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烈抗日之血战到底 第一卷 血溅淞沪 序,我的人生

龙居士 收藏 10 24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


我,孟亢龙,日本名字,三井亢龙。就职于三井物产上海分社,任副总经理,作为一个中国人,混到我这样的程度差不多到顶了。

在很多人的眼中,我是一位成功人士,拿着七位数的年薪,吃着从日本空运过来的生鱼片,在这个寸土寸金的上海,有属于自己的洋楼,公款报销的专车和司机,还有每年多达二个月的带薪假期,在上海的钻石王老五俱乐部我也是挂得上号的人物。每天围绕着我身边转的各色美女不计其数。

说到这,一些朋友也许会头脑一热,骂我是汉奸了。

但凡过得比一般人好的人,总会被人嫉妒,污言秽语,背后泼来,被人痛骂,在所难免。只要不是当着我的面骂,就由他了。我奉劝那些开口就骂人的朋友一句“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你不如多想想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想想怎么赚钱,如何成为人上人,来得实际。

骂是骂不出理想,也骂不死敌人的。

如果诅咒管用的话,那日本列岛早沉一万次了。

若是朋友们想透了,想求点致富金点字,你可以来找我。如果你全身发痒,想找人修理一下的话,也可以来找我。

我平常没什么爱好,就喜欢周末的时候飞香港,玩实弹射击。射击俱乐部有一万名会员,而我的成绩排在第二位。去年我还代表上海队,参加了亚洲大赛,拿到了业余组的季军。我那一场表演堪称经典,20个随机安放在模拟巷战各处的“土匪”胸靶,我只用了35秒钟就全部撂倒。

此外,我还是剑术八段,柔道黑带,如果有朋友想试试的话,我愿拿命相陪。

呵呵,不要说我的赌注下得太大。对于绝大多数朋友而言,你所拥有的除了命之外,就再也没别的东西,让我感兴趣了。我若说赌一百万,估计你也玩不起。作为一个成熟的人,不玩点刺激的,很没味,是不是?

我身边的人,或许比我有钱,但他们绝没有我的身体好;比我身体好的,囊中又羞涩。我这人的好运估计是祖辈积福才得到的。就这事,我专门问过我的爸爸,没想我的祖上,还真是大英雄。

我的爷爷叫孟龙。他不是什么大善人,也不是什么老革命,他是国民革命军十八军九十八师二九二旅五八三团第三营的普通一兵。

说到这,熟读军史的人,可能知道我爷爷是怎样的一位英雄人物了。但绝大多数的人,仍是一头雾水,普通一兵也那么牛逼?可以给子孙积下那么大的福份?

生活在上海宝山区的朋友,应该去过临江公园吧?那儿就是我爷爷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在公园里有一块巨大的卧牛石,石上刻着名震中外的“宝山营”抗日的事迹。那个营就是我爷爷生前所在的营。

1937年淞沪会战时,现在的宝山区当时叫宝山县。“八一三”抗日战争中,它是淞沪会战的重要战场。我爷爷在姚子青营长率领下,同600兄弟一起,用落后的武器与陆海空天三位一位的日寇血战七昼夜,最后全体阵亡。

事后,南京《中央日报》发表《吊宝山城中六百义士文》,上海《大美晚报》著文赞颂:“此非仅中国人之光荣,亦为全人类之光荣,其伟绩将永垂史册而不朽!”

国民党执监委员会通电全国褒扬。国民政府追授姚子青为陆军少将,并在南京市铸造姚子青铜像,他生前居住过的汉口市生成里那条街改名为“姚子青路”。他的家乡平远县建起了“子青祠”……。

我奶奶惊闻噩耗的时候,才17岁,肚子里怀着我爸爸。当时她随着难民一起逃到了南京,孤苦无依之时,有位好心的人力车夫收留了她。生下孩子后,正逢南京城破。人力车夫又拉着她娘俩,过了长江,去了武汉。

在武汉,我奶奶已经离不开那人力车夫了,改嫁于他。但没想到在武汉会战的时候,我这继爷爷,当了兵,死在战场。同样的尸骨无存。我奶奶继续流亡。

在那个乱世,男人都难活,更何况是孤儿寡母?奶奶命不好,又嫁过二次,前后四次成寡妇,这才好不容易盼到了解放。

我爸幼年误了启蒙,从12岁起,就去挑煤养家了,长得又矮又黑,直到五十岁才结婚,第二年就有了我……那时国家已经计生了,爸爸老实本份,不敢再要孩子。到我这一代,我们孟家已经是三代单传。

我的人生算是顺利的,小学中学大学,毕业后,由于家里没关系,没能分配到当时人人想去的国企或者政府部门,而是自谋生路,进了日资企业——三井物产。从普通文员干起,十几年下来,终于有了现在的成就。

大概国人的脑容量有限,总只记得一二个头面人物,姚营长美名传天下。而我爷爷以及六百名普通一兵,连姓名都没有留下。再加上时代久远,六百烈士,尸骨无存。就算我想要凭吊爷爷,也只能去宝山公园,往黄浦江里撒酒。

好在老天爷是公平的,世人都忘了平民英雄,他老人家没有忘。赐与我了如今幸福的生活。

今年清明节的时候,我去凭吊爷爷,不知怎么落泪了,想着爷爷为了不让日本人践踏中国的领土,浴血奋战,而身为英烈之后的我却效命于日本人,为他们在商场上“攻城略地”,真是无比的讽刺和痛心啊。

我爷爷若是泉下有知,他能瞑目吗?

可我不这样,又能怎样?辞职不干?那顶什么用?这世界没有了我地球照转,而我那职位,光公司里就有数百名同胞盯着。只要我一下去,更年轻更凶狠的下一代,就会扑上去,以更卑劣的手段帮着日本人抢占原本属于中国人的生存空间。

绝大多数朋友们可能都不知道,在我们这个伟大的祖母亲身上,寄生着二十多个帝国列强。日本还只能排在第二,第一的是美国。

美国有了克灵顿时代的繁荣,完全是因为从中国大量吸血的结果。说文雅一点,他们搭了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的顺风车。

他们的手段很凶狠,各类阴谋阳谋层出不穷。

不光有明面上的金融战争,国债,次级债,股票等等进行鲸吞,还在石油,农产品,矿石,黄金,等等,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宗商品贸易上进行进行蚕食,将中国控制得死死的。中国人每赚一块钱,他们就通过寄生吸血,赚到十块钱。

发展到今天,美资大约控制了中国四成的经济。

第二名,就是日本了。

根据日本大藏省的资料,他们控制了中国大中型企业的30%,另外中国70%的大中型企业,有日资参股。

再加上法国的家乐福,德国精工,以及法国香水高档服饰,英国奢侈品等等,二十二国列强,总计控制了中国约90%的经济。

从1840鸦片战争开始算起到1949年,列强们一百多年来未能实现的殖民梦想,通过三十多年的经济战争,终于实现了。其手段之高明,阴谋阳谋之毒辣,效率之高超,超乎你我的想像。

不仅狮子老虎狼群大肆的瓜分殖民,就连苍蝇蚊子也来吸血。生活在广州的朋友是不是觉得身边的黑人越来越多了?这些人手持旅游签证而来,却逾期不归,政府还不敢管他们,一管就游行示威,闹得国际社会沸沸扬扬。

地处广州市中心的小北街,几乎成了黑人们的租界,他们在此购地租房,开门做生意。

黑人们来了,扶老携幼,甚至连坐轮椅,带着爱滋病毒,都跑来发财了。仿佛中国遍地是黑金,到处有钱捡一样。炒汇、倒卖服装、黄毒赌,是他们的三大财源,偷盗抢骗是他们的手段。既不要交税,又没人敢管,想不发财都难呢。

我的一位居住在小北街的朋友说,他身为男子汉,晚上十点后都不敢出门。那些黑人流氓,平常走在大街上,看到哪个中国女孩长得漂亮,就冲过去又抱又啃,还说那是他们的风俗习惯,警察都不敢管。

到中国人开的商店里买东西,不问价值几何,扔下一个钢蹦,拿着东西就走。店主若追上去和他们讲理,他们就用土著语和店主呜里哇拉。

他不敢去逛夜店,因为那儿是爱滋病的高发区。

如今小北街都没有中国人敢在那开店,地价狂跌,最终便宜了这些黑人殖民者。

出于工作关系,我经常去国外旅游,美国日本欧洲我差不多都转遍了。每次回来时,我都想带给洋货回来给老妈当礼物,可是无论是怎样挑选,买到的总是“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

我有一位美国朋友JOHN约翰,他的父亲是国会下议院议员。他强烈的要求联合国,取消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待遇,并为此事组织过好几次抗议。去年去纽约旅游的时候,约翰盛情接待了我,正逢他父亲过生日,便带着我一起去参加他父亲的生日Party。

席间,约翰的父亲,又抛出了他的陈词滥调,他指着席上的中国制造的生日蜡烛,中国制造的高档桌椅,还有身上穿着的中国制造西服道,“先生们女士们,中国的产品已经占领了全世界,却仍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享受着国际社会的援助!他们太无耻了!

中国制造的廉价产品,让我们损失了数千万个工作岗位,就连我们美国人的骄傲,百年老品牌福特汽车,都在中国人的廉价汽车冲击下倒闭了!

任何一个爱国的美国人,都应该站起来,为我们的工人谋岗位,为我们的孩子谋未来!

我这里有一份议案,要求国会对中国产品征收惩罚性的关税。我需要大家的联名……”

派对上,响起了热闹的掌声,老约翰的朋友都是政商界的名流,他们衣冠楚楚,排着队去签那份联名议案……

如果这份议案交到国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也许意味着一场新的贸易战争,也许是在中国这张早被妖魔化的脸谱上,又添上一颗嗜血的獠牙,也许是中国人更沉重的灾难……

我不是政治家,那样的事,原本与我无关,但那一刻我还是暴发了。我很无助,委屈得就像孩子,泪水打湿了我的脸庞。

我大步流星的走上那个小小的发言台,抢过话筒用流利的英语,喊出了我埋藏在心底的呐喊:“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有话说!请给我五分钟的时间,如果我说完,你们还是想要签那份议案的话,我不会再阻拦你们!”

高雅的绅士淑女们都看着我,全场寂静无声,只有我那粗重的呼吸声,通过麦克风传遍整个草坪。

草坪——是的,美国的上流社会,都喜欢在户外的地草地举办派对,一边享受阳光,一边享受美食和音乐。用他们的话来说,这是亲近大自然的健康生活。只有国内那些低俗的暴发户们才会拥挤在闷热,充满香水和腐败味的高级宾馆里作贱自己的身体。

美国又是一个多元化的民主国家,他们充许不同的人,发出不同的声音。换作国内,谁要是敢抢领导的麦,说一些不在计划内的声音,一定会被和谐掉的。但在这儿却可以。

我当时有些紧张,好在这十几年的工作生涯,也段练了我,让我很快就整理出思路。

“是的,我承认,中国廉价的产品对美国的工作位产生了冲击,可那是国际分工的结果。而且这样的国际分工,正是美国主导下完成的!

你们知道吗?当福特汽车的工人们,拿着一小时一百美元的工资还嫌不足,天天吵着要罢工,闹游行的时候,中国的汽车工人,一小时的工资却不足一美元!

全中国的工人小时收入平均只有0.8美元!收入之低,位居全球到数第一。

照联合国的划分标准,日人均消费低于十美元,就算贫穷,那么中国人绝大多数人都处于贫穷状态!

先生们,你们看到了这儿的商品上都的着中国制造的商标,以为利润都被中国人赚去了,所以产生报误解。

你们知道吗?这些商品当中,美国人从中分享了多少利润!事实上,美国人拿了大头!中国人每赚一美元,美国人就赚了十美元。

尊敬的老约翰议员,你看看你身上这件中国制造的西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你昨天从超市里用1000美元购买的。

可您知道吗?

这件西服从过中国海关的时候,报价只有60美元。就这60美元当中,中国政府还出口退税了16%,也就是说,这件西服是以50.4美元出口到美国的。这等于是,我们伟大的中国政府,为了让您这样的绅士,穿上质优价廉的服装,补贴了您9.6美元。

然而,美国人服装设计师、物流工人、美国海关,以及商人和商店的售货员,共同将价格加到了1000美元!相当于949.6美元,落入了美国人的口袋。

美国人所赚取的利润是中国的19倍!

事实上,还远不止如此。

因为那50.4美元当中,还包括了原料材,工人工资,管理成本,水电成本,以及为养殖绵羊过度放牧,而破坏的环境成本。

中国出口的产品,平均只有3%的利润。在您的这件西服上,中国人从养羊的牧羊人开始算起,到剪羊毛的工人,运输司机,纺织厂的工人,再到制衣厂的工人,慢长的产业链下来,总计只赚了您1.5美元。

美国所赚取的950美元,没有资源和环境的消耗,仅有一些人力消耗,基本是无成本的纯利润,相当于中国人的600倍!

约翰议员,您总以为中国是在哭穷,您总不明白,为什么中国制造席卷了全世界,而中国人却依然贫穷。

秘密就在于此!

很多中国人也不明白,为什么美国工人,可以不干活,光靠领取救济金,就能活得有车有房?到处游山玩水,秘密也在于此!”

美国的名流们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他们觉得我说的话,是天方夜谭。纷纷置疑我的例举数据的权威性,但那些问题都难不倒我,毕竟我在三井物产干了十几年。熟知国内外的一切。

三井物产什么都做,只要能赚钱的行业都不会放过。其中做得最大的就是国际贸易,而贸易这一块最大的就是服装,我对整个产业链无比的熟悉。我知道从最上游的羊毛算起,到纺织厂到服装厂装箱出口,最终穿在老约翰的身上,每个环节的利润是多少。

他们难不倒我,想要数据和事实,我都能信手掂来。最后他们向我鼓掌,盛赞中国人勤劳无比,堪称国际老黄牛。

而我,却没有作了一个成功演讲后,任何的自豪感,而是一肚子的心酸。我挥了挥手,说了最后一句,“女士们,先生们,如果你们不满意这样的国际分工,想和中国人换过来,就来签名吧!我们中国人盼着这样的一天,已经盼了很久很久了。”

当然,除了中国人,全世界没有任何人愿当国际老黄牛的,这些绅士淑女们,还将着将如此舒适阳光的日子传给儿孙们去享受呢。

再者,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个世界除了中国人能背负着全球重担之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美国的最负盛名的战略家,布热津斯基指出,中美两国的关系,就像是夫妻关系,中国人拼命赚钱送给美国人花!

可中国人也好,美国人也好,绝大多数都不明白这种名为夫妻,实为主仆的关系,是不合理的,也不可能长存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崩溃。

无论是中国国内的政府数据,还是联合国的数据,都表明中国的资源最多再掌十年,就彻底枯竭了。到那时13亿再也活不下去的难民,将爆发出怎样的毁灭力量?

中国政府对此有没有准备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官员们早有准备了,他们妻儿早早就移民了出去,只身一人在国内裸体为官。那些千万富翁也准备也很充份,他们当中的27%已经摇身一变,成了外国人。剩下的富翁们也在积极的行动。钱是随人走的,千万富翁每移走一个,都会带走巨量的财富。那些已经移民成功的富翁,事业无法跟着他走,仍留在国内,于是变成了一根根吸食中国财富的吸血管。

千万以下资产的人,移民成功的机率太小。这个世界,除了中国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欢迎没钱的穷人涌入,并且当爷爷一样供起的。

什么叫国际主义?

全世界,唯有中国,也只有中国才是真正的彻底的国际主义!

毫不利已,专门利人!

行文至此,看得懂中文的非洲兄弟该笑了,露出一口的白牙!

我呢,也在准备着移民,已经计划很久了。在移民问题上,最方便的莫过于找个日本老婆了。可是中国女人要嫁日本男人太容易了,而反过来,中国男人想要娶日本老婆太难了,就算混到我这人模狗样,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便是为什么我至今还没有结婚的原因。

这就是我,我从前这四十多年的生活,以及我今后的打算。

今年,樱花节的时候,通过顶头上司饭岛太郎的介绍,我认识了一位日本女朋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最多再过二年,我就这位抗日英烈之后,便要移民日本了。从此宣誓效忠天皇,然后名正言顺的以日本人的身份,用种种见不得阳光的经济手段,心安理得的大肆掠夺……

然而,我的爷爷,那些抗日先烈,3400万惨死在日寇屠刀下的冤魂,1亿因为日本侵略而间接死亡的先辈们,给我上了一课,让我变成了一个彻底复仇主义者。

我朝日本人举起了屠刀……

从此,开始了我,有冤报冤,有仇报仇!血债血偿!父死子还!不彻底算清干净,就绝不收刀归鞘的半人半鬼的人生!

敌人是如此的强大,我所依靠的就只有我的血肉之躯,我已经能看到自己将来是怎样的粉身碎骨。但我绝不后悔。人这一生,总该做一件,当自己死亡时仍值得骄傲的事,我认定了,杀鬼子清算血账就是我这一生最值得骄傲的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