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美谍中国心 正文 第040章 解救难题

佛头岭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size][/URL] 莱姆快步走了过去,喝道:“干什么?把枪收起来!” 用枪托打人的是工地上的保安。那保安停了手,瞅瞅莱姆,与旁边几个保安相视一眼,一个保安把手里的橡皮棍藏到身后。跑过来的一个工头,是个黑人。工头说:“有些劳工不听话,需要教训的。” 阿德莱德走了过来。 “阿德莱德先生,”莱姆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


莱姆快步走了过去,喝道:“干什么?把枪收起来!”

用枪托打人的是工地上的保安。那保安停了手,瞅瞅莱姆,与旁边几个保安相视一眼,一个保安把手里的橡皮棍藏到身后。跑过来的一个工头,是个黑人。工头说:“有些劳工不听话,需要教训的。”

阿德莱德走了过来。

“阿德莱德先生,”莱姆微笑说,“工地不是缺人干活吗?人打坏了,干活的人不就更少了?”

“那是,莱姆将军说得是。”阿德莱德显然不愿意这样的场景被外人看见,挥挥手,瞪了黑人工头一眼,“带人下去,给他治好伤。胡闹,你们除了打人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是。”黑人工头指挥几个保安,将三个中国劳工带往一间工棚后面。

这在建设重装备仓库,基础已建起来了,正在浇筑钢筋混泥土框架。有三四十名工人,有的穿件褂子,有的光着脊梁,在酷热的阳光下扛水泥包,漫起的水泥雾尘把工人们遮掩得像一个个泥猴,稍远点,就无法辨识容貌。莱姆认出来,他们大都是中国劳工。

“这些人像是韩国、日本人来的。”莱姆无意识地问

“不会吧?韩国、日本人还有干这种苦力的?”阿德莱德倒还真不知道这些人的来历,问旁边一个鼻子高得出奇的女人,“贝蒂,他们是哪来的?”

贝蒂三十几岁,身段挺好,前隆后翘,如果不是鼻子像一根木棍杵在脸上,还算有几分姿色。贝蒂说:“布卢默先生一个月前送来二百三十名劳工,有印度和东南亚的,都支付了中介费,其中有八十七人,布卢默先生提出特殊要求,要价很高,我们给了布卢默先生每人六千美元。他说这些人可算作卖给我们。他们没有身份,没有名字,不懂英语,也不用付工资,如同一群牛,白天放出来干活,晚上赶进工棚睡觉,做建筑工也还熟练,一个顶上好几个。如果我们用的都是这种劳工,工效还是比较高的。但有少数几人试图逃跑,其实,在这伊拉克,他们人生地不熟,也逃不到哪儿去。就一点不好,语言不通,只听咯吱咯吱的声音,不知说些什么,指派做工比较费力。”

“长官,”莱姆后边忽然有人悄声说,“我知道他们是哪里人。”

莱姆回头一望,是恶狼部队的士兵,黄皮肤的国字脸,眉毛淡淡的,鼻子也还挺拔,但没有其他人的高大,华裔!莱姆心头微微一动,自己队伍中还有华人,咋没发现呢?其实也怪不得,“恶狼”部队共一百三十九人,莱姆完全把这支部队当作一件工具使用,有了任务,只管吆喝邓肯、麦克几个军官,从不与下面士兵接触,而这些士兵放在一起,几乎是一个模具里浇铸出来的。莱姆觉得这个士兵这时候站出来说话不大合适,待要制止,阿德莱德听见,连忙追问:“你知道这些人哪里的?”

“中国的,他们说的是中国福建客家话。”

“哦,中国人,没关系,起初还真担心是日本、韩国人。”阿德莱德反倒松了一口气,“中国人口太多,是这个世界上的负担,让他们为美国人做苦力,呵呵,也算是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表现。”

莱姆只想一拳把这个肥头大耳的秃头砸成肉酱。

阿德莱德的话也引起那名士兵的不满,说:“我父亲也是中国人,我身上也有中国血统。”

“不,不,”阿德莱德摇晃着夹在手指上的雪茄,“你不是中国人,你是美国人,你应该忘掉你的中国血统,就像美国的黑人,忘了他们的非洲。”

莱姆问那士兵:“你叫什么名字?”

麦克在一旁说:“他是上士乔纳森·欧阳,加利福尼亚人。”

莱姆命令:“欧阳上士,留守工地的‘恶狼’士兵由你带领,负责护卫阿德莱德先生安全,直至奉命撤离。”

麦克少校似觉不妥,“恶狼”由于是特种部队,全体将士都是选拔出来的精英,军衔较高,上士是最低阶军衔,悄声提醒莱姆说:“长官,欧阳是上士。”

莱姆说:“即日起,欧阳上士晋升上尉。”

欧阳啪地一个立正:“欧阳上尉坚决服从命令。”

麦克心里嘀咕,我的乖乖,这个欧阳可走运了,就因为认出那些中国人,立马就连升三级,这也就是“恶狼”这支部队才做得到啊。

离开军事基地工地,莱姆来到白水保安公司。

现在,这里完全按照莱姆意图发展。在戴美儿、刘胡子、嘎西木三人共同管理下,所有一切井井有条。刘胡子管军事,嘎西木管后勤,戴美儿差不多算是公司一把手,刘胡子对她颇为依赖,因为不懂阿拉伯语言,离了她,他的嘴巴就成了哑巴。嘎西木已从心里把她当成了“将军夫人”,尤其是上了“政治教育”课之后,再不敢对她小瞧,见着她便大拍马屁。戴美儿确实有几把刷子,心眼多,黑溜溜的眼珠儿一转,就要生出一个诡计,说起话来虚虚实实,口才便给,就是刘胡子有时也被她忽悠了。

公司有了三幢楼房,旁边两幢楼安排做了宿舍,老戴这幢楼就成了白水公司办公楼,分别给哼哈二将和撒拉哈留了两个办公室。撒拉哈一大早就来了,老老实实坐在办公室等候莱姆。胡敬海也正式报到上班,莱姆带来两万美元,交代两人立即操作祖海石油公司筹备工作,完了,打了个电话给赵衡阳,说自己马上过去,有要事相商,要他联系叶仲良也过来。

到了海外公司,却见叶仲良到得更早。

“我刚从长老会过来,人质有望获释。”叶仲良说,“昨天,电视采访完后,我就拿着录像带连夜去了长老会,长老会副主席艾木哲德判断,“红色风暴旅”一定是误会了,把中国人当成了日本人绑架要挟。今天一早,传回来消息,长老会联系上了“红色风暴旅”。确如阿卜杜勒长老所说,这个红色风暴旅是个成立不久的小团伙,是因为家中有人被美军打死而组织起来的,其目的是向美军报仇,经长老会从中斡旋,解释其中误会。不过,这个组织对中国不太了解,说不能信任外国人,除非中国政府禁止中国人进入伊拉克,他们可以考虑释放人质。

“太混账了,”赵衡阳气愤地说,“所谓红色风暴旅,也就相当我们国内一个劫匪团伙,居然以人质要挟一个国家政府。”

“也不能这么简单看问题,”叶仲良毕竟是做外交工作的,处理这类事件脑子清楚,“绑架者原本是善良的伊拉克民众,只是因为战争充满了仇恨。我已经把他们的要求报告给了国内,很快外交部就会发表声明,重申我国的伊拉克政策。”

莱姆疑惑地问:“中国政府满足绑架分子要求?禁止中国人进入伊拉克?”

叶仲良微微一笑:“外交部将告诉绑架者:中国政府已经多次警告中国公民目前不要来伊拉克。十一名被绑架者是普通中国公民,是自行来此谋生的。他们与许多伊拉克人一样,只是为了养家糊口。从人道角度出发,呼吁尽快释放这些中国个体务工人员,使他们能够尽快与家人团聚。”

赵衡阳心领神会:“这就是中国的语言艺术。虽然没有禁止二字,但给‘红色风暴旅’下了台阶。”

叶仲良很有信心:“最快今明两天,人质可以得到释放。”

莱姆说:“我有一个要求,希望人质释放以后,暂时不要急于送回中国。”

叶仲良断然拒绝:“这不行。外交部给我明确指示,人质释放后,立即把他们安全送返国内,伊拉克局势过于混乱,人质不及时送走,危险仍有存在,仍有可能遭到遇其他不测。目前,使馆没有恢复,我们没有力量保护他们。”

赵衡阳奇怪:“莱姆将军,为什么要暂时留下这些人质?”

莱姆说:“人质遭绑架,四十三名劳工偷渡,谭鱼头是始作俑者。我已找到了四十三名劳工的下落。他们现关押在美军军事基地建筑工地,是被当作奴隶卖到伊拉克来的,没有人身自由,每天在工地上牲口一般干活,动辄遭受毒打,处境极是悲惨。他们也想逃跑,但逃不了,建筑承包商看管很严,而且那是军事基地,有美军看守。”

叶仲良问:“军事基地工地确实有中国劳工?”

“亲眼所见。”

“既是事实,我去找临时管理当局交涉,把他们解救出来。”

“不行。建筑承包商绝对矢口否认,不会承认有任何中国劳工。”

“依你的意见呢?”

“人质释放以后,谭鱼头不会轻易放过,他与美国建筑承包商有勾结,谭鱼头需要美元,美国建筑承包商需要劳工,双方可能会再次合作,想法设法得到这些劳工。我们可以乘此机会,抓获谭鱼头,用他来指证军事基地工地上藏有中国劳工,然后,通过外交交涉,要求把人交出来。”

“即便谭鱼头指证,建筑承包商还是不承认呢?”

“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暂时留下人质,抓获谭鱼头……”

“不行。伊拉克是个是非之地,人质一旦释放,就要立即送返回国。能早一刻走,早一刻安全。”叶仲良决然否定莱姆的意见,因为,这十一名人质解救回国,对于他来说,那是一件大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