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淬火,士官成了名副其实的主角


键盘声声,大屏幕内容不断刷新。面对纷繁复杂的“敌情”和来自四面八方的数据流,昔日只会操作导弹的士官们,如今和机关参谋军官一样,操作电子沙盘,分析判断敌情,拟制作战文书。


今年,该旅士官训练计划三番五次被修改:大批士官骨干到武器生产厂家、军队院校和友邻部队轮训;士官训练纳入首长机关训练体系,学习指挥技能、战场通信、参谋业务、首长机关作战筹划、组织战斗等方面的基础知识。


该旅还建立了士官资格认证制度,按照“单个人分级训、相近专业合并训”的原则,采取分层分级、内容渐深、灵活施训、课程结业、考核固化、适应晋升的训练方式,科学组织士官信息化素质、专业理论和实际操作训练。


初夏,南国深山再燃“战火”。这次站在身后指导把关的干部再次不见了踪影,偌大一个练兵场,士官成了名副其实的主角。


“通信受到强电磁干扰,使用备份电台无法沟通!”刚出待机地域不到10分钟,蓝方便发难。担任梯队指挥员的三级军士长施业华下达命令:“部队按预定路线继续前进,迅速启动运动通信车,与旅指挥所联系。”


担任营部参谋的中士尹超报告:“15分钟后‘敌’卫星临空。”“全营停车,立即熄火,就地进行伪装防护。”施业华从容应对……


驾长车,驱险境。一次次临机处置,与“敌”惊险过招。1个小时后,施业华指挥的发射梯队准时完成发射准备。导弹装定射击诸元,长剑引而待发……


意犹未尽■第二炮兵某旅旅长 夏小平


扁平指挥,呼唤末端执行力


信息化的发展,使指挥由“扁平结构”代替“树状结构”,高层指挥员的命令,不必像以往那样层层下达,可以直接下达到作战系统的末端,乃至落在单兵身上。


当所有的链路都已打通,当士兵眼前的屏幕上真的不再仅仅是来自连长的命令,我们的士兵兄弟是不是应该想想:你的肩膀能否担起这副担子?实践中,我们体会到,越是扁平指挥,越是需要末端有执行力;越是附加战略意图的使命,越需要高素质的士兵来执行。所谓“士官的战争”,其实是一场军队与军队之间末端执行力的比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