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后一步是家园:日本史料揭秘抗战 苍穹之魂—抗战中的空战 飞虎队“吹牛大王”玩死日本一根筋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7.html


代永兵卫大尉也是空中经验丰富的老鸟,所以他一眼看穿斯科特的诡计——这美国佬纯粹是想“带坏”我们的飞行员啊!


斯科特的确是有意带辰巳曹长体验一下俯冲的快感。


隼式战斗机,轻捷灵敏,但最致命的缺点有二:第一,火力太弱,初期型号只有两挺毫米机枪,后期增强了火力也不过是一挺毫米加一挺毫米机枪,在俯冲这种剧烈的运动中,隼式很难打中P-40,就算打中了,P-40座椅后方坚固的特种钢装甲也会有效地保护斯老鸟的性命。所以,在“带坏”对手的过程中,斯科特如果不是特别倒霉,基本是安全的;第二,结构脆弱,这种飞机无法承受长时间大角度的俯冲,很容易因此而解体。隼式战斗机的首席试飞员伊藤大尉,就是在飞这个动作的时候空中解体,魂归太空的。第一批隼式战斗机装备的是日军加藤部队,兴高采烈的日军飞行员首次驾机上天回来后忽然发现飞机出现了一个奇怪现象——机翼上铆钉附近的铝制蒙皮上都出现了椭圆形的窟窿。


这种颇有艺术感的玩意儿对日军飞行员来说毫无感触可言,只是感到恐惧——飞新飞机总是让人激动,这些飞行员多多少少做了些飞行包线以外的动作。没想到只是几个不太出格的动作,新飞机的铆钉就已经变形,把蒙皮都给割破了。


从那时候,日军的老飞行员就明白了——这隼啊,是种不太男人的战斗机,如果一个劲儿地冲冲冲,是要丢老命的。


这回斯科特的动作对他自己来说并不危险,P-40皮糙肉厚,俯冲是它的拿手好戏。可是拉着辰巳曹长干这种事儿,可就有点儿大大地不够朋友——双方做一样的动作,P-40没事儿,隼是要解体的啊!


7-29 中岛1式隼战斗机结构图


代永兵卫大尉的叫喊显然没起作用,但日本陆军严格的训练让辰巳曹长还是有意无意地把俯冲速度保持在了安全范围之内,并没有出现代永大尉担心的情况。


也许“吹牛大王”的骗术还不够高明?


不等日军庆幸,俯冲中的斯科特忽然猛地把飞机往上一拉!


紧跟在后的辰巳曹长下意识地也往上一拉——


这一方面可能是打红了眼的辰巳曹长不肯放弃这个傻呼呼的猎物,另一方面日本飞行员的训练中有这么一课——当你不知道该怎么飞的时候,就跟着前面飞机的动作走……


这个做法曾经救了坂井三郎的性命。在第一次空战中,面对突然冲过来的中国战斗机,坂井三郎完全懵了头,训练中的一切都被忘得一干二净,头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地跟着前面的长机。队友形容他当时仿佛被一根绳子吊在了长机尾部。紧跟经验丰富的长机,让菜鸟坂井逃过了中国空军凶猛的攻击,也让他熬过了对空战最初的恐惧。


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照着一根筋的思路来,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辰巳曹长来说,这可是致命的一拉!跟着冲还能勉强承受,在全力俯冲的时候忽然大动作往起拉,隼脆弱的机体结构再也承受不住这种“野蛮”的折腾了。


只听一声怪响,辰巳曹长那架隼式战斗机顿时在空中散了架。


代永大尉这样描写他看到的情景:“紧跟着P-40往起拉的隼,刚一抬头两个翅膀就折断了,我眼看着它们在空中飞散,坠向下方,残存的机身和发动机则一头扎向了地面,撞得粉碎并燃起了大火。”


7-30 虽然斯科特的飞机实际上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总觉得在这次战斗中老爷子应该用这样的涂装才够拔份儿。


这种情况下,跳伞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过,拿在高速路上开车打比方,你在前面开,后面的那位掉沟里了,能算是你的责任吗?斯科特上校一发炮弹也没有打,从某种意义上说,辰巳曹长的行为属于一种自杀。


美国人一旦Try成功了,是很容易引发效仿的。


战斗从衡阳一直打到来阳上空,仅仅二十分钟,又有两架日军战机追随倒霉的辰巳曹长而去。一架是第1中队中队长加岛元亮中尉的僚机,由吉田友重伍长驾驶。代永大尉认为他俯冲时达到了每小时600—700公里的高速,另一架是鲛岛国利伍长的座机。二者都是在紧跟P-40俯冲后拉起时飞机解体。


完全按照条令,很乖——两个人明明都看到了辰巳的命运,看到人家往起拉,还是忍不住跟着来,怪谁呢?


这两架飞机的失事,未必是斯科特干的,但肯定和他有关系……


事情还没有结束。10点30分,空战中没有被击落的日机匆匆返回天河机场。由于亲眼目睹战友接二连三往下掉,受到强烈不良刺激的日军飞行员心情激荡,在降落的时候有两架飞机冲出跑道,一架撞毁,一架重伤。


算起来,日军这一战共有四名飞行员自杀,一名自杀未遂……


日军宣布在战斗中共击落中美联合空军四架,实际上双方在空战中都没有飞机被击落 ——中美联合空军方面专心于那种“勾引”的举动,在缠斗中打得漫不经心,日军倒是拼了老命,但不争气的武器让他们一无所获。


从这以后,中美联合空军的飞行员们遇到这种轻捷而效率不高的“奥斯卡”,再也没有心理问题了——只要你追我,我就往下冲,你不跟我来呢,我就摆脱了,你跟我来呢,那,咱就试试斯科特式勾引大法。驾驶隼的日本飞行员只能干瞪眼。


“新零式”和P-40交手的战绩,从此一蹶不振。


7-31 干完坏事的P-40,一副无辜的样子。


哼哼,斯科特老爷子说话了,说我老头子是吹牛大王?说老子是拆白党还差不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