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五胡十六国(22)——石虎暴虐(上)[血狼兵团]

yangfather 收藏 8 5860
导读:石虎暴虐(上) 石虎是中国五千年出了名的暴君,不光穷兵黩武、穷凶极恶,而且统治时间极长,给中原百姓带来的伤害格外深重。 按照通常理解,石虎应该先控制朝政,剿灭异己,然后再开始享乐。其实这个顺序是错的。当年石勒逝世,石虎第一时间控制朝廷不假,然后在各地亲王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石虎最先做的竟是把石勒所有最好、最美的宫女,以及车马、服侍、珍宝等,统统搬进了丞相府。大家见此情景,猛然惊醒,纷纷起兵讨伐。见有人反抗,石虎这才开始露出爪牙,将一个个不服的摁倒在地,然后回宫,继续过花天酒地的生活。 可见在石虎眼

石虎暴虐(上)


石虎是中国五千年出了名的暴君,不光穷兵黩武、穷凶极恶,而且统治时间极长,给中原百姓带来的伤害格外深重。

按照通常理解,石虎应该先控制朝政,剿灭异己,然后再开始享乐。其实这个顺序是错的。当年石勒逝世,石虎第一时间控制朝廷不假,然后在各地亲王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石虎最先做的竟是把石勒所有最好、最美的宫女,以及车马、服侍、珍宝等,统统搬进了丞相府。大家见此情景,猛然惊醒,纷纷起兵讨伐。见有人反抗,石虎这才开始露出爪牙,将一个个不服的摁倒在地,然后回宫,继续过花天酒地的生活。

可见在石虎眼里,权利和享受最为重要,其他的东西都可以尽量往后排。

果然,石虎上台后,只有祭祀天地及祖庙、任命官员、发动战争与军队调配、刑事处决,以及后宫遴选、土木工程,这些事情是由石虎亲自批示,其它一切事务完全交付太子石邃裁决。

石虎喜欢土木工程那是出了名的。为了从襄国迁都邺城,石虎命人重修铜雀台,谁知发生工程事故,鹳雀台崩塌。石虎下令斩了监工,然后重新修筑,结果豪华程度超过原有两倍(石虎的做法也不是一无是处,建筑工程既是百年大计,又是人命关天,对违法昧着良心的能做到抓着就毙,现在就绝对不可能还有那么多豆腐渣工程)。

随后,不知是原址翻修还是重新兴建,公元336年,位于邺城的东宫、西宫修建完毕,在襄国的行宫太武殿也同时完成。据记载,太武殿仅殿基就高二丈八尺,整个工程长六十五步,宽七十五步,完全大理石砌成,底层地下室就可容纳五百武士。再用油漆注入瓦缝之间,椽头用黄金装饰,柱头用白银装饰,珍珠织成帘幕,璧玉砌成墙壁,巧夺天工,极为精致。寝殿内设白玉床、流苏帐,帐顶装置黄金莲花。特别是浴室的设计,更是别具匠心。由于本人文言文翻译能力有限,就不在这做过多的阐述了。

从襄国到邺城的二百里内,每隔四十里要设一处行宫,跟希腊黄金十二宫似的,每宫由一位夫人镇守,另设宫女数十人,由黄门官守门。

石虎又命在太武殿主殿显阳殿之后,再兴建九个大殿,用从民间索罗来的美女充斥其间。这些人中,仅头戴珠玉、身穿绸缎的就有一万余人(石虎把美女安排在邺城以外的地方,这种做法很前卫,家里大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种做法一直被有钱人传承)。又教这些宫女学习占卜算卦、骑马射箭,设立女太史,训练女技工,使他们跟男人一样劳动。又在这些人中精心挑选一千余人,组成了一支特殊而又规模壮观的美女仪仗队,全部头戴紫巾、腿穿绸枯、腰系丝带、脚蹬五色彩纹皮靴、手执羽扇、演奏军乐,石虎每次出游或欢宴,必将与之同行。

洛阳原有巨钟、九龙、翁仲、铜驼、风神等物,全为当年魏明帝曹睿从长安迁来,或在洛阳另铸,石虎一道命令,统统再从洛阳迁到邺城。当时这些重物固定在大车之上,为防止震动,车轮都缠裹丝网,只碾压过的车辙就宽达四尺,深达两尺。其中一只巨钟曾沉在黄河之中,当地政府就招募三百水手潜水寻找,然后用竹片编织成的绳索把他绑住,用一百头牛拉动辘轳,才算把他拉了出来。同时另造能载运重量万斛的巨船,才将这些宝贵的东西平安运抵到邺城。令人欣慰的是,石虎在见到它们之后,龙颜大悦。

最为经典的要数成公段主持建造的“双轨铁盘”。铁盘悬挂在高杆顶端,距地十余丈,上盘放置巨大蜡烛,下盘则用来容纳武士,石虎看过大为高兴。只可惜“双轨铁盘”后来晚节不保,公元337年大年初一,后赵文武大臣在金銮殿上劝石虎上皇帝尊号,就在石虎扭扭捏捏半推半就的时候,上盘蜡烛油脂意外流到下盘,当场烫死武士二十余人。这一事故不偏不倚正好发生在百官劝进现场,让石虎大为扫兴,腰斩了成公段。

说了这么多可能大家还没什么太直观的印象,翻阅史籍,终于发现几个带数字统计的记载,这下看过就明白多了。

还在大修邺城的时候,石虎打算在邺城南方用石头投入漳河,建一座气势滂沱的吊桥,结果消耗钱财数千万亿仍无法建成,最终粮食耗尽,工程才草草停工。

另一则记载更加触目惊心。公元242年,天王石虎在邺城建高台巨楼四十余座,又重修两京宫殿,共驱使工匠四十余万。又打算从邺城修筑高速公路,直到襄国。同时再下达诏书,命全国备战,三面出击,“黄河以南四州,准备大军南伐东晋所需物资;并、朔、秦、雍四州,准备大军征讨西凉所需物资;青、冀、幽三州,准备大军东征燕国所需物资。全国一律‘三五发兵’(家有三名成年男子,征召二人,家有五名成年男子,征召三人)。”一道命令下来,全国各州郡仅为军人制作铠甲武器的工匠,就有五十余万人,担任船夫的也有十七万人,其中被水淹死,或被野兽吞食的,竟高达三分之一。

这还没算完,此时连地方官员都赶来添乱。青州府上疏说:“济南郡平陵县城北的石雕虎像,一夜之间迁移到城东南,沿途有野狼狐狸约一千余只的足迹跟随,踏出一条小路。”石虎大喜说:“石雕虎像就是我石虎,从西北迁徙到东南,就是上天准备使我平定江南。”再下令:“接到征集令的士兵,每五人应捐献战车一辆、牛两头、米十五斛、绸缎十匹,拒不缴纳的,统统斩首。”就这样,因为一道拍马屁的上疏,贫困的人民只能卖儿卖女,用以供应军需。有的实在达不到规定要求,就纷纷吊死在树上。“尸体悬挂,沿途相望。”

这是一次全国性的、浩大的动员行动,总共历时一年有余。大军终于在公元344年全部集结完毕。

这年正月,天王石虎在太武殿大宴文武百官,恰巧此时有白雁一百余只落在大道之南,石虎下令射杀,结果箭如雨下却无一只射中,石虎惊异。一般各朝负责天象的官员大都属于大仙级人物,我们后赵的这位就对石虎说:“白雁聚集在宫廷之中,预告宫廷不久将空,看来现在不适宜南下。”石虎相信,在亲自检阅完军队后,下令全体复原。

卖儿卖女的乡亲们,最终只博来石虎一笑,还行,没白忙乎。

本次征兵,全国军队集结一百余万,再加上工匠、船夫,人数超过二百万绝没问题,当时中原人口往多了统计就算它两千万,后赵占一千万(这个数字绝对不准确,为笔者异想得来),这样就有五分之一的人直接参加到了这次浩大的征集行动中。如果再加上之前为修建宫殿征集的四十万人,后赵在短短一年时间内,竟动员了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真是了不起的成就呀,难怪李寿要以石虎为榜样了。

说到石虎,就不能不说说他那个举事闻名的超级皇家狩猎场。石虎喜欢打猎,到了晚年身体发胖,无法跨上马背,于是特别制造了猎车一千辆,自延津开始,南到荥阳,东到阳都,划出了一块古今罕有的大猎场,最要命的,就是这个猎场位置正好处在当时人口最稠密、经济最发达的地区。猎场内饲养的野兽,地位等同于皇家人员,人民如有冒犯野兽者,死。那些负责看管猎场的御史,就借着职务之便,如发现民间有美女钱财,或者健壮牛马,直接就去强取豪夺,如有反抗,立刻就诬告“犯兽”处死(也确实是侵犯了这帮衣冠禽兽)。

划出来猎场之后不久,石虎继续扩充他的后宫队伍,皇宫的女官增加到二十四等,东宫增加到十二等,封国国君则保持九等。为了尽快弥补由于扩编而导致的大量人数空缺,各郡各县的长官红了眼的拼命上街找女人。未婚的自然要带走,即使已婚但漂亮的,也要强行夺取,她们的丈夫稍有反抗的,立刻处死。事后,被诛杀或由于羞愧自杀的男人竟达三千。各地官员恪尽职守的完成了组织交代下来的任务,皇宫很快就输入了三万余新鲜血液。太子和各公爵也不甘示弱,私底下背着石虎,又另行搜刮了一万余人。石虎亲自登上高台,鉴定这三万美女的容貌等级,并对表现突出的官员给予嘉奖,其中才干特别突出的十二人被册封侯爵。当然也有倒霉的官员,故楚等地,扬州、徐州等地人民,由于不堪忍受暴政,举家逃往东晋,导致部分地区几乎一空,那些郡长、县长就被指控不能安抚人心,下狱被诛杀的有五十余人。

佛门弟子应该是大慈大悲、普度众生才对,但到了这会儿,连和尚竟也成了祸害。石虎不是信佛么,全国人民为了躲避繁重的徭役,纷纷剃度出家。这时出了一个姓吴的和尚,告诉石虎说:“胡人的命运已经衰败,晋朝虽不能复兴,但汉族命运即将好转,要想挫败他们的生气,应该用残暴的手段驱使汉人从事苦役。”(此话一出,立刻技惊四座,佛门子弟竟说出如此道理,难不成是慕容皝或这桓温派来的余则成?)石虎还真信了,征调邺城附近男女十六万,车十万,把本郡泥土运到邺城,兴筑华林园,并且下令,要不分昼夜的赶工。当时暴雨侵袭,民夫死亡达数万之多。

为什么说自古徭役要人命呢?因为人民一旦被征召劳役,或修筑宫殿,或修筑城墙,不但没有工资,还要自带粮食,不幸受伤也要自己医治。好在建筑材料由地方政府承担,只是最终仍会被无情的转嫁到百姓身上。女人同样困苦,社会生产力低下,而一下竟有数万美女用来充斥后宫,且都要绫罗绸缎,此中摊派到妇女身上的负担可想而之。

还有一句话要交代,施行恐怖统治最有名的是武则天和朱元璋,石虎到了晚年,也颁布了“私论朝政法”,鼓励部署控告长官,奴仆控告主人。据记载,当时的恐怖气氛,三公部长以下所有官员在朝见皇帝时,只敢相互用眼镜看一下,从不敢拜访交谈。

上面说的只是石虎暴虐的一角,但足可以窥全貌,用不着再多说了,大家心里都明白。只是有一点需要特别指出,石虎的出现其实并不偶然。

中国历史上的圣君屈指可数,暴君同样如此,这二者作为两个极端,最容易被人所记,也更让人津津乐道。

皇帝也是人,也被各种欲望所支配,在皇权高过一切的时代,他们的这种欲望能够最大程度的得以释放。贪婪和情欲都是人的本性,我们所做的任何事情,所付出的任何努力,无外乎都是在达到这个目的。只是普通人在得到的同时,还要受到来自社会的、制度的、乃至道德的约束,但即使这样,我们还要在既有的范围和条件下,想尽办法去实现自身欲望的最大化。就像妻妾制度,过去达官贵人个个三妻四妾,合情合理,现在时代不同了,不合情合理了怎么办?于是二奶、三奶出现了,取代了过去的妻妾成群。这就是人的欲望,人人如此,并且无穷无尽。毫无欲望的是圣人,既然大多数人都不是圣人,那有欲望也就在所难免。

要说欲望可是个好东西,大到人类的进步,小到每一个人的奋斗,驱动我们的都是这个出发点。不过不受控制的欲望可就要坏事了,古巴比伦就是因为不禁男女情欲,而导致人口素质低下,最终被灭国灭种。好在我们的祖先在从野蛮到文明的转变中,为我们制定出无数条礼法制度,用这些束缚我们欲望,使欲望不成为不受控制的脱缰野马,把我们的欲望最大程度的控制在一个合理范围,一个有利于发展、能调动每一个人积极性的范围。

在这个范围里,小民为了能多找几个漂亮媳妇而奋斗,为了能吃的更好而奋斗;当官的为了能得到更多的权利而奋斗,为了拥有更多的财富、地位而奋斗,为了更多更多的年轻貌美的小妾而奋斗。这种奋斗的动力自然来自欲望,但却被各种各样的规则所制约,有胆敢越过雷池的,一经发现立即淘汰。就是因为这种制约,大家才不敢玩的太过,基本都是在那个被规定划好的小圈子里。此时的欲望就是积极的。

都说皇帝权利无限,在我们看来确实如此,想吃荔枝吃荔枝,想幸儿媳妇幸儿媳妇。不过皇帝既然是人,自然也就有属于他们的规则去制约他们。历史上绝大多数皇帝都没出圈,在规则里干他们能干的事,因此他们平庸。而圣君,无不都是最大限度的克制自己的欲望,以至奋发图强成就霸业。比如说越王勾践,我就不信他置办不起好的床铺非要睡柴火垛上,我更不信他看了西施不流口水。

暴君就不一样了,这些人之所以暴,无不是因为不受限制的放纵欲望,他们之所以被称为暴君,说白了就是因为管不好自己的欲望。物欲多了使天下穷困,情欲多了使自身丧志,欲望此时就成了毒瘤,摧残的不光只有个人,还有整个国家。君王脱离他的规则越远,天下的怨言也就越大,反抗也就越大。历朝历代,哪一个是因为天灾亡的国?难道不都是人祸所造成的。圣明的君王看到这些,平庸的君王遵守这些,残暴的君王忽略这些。

暴君的下场无不悲惨,哪怕有极个别能逃过规则审判得以善终的,他们欠下的债也终归要由他们的子女来还。历史的教训的就是这样血腥,但暴君仍不会绝迹,这是为什么?因为老皇帝所托非人?因为老皇帝没有做好交接工作?这些都治标不治本,关键在制度,关键在制约。

皇权高于一切,这话本身就是错的。聪明的皇帝就知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在他们眼里,人民的意愿就是那个制约他们的圈。很可惜,绝大多数皇帝虽都知道这个道理,但不理解,因为他们耳闻目染的就是皇帝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大臣是可以劝谏,但皇帝更可以不听,更可以听急了把你杀了。在一个人的权利不受制约的情况下,欲望也就不受制约,欲望也就要膨胀。当膨胀到了一定程度,当膨胀到超过那个圈,这人也就变成了暴君。

一个人要想控制自己的欲望,那是太难太难了,更何况这个人如果是没人管得了的皇帝,让他们控制自身欲望就更加难上加难,此时唯一能制约他们的办法就是制度,用制度去制约皇帝的欲望。很可惜,中华五千年,有管大臣的法律,但没有管皇帝的。没有任何东西去制约皇帝,这才是暴君层出不穷的根本原因。石虎只不过是一个人,没了他,还会有狼呀豹呀的出现。

历史是本教科书,教我们后人成功或失败的道理。我们庆幸现在是法制社会,庆幸我们有能力去选择自己中意的领导人。我们希望像石虎那样的暴君不再出现,我们也有能力阻止他的出现,因为我们现在有能力去明确、去制定制度,用以限制领导人的权利和欲望。

当然,虽然路还很长,但前途毕竟光明。


(下一回——石虎暴虐(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9楼5v

 以下是引用largetiger2002 在第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5v 在第2楼的发言:
朱元璋的“恐怖统治”更多地是针对官僚阶层的,这里面既有巩固朱家王朝统治的需要(清除强有力的潜在反叛者),也有来自个人幼年和青年时期刻骨铭心的困苦生活经历的原因(如果不是元统治者暴虐无道,如果不是各级官僚对于百姓百般欺凌、横征暴敛,如果不是天灾人祸使得百姓走投无路、官逼民反,朱重八恐怕一辈子也就是朱重八,生于田间、长在地头,象他爹娘一样一辈子做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而不会成为明太祖朱元璋)。人民在他的统治时期,生活大体上还是从元末的战乱中安定下来,获得了喘息,而使生产力得以恢复。


因此,朱......

错了,好像朱某人是杀功臣杀得最狠的,蓝玉案加上胡惟庸案,一下杀了上万人

锦衣卫什么的也是特务统治。。还不恐怖吗?


请看清楚我说的话:“朱元璋的‘恐怖统治’更多地是针对官僚阶层的......人民在他的统治时期,生活大体上还是从元末的战乱中安定下来,获得了喘息,而使生产力得以恢复。因此,朱元璋对于一般民众而言,不是一个暴虐恐怖的统治者。这是他的“恐怖统治”与石虎最大的不同之处。”你说的不是在验证我说的内容吗?我错在哪里?


至于对臣下使用特务手段,那不是朱元璋的发明,几乎历朝历代的皇帝都用过这样的统治手段。简单来说,这是巩固封建王朝一家一姓“家天下”统治的需要。只要是在封建制度下,皇帝的特务手段就是不可或缺的,区别只在于机构名称的不同以及所使用程度的不同而已。

这厮是鬼畜级的杂种!

后赵活该短命。

石虎暴虐:羯胡都是脑子有神经病的遗传啊,后赵建立时间32左右就灭亡了。

多亏冉闵大杀羯胡把后赵推翻但冉闵没把羯族杀绝啊后有一万读偶人羯族部队投靠了鲜卑了吗。

在后才有侯景之乱改变了南北的格局啊。

中国人的皇帝让人心惊的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