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7.html


我想,这样的人,无论他一生还做过什么,这一瞬间已经是永远值得中国人自豪的了。


蒋介石在这场战争中犯了很多错误,但是有一句话他说对了,打这一战,中国人需要“地无分东西南北,人无分男女老幼”。


真的是地不分东西南北。作为一个河北人,在殉国于宝山的、长长的官兵名单中,我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前排的一个名字——任云阁,不是将军,却是第一个战死在宝山的空军飞行员。


5-3 任云阁 河北文安人,空军中尉,1937年8月14日战死宝山。


在《宝山史志》中,是这样记录的:


“1937年8月14日上午,我国3架轰炸机飞越百里长空,冲出云雾,突然出现在吴淞口上空,对准停泊在那里的日军旗舰‘出云号’猛烈轰炸。敌舰中弹,顷刻间浓烟滚滚,直冲云霄,博得同仇敌忾的中国军民热烈欢呼。


“嗣后,吴淞上空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空战,敌我双方的飞机上下迂回盘旋,互相射击。稍后,6架敌机围攻我方1架飞机。我国飞机虽英勇搏杀,终因寡不敌众而不幸被击中。该机瞬间发出震耳啸声,带伤向西北方向滑行,降落在杨行北宗村小庙附近的棉花田里。周围的农民目睹我国飞机降落,纷纷奔去营救。


“那时,我随家人就住在小庙附近的村上。当我随着乡亲们奔到现场,只见两道很深的轮胎印,飞机螺旋桨刚停,引擎还在隆隆作声。那是一架美制双翼907轰炸机,机翼下还挂着一枚未来得及投掉的炸弹。


“乡亲们出于高度爱国热情,含泪急忙扶驾驶员出驾驶舱,可惜他已经中弹停止呼吸。于是,乡亲们七手八脚把洁白的丝质降落伞平铺在机旁棉田,将尸体平放在上面。死者身穿飞行服,中等身材,脸色苍白,神态安详,殷红的鲜血不时滴落在洁白的降落伞上。后来知道,他是少尉机长任云阁,当时才27岁。


“一会儿,杨行镇镇长张渭滨和镇保卫团的一批人员闻讯赶到现场。他们动员姚春熙(今年82岁)、程银千二人把尸体抬到镇东成善堂,死者佩用的一支手枪被保卫团人员拿走。当天下午,由富商、保卫团长颜颂棠出资80块银元,向张大宝购得一口寿材,用白丝(降落伞)裹尸收殓,将烈士埋葬于杨行张家桥南。任云阁是河北省文安县人,抗战胜利后,烈士的亲属曾专程到杨行墓前祭拜,半年后将尸骨运走。据查,烈士忠骨后迁放于南京太平门外紫金山北麓的国民党航空烈士公墓。


“同机飞行员、机枪手梁鸿云因飞机着陆时剧烈震动,一条腿骨折,脑部严重震伤。他以坚韧的毅力爬过小庙塘。他见到的第一个人是看管寺庙的王其康,便说:“我是国军飞行员,腿受伤不能走了,求你叫几个老乡把我抬到附近公路旁,我要去上海医院。”王见状,二话不说立即去石家埝喊来奚介吾(今年84 岁)等3人,带了门板、绳子、扛棒,迅速把梁鸿云抬往顾村方向。途中,梁鸿云说:“任云阁还没成家,过早地为国捐躯了。我希望早日康复,再上蓝天,为任云阁报仇。”由于梁鸿云伤势严重,途中一度昏厥。当到达顾村镇南公路旁时,正巧碰上红十字会汽车,随车不仅有医生,还有空军几位官兵。他们很客气地支付小费,并要介绍奚介吾等人去国际电台吃中饭。奚等婉言谢绝,随即协助车上人员将梁鸿云送上救护车。那时梁鸿云还用轻微的手势,向奚等表示谢意。救护车直驶同孚路中德医院。事后得知,梁鸿云终因伤势过重,于凌晨3时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