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风云录 正文 第十六章 重出江湖

隐世绝刀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URL] 焦妍凤痴痴的看着手握金刀、犹如天神下凡一般的张云龙,眼中尽是桃花。从这一刻起她的少女之心彻底被眼前这个年轻男子所征服。 张云龙手提金刀来到焦妍凤面前,发现焦妍凤正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他伸手在焦妍凤的眼前晃了晃,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焦妍凤急忙回过神来,尴尬的笑笑,磕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焦妍凤痴痴的看着手握金刀、犹如天神下凡一般的张云龙,眼中尽是桃花。从这一刻起她的少女之心彻底被眼前这个年轻男子所征服。

张云龙手提金刀来到焦妍凤面前,发现焦妍凤正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他伸手在焦妍凤的眼前晃了晃,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焦妍凤急忙回过神来,尴尬的笑笑,磕磕巴巴的回答道:“没事,我没事!”但是脸上却很不配合的泛出一朵红云。

张云龙看见这种“美景”心中也为之一荡。赶忙说道:“我们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时间已经很晚了!”

焦妍凤很听话的点点头,两个回到了火堆旁各自找了位置躺下休息。

不过,两个人其实都没有睡,一个在想过去、现在和将来;而另一个满脑子都是手握金刀的英俊男子。

等到天一亮,两个人像商量好的一样同时坐起,彼此看着对方都不自觉的笑了。

张云龙开口道:“焦姑娘,不知道你急不急着出去?”

焦妍凤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以后不要叫我焦姑娘了,听着要多别扭有多别扭,叫我凤儿就好了!”说道这里将头低了又低,然后又话锋一转,反问道:“你为什么问急不急着出去?”

张云龙“哦”了一声,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不急着出去,我们就在这里再多待一些日子,等我将无为刀练熟了再出去,我担心我们这个时候出去会遇到那两个蒙面人,恐怕到时候我们就不会像上次那么幸运了!只有等无为刀练熟之后多少也能增加一些胜算。”

焦妍凤听后,心中都快美得开花了,能独自和张云龙在一起没人打扰,她是求之不得,她恨不得一辈子也不离开这个地方才好。

她赶忙娇滴滴应声道:“当然好了,在这里没人打扰,我们也可以安静的练功提升自己的武功修为嘛!”

张云龙听到焦妍凤一反常态的声音,浑身一激灵,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过了好一会才说道:“那就这么决定了!”

就这样他们两人在这个山谷里一住就是将近两年。

不是张云龙不想出去,是因为无为刀法的让他的心境起了变化,张云龙是越练越心静如水,几乎要和世间万物融为一体,所以张云龙才没有急着出谷,当然焦妍凤更不会提出要出去。

两个人以野果、野味为食,喝的是冷龙岭上流下来的山泉,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就是在练功,或是各练各的,或是在一起切磋对练。

焦妍凤在不知不觉间,也受到了张云龙的无为刀和自然经的感染,心境也起了巨大的变化,性格上多了一些柔顺,少了许多霸道。

他们的武功都有大大的提高。

焦妍凤的灭天剑法已经练到了人剑合一的地步,可以达到剑随人心、人随剑走的境界。

而张云龙的自然经也早已经突破了第四层,并且已经达到第五层的顶峰,用不了多久也一定会有所突破,至于无为刀法,张云龙也基本领会了刀法中的奥义,只是还有很多深层次的内容没有完全体会。不过,即使这样张云龙在江湖上也能稳居一流高手的行列,就算遇到那些宗师级对手也不会立即败北。其实,张云龙今天的成就不但要归咎于自己的天赋和努力,同时也要有烈阳金刀和自然经的巨大功劳,如果没有金刀在手他的内力提升也不会这么迅速,如果以前没有修习自然经的基础,他也不会那么容易就领悟到无为刀法的奥义。

所以说,所有事情都是种什么因才得什么果的,老天不会无缘无故帮一个人,更不会无缘无故害一个人。

转眼之间又快到七月初六,这天晚上张云龙和焦妍凤在休息的时候问道:“凤儿,我们在这里好像已经两年多了,你有没有想过回家看看你的爷爷?”

焦妍凤听后,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云龙哥,你是不是想出去了?马上又快到七月初六了,你是不是想上去看看。”

张云龙没有做声,好像是在想些什么!

焦妍凤微笑着继续说道:“说实话,在这里这么久了,我都快把外面的世界给忘了,还真想出去看看呢,要不明天你就去把那块大石头打开吧!”

张云龙依然没有做声,焦妍凤看到这里也不知道再该说些什么,于是默默的坐在张云龙旁边望着星空。

其实张云龙此刻想的不是别的,正是眼前这个美丽的姑娘,他虽然从小在道观里长大,但是他也是人,也有感情,这两年多焦妍凤对他的一点一滴他又怎么会没有感觉,只是他不明白,自己什么也不能给她,为什么她会甘愿和自己在这个连小鸟都不爱来的地方一待就是两年呢!

张云龙想了很久很久,却没能想明白,最后也只好暂时放下。

开口对焦妍凤说道:“凤儿,不如明天我们就出去吧,我们现在的武功虽然不一定能打过那些蒙面人,但是想跑掉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焦妍凤脸上闪过一丝不舍,淡淡的说道:“我听你的,不过现在你得听我的,已经很晚了,赶紧休息吧!”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焦妍凤摘了些新鲜的野果两人填饱肚子后,点亮火把就进了山洞。

到了巨石旁,张云龙对焦妍凤说道:“凤儿,你退后一些,以免飞石伤到你!”

焦妍凤依言退后十步,张云龙手握烈阳金刀运足功力在刀身上,一招浮云直上,用力的向巨石挑去,巨石发出一声山崩地裂的巨响,顿时碎成无数的小块,飞速射开,整个山洞都跟着摇晃起来,可见烈阳金刀的威力是多么可怕。

等山洞停止摇晃后,张云龙和焦妍凤一前一后的走出山洞,眼前出现一片白茫茫的雪景,煞是好看。

张云龙回头笑着对焦妍凤说道:“凤儿,我们终于出来了!”焦妍凤微笑的点点头。

两人绕过山坳,又来到了那片废墟之前,此时的这里比起两年前更加的破烂不堪,很明显是被人又破坏过,张云龙不用想都知道是那些蒙面人所为。

张云龙走到废墟前,双膝跪地磕了三个响头,口中说道:“爹……娘……,孩儿以后每年都会来看你们的,孩儿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更不会让烈阳金刀落入坏人之手,不会让张家的人白死。”

焦妍凤一直站在张云龙的旁边,看着张云龙那伤心的表情,她自己也非常痛心。

他们在这里站了良久,不过并没遇到那些蒙面人。

两人下山直奔鄯城而去,到了鄯城,焦妍凤从鄯城的毒龙教负责人那里拿了一些银两,补充了些日常用品,并买了两匹快马,稍作休息之后便向洛阳进发了,张云龙想先解决完与千叶派的恩怨,然后就回泰山东岳庙看看白爷爷和圆真爷爷,以后的事等到了泰山再说。

由于这次也不急着赶路,所以两人走走停停,一路游山玩水,在焦妍凤的陪同下,张云龙也长了不少江湖见识。

八月十四,他们两个到达了长安,在焦妍凤的威逼利诱下,张云龙终于答应和她去毒龙教的总坛看爷爷。

毒龙教的总坛设在长安城东北方向的秦岭之中,距离长安城有九十余里,两人从长安城出来后一路东瞧西看,期间焦妍凤为了张云龙能对毒龙教多一些了解,还特意给他讲了讲毒龙教的历史。

相传毒龙教是由一个长着人面蛇身,浑身赤色,在夜空中闪闪发光的神仙建立的,那个神仙名字叫做触龙,因为毒是触的谐音,所以就取名为毒龙教。毒龙教已经建教一千多年,经过长期的发展教众遍布天下,现在是仅次于正阳门和丐帮,与玄清门并列成为第三大江湖势力。教中除了总坛以外,下面还有暴风、骤雨、惊雷、闪电四个分坛分管四方,各个州府都有据点。

张云龙跟着焦妍凤,不知不觉中就已经来到了毒龙教的总坛所在地。此处依山傍水,地处万华山山脚,与玄清门的楼观台同属秦岭的一部分。

进入毒龙教总坛之后首先看到的是一尊人面蛇身的触龙神像,绕过神像便能看见毒龙教总坛的大殿,有无数手拿大刀的大汉分立道路两旁,张云龙还是第一次看到过这阵势,心中未免有些忐忑。

路上,两人一前一后,也没人上前搭话。

到了大殿上,张云龙看见正前方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位龙精虎猛的白须老者,神态极为严肃,给人一种无法形容的压迫感。

焦妍凤快走几步,过去搂着那老者的脖子,娇声娇气的说道:“爷爷,有没有想孙女啊?孙女都想死你了!”

那位老者眼中难得的露出笑容,却佯装生气道:“你心里还有我这个爷爷啊!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我可派人找了你两年多了,走那么久也不给爷爷来个信,究竟跑哪野去了。”

焦妍凤撒娇道:“爷爷……,人家也是迫不得已的!”

那个老者露出怪怪的笑容,阴阳怪气的指着张云龙问道:“真的吗?那这位是谁啊?”

焦妍凤听到爷爷说话的语气,脸上顿时升起一片红霞,好一会才抬起头介绍道:“他叫楚云龙,我在两年前认识的朋友。”转头又对张云龙说道:“这位就是我爷爷,大魔头焦弑阳焦大教主。”

焦弑阳笑骂道:“你这个臭丫头,有这么介绍爷爷的吗!”

张云龙听后赶忙上前,拱手拜见,口中说道:“晚辈楚云龙冒昧前来,还请教主恕罪。”

焦弑阳朗声说道:“年轻人,你不必客气!你是凤儿的朋友,也就是毒龙教的朋友,我老头子可没那么多礼数,一会给你们接风洗尘,顺便听听你们的故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