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凯歌 第一卷、寒风瑟瑟 第九章,绝密渗透

杜家六郎 收藏 2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5.html[/size][/URL] 第九章,绝密渗透 杜泽伟的回答,在杨伟强的眼里是预料中的事情。杨伟强早知道杜泽伟来的时候便和队长李仁健关系不融洽,依照杜泽伟的脾气,和这个牛气十足的队长几乎是锋芒相对,燃烧的烈焰愈加浓烈。对于这件事情,只能他们两个人在逐渐的生活训练中渗透化解,别人是帮不到任何忙。 听到了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5.html


第九章,绝密渗透

杜泽伟的回答,在杨伟强的眼里是预料中的事情。杨伟强早知道杜泽伟来的时候便和队长李仁健关系不融洽,依照杜泽伟的脾气,和这个牛气十足的队长几乎是锋芒相对,燃烧的烈焰愈加浓烈。对于这件事情,只能他们两个人在逐渐的生活训练中渗透化解,别人是帮不到任何忙。

听到了杜泽伟的话,杨伟强笑嘻嘻的看着他问道:“你觉得咱们队长人怎么样?”

杜泽伟几乎是愣住,拿着烟死盯着杨伟强看着。淡淡说着:“对于这件事情,对于任何人,我不能妄加评论,更是不能发表一些谈论。”

杨伟强知道,杜泽伟是黯然隐藏着什么。但也只有杜泽伟知道,自己是不能在背后谈论任何人的长短。自己的实际情况已经处于了波段,何况没有不透风的墙,在自己的人生观中,对于任何人都必须有防范之心,所以很多事情,只能自己心里知道,而不能妄加言论。

杨伟强拍了下杜泽伟的肩膀,看着他说着:“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很多事情我们彼此心中都知道,说出来后,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我只能说,时间长了,你自然会清楚队长是什么样子的人,并非你想象中的糟糕,或许,他看到你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冲动罢了。”

杜泽伟哈笑着,看着他反问:“像我这样冥顽不灵的兵油子,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调教出来的。我是第四年的老兵,不是新兵。现在已经过了我成气候的年代了。”

“是啊,我们都第四年了。你我的处境不同,我们之间有着太多的差距,我们这些农村入伍的战士,只能在部队努力干着混口饭吃,不像你们这些城市兵,回家有安置工作,何况家庭也有着富裕的保障”杨建强惆怅的感叹着。

听了杨伟强的这句话,不由让杜泽伟感到寒酸,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正好是杜泽伟这些年在部队所炫耀 自己的资本。或许这就是杜泽伟本性的弱点,还是自己太年轻。意识不到那么深沉而又长远的事物。

当多少年后,杜泽伟再度回忆起来S中队的这段记忆,那将是一生的转折。是杜泽伟一辈子永远忘不掉的印记。若是没有在S中队的历练和磨练,便成就不了今日的自己。是这里让自己成长,是这里让自己长大。是这里让自己学会了做人,是这里让自己确定了人生目标,是这里彻底改变了自己命运,是这里让自己完全的蜕化演变。在这里的时光让杜泽伟感觉到度日如年,是这里让杜泽伟知道了什么叫做折磨,是这里让杜泽伟懂得什么叫对人性的考验,是这里让杜泽伟经历了爱恨情仇,是这里让杜泽伟明白了生存法则,是这里让杜泽伟看破了世间灯红酒绿的浮云。

S中队,永远都是杜泽伟挥之不去的印记。但是这里,却深埋着杜泽伟的痛苦,埋葬了杜泽伟青春时代的美好回忆,破灭了自己美好的梦,以及那幻灭的瞬间的爱情。这里有着杜泽伟挥洒汗水所积蓄的一切,有杜泽伟奉献青春的印记,有着杜泽伟一生忘不掉的太多太多。一切都从这里开始,从S中队,从他第四年的军旅生涯开始。

杜泽伟看着班内的战士都陆续的回到了宿舍,杜泽伟问到:“下午你们还训练吗:”

杨伟强站了起来,对班里的战士说:“瞧瞧你们训练时的熊样,中午还浪费时间睡觉,都给我出去加体能辅助。”

听了杨伟强的命令,班里战士低着头纷纷从宿舍出去。在临出门的时候撇了杜泽伟一眼。当然,这只是杨伟强班内的正常管理,自己无从插嘴,也不能干涉什么。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其他事情与自己无关的事情,都是浮云般的存在。

杨伟强看着战士们走了出去,转过头对杜泽伟说:“今天的训练,咱们班战士落后到什么程度了,我这个班长又不是吃白饭的。在中队,我们班的训练成绩一直是前列,不能让这个冬天沉睡掉曾经的功绩。”

在部队就是这样,每个中队与中队,班与班之间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比赛,在军人的眼中,只有第一才是最高的荣誉。只有取得最高的荣誉,才能取得高尚的自尊。杨伟强不是凡夫俗子,自然在各项工作中不甘示弱。所以,每一项的训练科目,都会达到第一,不择手段的取得第一。

杜泽伟问道:“冬天不是部队整休的时间吗?虽然是冬季大练兵,也不能这样无辜的摧残战士们啊。”

听到这话,杨伟强满脸正经的说着:“在这里,没有整休没有休息日。只有残酷的训练和永不停歇的进步。只有在最严酷的条件下练兵,才能在最残酷的战争中取胜。”

看来,李仁健给战士们灌输的思想,是彻底的将战士们进行了洗脑。包括这些班长思想都是这样的过硬,李仁健真有他们心目中的那么伟大,还是这支部队的战斗力本就那么强悍。

这种懵懂的想法,突然间的涌现出杜泽伟的脑海,看来自己是要渗透到这支部队的内部,从最深层的来了解这支部队,深入的渗透到这支绝密的部队。算是绝密的渗透,必须在短时间内,也就是自己身体恢复差不多的时候完全的了解贯彻这支部队,寻找弊端和漏洞,方可在日后的漫长岁月里容身。

杜泽伟继续问着:“给我讲讲这里的事情吧,看来我得完全的了解这里的一切。这次的事情闹得也挺大,我在战友跟前都感觉到了愧疚了。还有,山里有两个点都是班驻的,什么情况?”

杜泽伟的目的很清楚,必须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杨伟强在这里呆了四年,对这里的一切不会太陌生,何况两个人是同年兵,说起话来没有太多的隔阂,也不会太过于拘束,虽然杨伟强是班长,目前为止,区区一个班长在杜泽伟的眼里什么都不算,不入流的小三而已。

…………………………

一个中午,俩人不间歇的聊天,让杜泽伟受益匪浅,从正面以及侧面了解到了太多,然而这种旁敲侧击的接触,才使他真正的了解到这支部队,那些人那些事。都是无从言论的坎坷和辛酸。包括自己的经历,已经完全的证明了这恒古不变的原则。

听着中午起床号音的响起,俩人才恍然大悟警觉一个中午过去,面对的将是下午严酷的训练,外面凛冽的寒风呼啸,烈风刮过吹佛着松针作响,即便是晴朗的天气,仍旧遮盖不住冬雪的严寒。

杨伟强从床上站起来,看着杜泽伟说道:“我训练去了,下午在训练馆体能搏击训练,有事你在楼道喊我就行”

杜泽伟点头示意,看着杨伟强走了出去。

这注定是一个孤单而又寂寞的下午,只能聆听到战士们在搏击训练中撕心裂肺的喊叫声,这一种神秘而又磁性的声音,不断唤醒杜泽伟懵懂心中的热血,战士就应在训练场活着战场挥洒热血,为了那“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口号。舒逸的躺在床上,脑中浮现出的不只是未来日子的幻想,是喜是悲,一切无从言语。

其实杜泽伟知道,用不了多久,自己也会和他们一样,彻底的被李仁健洗脑,加之康嘉靖这么多年的指导员,那两个人夹击绝对会转变自己的思维模式,用不了多久,自己便会和这些基层战士一样,过着傻瓜似的生活,整天除了训练和站岗,其他的什么也不敢去想了。大山里的生活就是这样。生活在这里的战士,心中的寂寞,孤独,无奈,过着单调而又空虚的生活,抬头见山,低头还是山。尤其在这支部队中,常年见不到外面的世界,除了山中的花草鸟虫再也看不到别的活物。

当然,杜泽伟自然是不会去适应这样的生活。从脑海中一直在排斥,惧怕有那么一天。这样的生活是杜泽伟从来没有想过的,在这里已经半个多月过去,对这里的生活也稍加了解了些,看着战士们一日生活和生活的习性,这纯粹是对人性的摧残,更是对意志的磨砺。或许杜泽伟正需要这样的生活习惯来锻炼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坚强。平心而论,在杜泽伟完全掌握这里后,已经开始懊悔来到这里,更是惧怕有朝一日自己像那些战士一样。而这里的每个人都像是渗透自己一样,绝密的将这里的一切渗透到自己脑海中。冥冥中杜泽伟发现,每个人都像似要感化自己一样,绝密的渗透着。而自己也正在深入的渗透他们的生活,寻找另类的办法,趁早脱离这里,等着早日的解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