍网竟然被傅的侦缉队破获,川岛芳子也差点丧命。真乃奇也、怪哉!我琢磨到现在,都琢磨秃顶了,也没有琢磨明白。”

东条道:“在绥远的间谍网虽然阵容豪华,但没能打入傅作义集团的核心,无法掌握核心机密。全面征服支那的战争就要展开,我们要设法打入敌人的核心,掌握核心机密。”他一副自命不凡的模样:“山村君,能以上智为间者,必有超凡之大智慧。我与你的智商极高,我们应该用大间。反间是用间之道的最高层次,正所谓:知之必在反间,故反间不可不厚;我们用高官重金收买敌方的重要人物,为我方当反间。”

山村犯愁:“傅集团的内部团结,其重要人物都是坚定的爱国者,我无隙可乘。”

东条奸笑:“虽说:憾山易,憾岳家军难。但是:买得秦桧,憾岳家军易如反掌。秦桧为金当反间,宋纵有岳飞及岳家军的忠勇良将和猛士,也会被从风波亭上刮出的腥风吹去、涌出的血波卷掉。我们若能收买秦桧之流,支。那纵有傅作义等英雄好汉,其结果就是一个字,灭!”

山村问:“支。那有秦桧式的人物吗?”

东条嘿嘿奸笑:“支。那盛产汉奸,秦桧之流多多。”

山村高兴:“东条君一定是物色到了作反间的理想人选。”

东条点头:“南京政府军政要员周佛海,他曾是共产党员,后叛共投蒋,现又附汪;他在派系争斗中,谁给他的好处多,他就投靠谁。周佛海是个没有坚定信仰的投机分子,他这种有奶就是娘的小人,容易被收买。只是周佛海多疑,很难接近;要想个办法接近他,并取得他的信任。”

山村抖了个机灵:“中统要员丁默村也是一个没有坚定信仰的投机分子,还特别好色。我们就用色。诱陷阱,策反丁。丁与周佛海的关系非常好,可以通过丁接近周。”

东条感兴趣:“请详说丁的情况。”

山村是个侃爷,他侃性大发,甩开腮帮子侃大山:“丁默村早年加入共产党,后投国民党,曾是戴笠对头邓文仪的干将。邓曾深得蒋介石的信任,曾任南昌行营调查科长,与行营主任熊式辉、秘书长杨永泰并称行营三巨头;丑陋的支。那人就会窝里斗,两个支那人吵架,三个支那人掐架,多个支那人打架;邓、熊、杨死掐。1934年夏,南昌飞机场发生一起特大纵火案,我怀疑是戴笠为了搞垮邓指使人作的案,他玩了一招笑里藏刀。根据是在此之前,邓文仪曾很快地破了几个案子,戴笠指使人写文章吹捧邓是支。那福尔摩斯,戴还当众吹捧邓。蒋介石嘉奖邓,引起了熊、杨的嫉妒。南昌飞机场发生纵火案,蒋的专机被焚,蒋震怒,令邓一个星期破案。邓两个月也没破得了,害怕蒋介石怪罪,串通机场主任徐培根,把这件事说成事故,上报蒋。戴笠告诉熊、杨:‘我抓获了机场纵火案的罪犯,他供认了所犯罪行;请看口供。’熊、杨喜获整邓的良机,立马向蒋举报邓:‘伪造证据,欺骗领袖。’;蒋大怒,撤了邓的职,命戴笠兼任调查科科长,调查科并入军统。戴笠排斥异己,丁被踢出军统。是周佛海替丁默村活动,让丁进入中统,还捞到负责采购的肥差。戴笠不肯放过丁,要抓住丁贪污受贿的证据,搞掉丁。丁办事谨慎,不让戴抓住把柄;他还在裤衩内缝了一个口袋,把支票藏在袋里;人送外号百万裤衩。丁极好色,尤喜泡洋妞;我得到情报,丁要去香港采购,我给他玩一招美人计。印度姑娘阿伊莎很漂亮,她的父亲因反英被杀,她仇恨英国人,被我争取成为间谍。”他又如此这般说了一番。

东条点头:“好!”……

这日傍晚,丁默村一到香港,立马买了一张《花花公子》,他看到报纸头版上登了一张印度美女的大幅艳照,大标题:百乐门夜总会今晚隆重推出美女轮盘赌。

丁默村看了报纸,淫心荡漾,荡出好色理论:“男人不流氓,发育不正常;爷们不风流,白来世上走。”

晚上,香港变成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丁默村来到百乐门夜总会寻欢作乐。

夜总会的大厅中央放了一个巨大的赌博轮盘,夜总会的老板高叫:“本夜总会隆重推出能歌善舞的性感美女阿伊莎小姐!”

音乐响起,阿伊莎身着三点式,驾香风飘到轮盘的中心,跳起婆娑多姿的舞蹈,亮开动人的歌喉:

噫噫噫哩哩哩,我是个美丽多情的姑娘。

噫噫噫哩哩哩,我的梦中出现了情郎。

噫噫噫哩哩哩,我把他朝思暮想。

噫噫噫哩哩哩,我的情郎啊,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噫噫噫哩哩哩,我的情郎啊,

快来拥抱我进入那甜蜜的梦乡。

她眉挑春情,眼荡秋波,嘴吐浪歌;逗得在场的浪荡徒们浪心高涨,呼哨怪叫。

丁默村心中淫浪翻腾:“这个洋妞够骚,正合我的味口。”

老板大叫:“赌与阿伊莎共度良宵!赌注五千,赢家赢得阿伊莎!良宵一刻值千金,快来下注啊!”

丁默村等浪荡徒们争着下注。阿伊莎旋舞,轮盘转起,许多双瞪圆的眼睛紧盯着旋转的轮盘,许多张变形的脸上淌下汗水。轮盘停住,许多人倒下,一个人窜起;丁默村窜起三尺高,兴奋大叫:“我赢啦!”

阿伊莎舞到丁默村的身边,一双纤手搭在他的肩上,扭腰摆臀,唱:“噫噫噫哩哩哩,哥哥啊,你就是我的郎。”她给了他一个深情的吻。

有人发感叹:“这位先生好运气,能够与美人玩浪漫。”

丁默村玩谦虚:“我浪不好瞎浪。”他抱起阿伊莎飞奔去浪,却不知浪进了圈套。

丁默村一觉醒来,不见阿伊莎,猛然想起咋夜阿伊莎对他说:“酒是色之媒,美。色当有美酒陪,我俩干一杯。”她给了他一杯酒,他碰杯喝干,就一头睡倒。他顿感不妙,慌忙摸裤衩内的口袋,没有了巨额支票。

丁默村顿时冷汗淋漓,顿足捶胸:“我打了一辈子的老鹰,却被小鸽子掐了眼睛!”

门被打开,山村景明和两个日本特务进来;山村自我介绍:“我是大日本帝国特务机关长山村景明,丁君一定听说过我。”

丁默村知道掉进了日本特务设的圈套,被勒住了脖子,自己的命运掌握在日本人手中;他心发慌,脸发黄,眼发绿。

山村看着一脸恐怖的丁默村,心想:“对付这种懦夫,不须绕弯子。”他直截了当,取出支票摇晃:“丁君,戴笠一直在找茬整你,你丢了巨额支票,你是死定了。只有我能救你!”

丁默村腿发软,扑通跪倒,哀求:“求太君救我。”

山村心生鄙夷和自豪:“这种软蛋也能当军人,我帝国武士宁可剖腹,也不屈膝。”他冷笑:“我可以救你,但你今后要为天皇服务。”

丁默村连连点头:“我愿为天皇效犬马之劳。”

山村取出一份合同:“你签字!”

丁默村接过合同也不敢看,就签了字。

山村扶起丁默村,满脸堆笑:“丁君,今后你我就是朋友。我想争取周佛海,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丁默村不假思索地如此这般献了一计;山村道:“我想请你帮我争取周佛海。”

丁默村毫不犹豫地点头。

山村把支票递给丁默村:“不打扰你休息,告辞。”他们走了。

丁默村看着支票,心生一丝酸楚:“我当了汉奸。”他又想到一个谬论:“周佛海曾对我说:‘胜者王侯败者贼是评定功罪的唯一标准,只要你投靠的是胜利者,就是当了汉奸,不仅不会遗臭万年,而且还会受到后人的称赞。比如:用残暴的手段逼迫一个民族改变风俗,摧残其传统文化,是最残暴的民族压迫。范文程、洪承畴帮助满清实施了最残暴的民族压迫,是不折不扣的大汉奸。满清是胜利者,后人歌颂胜利者,也称赞范文程、洪承畴。现今的人们并不以那民族压迫的产物为耻辱,美滋滋地看着舞台上飞舞大辫子。那些大家学者甩开了腮帮子,称颂实施和帮助实施残暴民族压迫的明君贤臣。这正是:千秋功罪任评说,尊重历史有几多?成者王侯败者贼,夸得汉奸好快活。’”

丁默村又欢喜:“我一直时运不佳,也许投靠了日本人,时来运转。日本比中国强大,日中之争,日本肯定会成为胜利者。成者王侯败者贼,我这汉奸不仅不会遗臭万年,还会流芳百世。”他得意地摇头晃脑,吟出歪诗:“千古兴亡几多回,后人褒贬倾向谁?大奸成功当王侯,大忠失败亦是贼。”

从此后,丁默村一心一意地当了汉奸。

山村景明兴高采烈地告诉东条英机:“东条君,果然如您所说,支那盛产汉奸;我不费力地就收服了丁默村,他告诉我:‘周佛海有多个情妇,是个好色之徒;可对周施美人计。’我派间谍王后川岛芳子去勾引周。”……

丁默村来见周佛海,忽悠:“我发现了一个够靓够骚够味的小娘们,肯定合您的味口,今晚我把她介绍给您。”

周佛海是个色棍,立马动心:“今晚还请老弟帮我把她搞到手。”

丁默村恭维:“您既是帅哥,又是大款,还是情种,女人都会迷恋您;不需要外人帮忙。”

周佛海得意地笑,笑得好淫荡。

这日晚,周佛海、丁默村来到专供达官显贵寻欢作乐的秘密俱乐部,一艘名叫桃花江的豪华游船。

老板把他俩请进了豪华包厢;丁默村吩咐:“去把金小姐叫来,赔这位大爷!”

老板屁颠屁颠地跑去,领来金小姐,正是那川岛芳子。

周佛海色眯眯地盯着川岛芳子,但见她:秀发如波浪卷到肩,秀脸画了妆更靓丽,身着淡红色薄丝裙,隐约魔鬼身躯,卷出性感气息。

周佛海咂嘴:“靓!太靓啦!”

川岛芳子玩娇媚:“我让大爷取笑啦,只要您开心就好。我给您唱歌跳舞,让您开心。”

她边舞边唱:我听得人家说,说什么?桃花江是美人窝,桃花千万朵,比不上美人多……

她舞起淫风煽淫火,唱出浪情卷色浪;周佛海看呆了,听傻了。

川岛芳子舞到周佛海跟前,一屁股坐到周佛海的大腿上,取香巾擦去他嘴角淌出的口水,呶樱唇给了他一个吻。周佛海是魂游八千重关山,魄飞九万里云霄;顾不得身份,抱住川岛芳子狂啃。

丁默村嘀咕:“太刺激啦!我受不了啦!我去找乐子!”他溜了出去。

周佛海扯烂了川岛芳子的丝裙,她玩媚:“大爷,我给您玩个更刺激的。”

她起身跳起脱衣舞,丝裙被舞起的淫。风徐徐卷掉,露出魔鬼身躯。

周佛海是七窍喷淫火,浑身卷淫浪,甩掉衣服,扑向了魔鬼…。

第二天早晨,周佛海和丁默村走下游船,老板追来,把一个精美的盒子捧给周佛海:“这是金小姐送给您的定情物。”

周佛海接过盒子:“这小娘们还真多情。”

丁默村淫。笑:“您可不能辜负金小姐的深情。”

周佛海上车后打开盒子,看见自己与川岛芳子淫。乱的照片;他取出一张纸条,上写:国内外报纸对这些照片肯定很感兴趣,日本特务机关愿出大价钱买下这些照片,替您保密。您若同意,就让人在报上登一个寻物启事:张阿贵丢了照片,有拾到者请送还我……

周佛海上车后打开盒子,看见自己与川岛芳子淫。乱的照片;他取出一张纸条,上写:国内外报纸对这些照片肯定很感兴趣,日本特务机关愿出大价钱买下这些照片,替您保密。您若同意,就让人在报上登一个寻物启事:张阿贵丢了照片,有拾到者请送还我……

周佛海不仅没有丝毫慌张,心里还美滋滋:“看来日本人很看重我。日中必有一战,战则中国必亡;我就当个现今的洪承畴。”他投靠日本,当了大汉奸。

东条、山村得知周佛海投降,十分欢喜;东条奸笑:“秦桧为金当反间,宋纵有比巍巍泰山还坚固的岳家军,也挡不住征服者的铁蹄。今天,历史就要重演。”

山村高兴:“无独有偶,好事成双;我们再玩一回美人计,再买来一个大反间。周佛海送来情报,蒋介石要调驻日海军武官杨宣诚将军任大本营第一部情报处处长,主管对日情报工作。”

东条立马小眼睛贼亮:“若能收买杨宣诚为我当反间,既能给我方提供重要情报,又能给敌方提供假情报,那就太妙啦!”

山村胸有成竹:“我与真子小姐参加支那大使馆的春节招待会,我发现杨宣诚看真子的眼神异样,他肯定是对真子有非份之想。真子已被我争取加入了特务组织,我让真子把杨宣诚勾过来。”

东条问:“真子的父亲是支那人,她可靠吗?”

山村一脸自信:“我对她进行了充分的考验,我邀请她加入特务组织,她若是敌谍,必会借机打入我组织。可她一再推辞,不肯加入组织。我花了三年的时间争取她,她都不答应。我得知她母亲得了重病,亲自给她母亲安排好医院,从东京请来专家给她母亲治病,亲自照料她母亲,请她母亲作她的工作。我的诚心感动了真子,她同意加入组织。真子具备成为优秀间谍的素质,她经过训练,已成为王后级的女谍。”

东条称赞:“一个优秀间谍可顶百万兵,山村君为帝国立下了大功。”

他们所说的真子,中国名字郑苹如;随日本母亲姓,日本名字木村真子。郑苹如加入中统,从事对日谍报工作。

山村得意,他不知道他的作秀玩砸啦。郑苹如的母亲对郑说:“恶狼给老山羊看病,是想要吃小山羊的嫩肉。你千万不要上当啊!”

郑苹如心中有数,她认为打入日特组织的时机成熟,佯装被山村的诚心所感动,答应了山村。山村喜得王后级的女谍,却是个反间。

日本外交部举办鸡尾酒会,邀请各国驻日大使和武官参加。在酒会上,郑苹如佯装勾引杨宣诚,把山村的阴谋告诉杨。

杨宣诚立马意识到有了玩反间的良机:“我们将计就计,玩反间计。”

郑苹如赞同,她佯装玩出美人计,他佯装中了美人计;他俩演了一段时间的爱情戏。

郑苹如向山村报功:“我策反了杨宣诚。”

山村大喜,夸赞:“真子小姐有倾国之姿,倾倒杨宣诚那是小菜一碟。真子胜芳子,堪称超级谍后。”他中了反间计,还得意。

此后,杨宣诚巧玩反间计,涮了日特,日特还替他蘸调料;杨宣诚成了享誉世界的谍报专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