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后一步是家园:日本史料揭秘抗战 苍穹之魂—抗战中的空战 淞沪上空的鹰 10

萨苏0 收藏 0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7.html[/size][/URL] 于是,为了表示自己“一无牵挂”,以争取能够上天与敌一战,任云阁等人纷纷表示自己没有成家,没有家室之累。 任云阁的女儿回忆:“父亲为了求得上级的批准,在写家中有何人时,只写有父母,而一字没提有我们母女三人。此时此刻,他一心想到的就是狠狠打击日本侵略者,杀敌立功,为国效劳。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7.html


于是,为了表示自己“一无牵挂”,以争取能够上天与敌一战,任云阁等人纷纷表示自己没有成家,没有家室之累。


任云阁的女儿回忆:“父亲为了求得上级的批准,在写家中有何人时,只写有父母,而一字没提有我们母女三人。此时此刻,他一心想到的就是狠狠打击日本侵略者,杀敌立功,为国效劳。经过战前开会动员选拔排定,我父亲被批准参加出击。此时,一个平常沉默寡言的人,也高兴地跳起来,欢呼起来。”


这一天,就是任云阁战死的那一天。


第二件,重伤后在雪莱克机风挡上以血写下“还我河山”四个大字的徐汉灵少尉并没有死,在那架雪莱克攻击机中牺牲的是他的战友李文韶。战斗中他们的飞机被日军高射炮击中,李的双腿都被打断,徐的臂、背、腿也多处负伤,但两人相互鼓励依然将飞机飞了回来。落地后,李因伤势过重牺牲,徐则用断指在风挡上写下“还我河山”后昏迷,他虽然负伤,但最终伤愈回到空中,一直战斗到抗战胜利。


应该说,这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


周庭芳并不是第一个对出云舰舰载水上飞机发动攻击的。祝鸿信、任云阁机遭到攻击后,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同一个编队的902号机,这架诺思罗普轰炸机随即转向,照着宫田大尉这架飞机就是一梭子。


902号机的驾驶员名叫全正熹,初听此名可能会让人误以为他是朝鲜族人。其实,全正熹的来历很古怪,他是贵州人,苗族(有记录为汉族,不确),少年时是一名好猎手,战友评价他身上带有“原始人的气质”。也许因为这个原因,让他在其他飞行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投入截击。


带着炸弹的诺思罗普轰炸机和宫田的水上飞机都不太灵活,这一梭子子弹没有打中,但却迫使日军水上飞机向低空躲避,并把日军飞行员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了。


5-27 全正熹上尉,空军第14中队中队长。1937年10月24日与战友游云章少尉自山东驾902号轰炸机返回南京途中为日机截击,苦战良久,壮烈殉国。


全的战友杨炯先生曾撰文描述全正熹的死另有版本,讲他当时是和游云章奉命尝试一种新的战法,利用伪装涂饰单机偷袭日军长门号战列舰,失败牺牲。但这在双方的正式记载中均不见记录,大约是一家之言而已。不过,日军也曾尝试过单机偷袭武汉中国大本营,结果同样失败,所谓“中攻四天王”之一的得猪治郎中佐在这一战中被击落,机毁人亡。证明对军事上的“硬”目标,这种战法事倍功半。


和902号机交了一下手,宫田也注意到高度问题,立即开始爬高。就在这时,一架霍克III战机忽然如同鹞鹰一样自上而下猛扑过来,一道火舌直取宫田机,将其右翼的支柱打断。


这架霍克III战斗机就是当时在3,000米高度飞行的周庭芳机,他正率领34中队飞行在诺思罗普机群的上方,看到宫田机和全正熹机交手,当即来了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霍克III就是为了空战而造的,马力大,航速快,这下子宫田吃定了苦头。不过,宫田机的驾驶员出崎良平也堪称出色的飞行员。日方记载,双方缠斗了足足20分钟。宫田机利用当时台风带来的浓云左躲右闪,但是周庭芳死死咬住,接连击中这架95式水上飞机。


有趣的是,这方面的记录双方有些不一致。


日方是根据机号判断截击宫田的为周庭芳机。战斗到最后,重伤的95式终于摆脱了周庭芳的追击,但因为伤势太重,在出云舰附近试图降落时撞毁,后机身折断。宫田和出崎被甩出飞机而由江面上的日军小艇救回。


5-29 这架日军95式水上侦察机后被打捞上来,但已经不能使用。从这张照片看,是和高志航击毁的一架96式中型攻击机(大村机)一起被送到东京成了展品。


而中国空军方面,却是这样说的:“15:50暂编34队6架霍克机也出发了,领队的周庭芳队长驾一架霍克III,带着50公斤炸弹2枚、18公斤炸弹5枚,其它5架霍克二则各挂6枚18公斤炸弹。由于担心速度差异无法维持编队,周庭芳刻意不将霍克III座机起落架收起,藉以降低速度,让固定起落架的霍克二能跟上编队。一到达上海上空,突然一架日本水上飞机突破云层,朝34队机群对头冲来。由于来不及反应,同时仍有任务在身,周庭芳决定放弃追逐,带领僚机继续前进。抵达目的地后,发现要攻击的目标太多,于是6架霍克机便分散各自攻击目标;在达成任务脱离上海返航之际,周庭芳与队员王志恺,发现日侦察机一架对头飞来,周庭芳向它开火,最后被它逃入敌防空炮火圈内而作罢。”


周庭芳遭遇的第一架日军水上飞机,估计就是击伤梁鸿云机的日军川内号巡洋舰舰载机,但是这次它没得到机会对第34中队进行偷袭。而他遭遇的第二架日军“侦察机”,似应就是宫田机,但并没有记录战果。


看来,中国空军这回谦虚了一点,周庭芳是高志航最得意的学生之一,追着一架水上飞机打了半天却没看到对方坠落,对他来说,应该算件丢人的事情。


5-30 晚年周庭芳


可惜由于历史的原因,从1952年开始,主动留在大陆的周庭芳一直在建筑队担任司机工作,否则,以这位抗战王牌飞行员(确认击落日机5架)的本领,不知道能为中国空军做多少事情呢。


对九零七号轰炸机的坠落,考证到此,或许已经可算是到了一个段落。


然而,据宝山收殓任云阁的地方人员回忆,当时任云阁的遗体双目圆睁,堪称死不瞑目。


大约,是因为被一架水上飞机偷袭打下来,觉得实在不甘心吧。


也许因为这一仗打得窝囊,即便是周庭芳立即就报了仇,依然难让任云阁安然而逝。


那么,第二天的空战,应该能让任云阁瞑目了。


八一五空战,被日军战史学家中山雅洋称为中国抗战史上空前绝后的“打火鸡”之战,不但打出了一个空中赵子龙乐以琴,而且连只有对地攻击能力、机炮固定向下的雪莱克攻击机都开了荤。这可是比95式偷袭还不可思议的空战了。


好了,那应该是以后讲给大家的另一个故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