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的煤焦大亨


逃跑的煤焦大亨

山西金业煤焦集团董事长张新明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李廷祯 实习记者 陈少智


被人讽为“杀富榜”的《胡润富豪榜》再度显灵。


经全国在逃人员资料库的证实,曾在胡润中国富豪榜榜上有名的山西首富,被舆论冠以“煤炭大王”、“山西赌王”等多重头衔的山西金业煤焦集团董事长张新明,因“伪造护照非法出境”等原因被公安部门通缉。


据山西煤焦领域知情人士讲,张新明出事的导火索,是因其通过地下钱庄向境外转移巨额资金,涉嫌洗钱,引起了银行监管部门的注意,最后公安机关介入。


公安部门披露的信息则很少,只称“张新明在河南化名朱磊,办理了身份证和出入境手续,成功骗取出入境证件”。


生长


关于张新明的陨落原因,诸多媒体正在合力“扒粪”中。这几日,最盛行的传言是,张新民所属的一座古交煤矿曾经发生数十名矿工死亡的矿难,但成功隐瞒。


山西某报一位调查记者告诉《财经国家周刊》,关于瞒报的事情,山西历史上曾发生过多起,但进入互联网时代后,瞒报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情,“我也曾听说古交在2007年出过一起矿难,但这些不靠谱的事情,单位往往通不过选题。”


而关于张新民,该记者却多有耳闻。“早年在允许军队开矿的时代,曾挂靠部队发焦发煤。”


据媒体报道,张新明早年只是一名挖煤工。在遍地煤矿的古交煤炭,这是当地农家子弟就业的主要途径。


熟悉张新明的人告诉《财经国家周刊》,张新明脑子灵活、行事胆大,“出手尤其大方”。早年的山西煤焦富豪,并非出在生产领域,而是那些能搞到铁路车皮的人。


据该知情人讲,在上世纪90年代初,张新明“神奇”介入国有古交水泥厂的一条铁路专用线,开始发运土焦,“那时候半截砖的大哥大多稀罕,张新明送出去无数个。”


1994年春天,张新明率领大队手持“大哥大”的马仔,到山西大学各个系去招人。“招聘面试期间,这些马仔的手机此起彼伏地响,现在想起来肯定是做局,但那时大学生都不愿去民营企业工作,也可以理解这个人的苦心。”山西大学一位老师回忆说,“他们那时说是部队的企业。”


1995年,张新明成立了山西华北黄金实业公司,专门做煤焦的铁路运输生意;后来又成立了金业集团的前身“山西金业物贸有限公司”。


到了2002年,山西煤焦迎来了百年罕见的一场大牛市。金业的机焦厂建设被列入山西“1311调产计划”,随即金业又开始投资更大规模的焦化厂建设。


随着金业集团的逐渐壮大,张新明本人也迎来了个人荣誉的顶峰。在2005年到2010年这6年里,张新明5次荣登《胡润富豪榜》,还被选举为山西省人大代表,成为山西煤商的代表人物。


困境


和山西诸多煤焦富豪在融资上的保守不同,张新明这几年一直不停地向资本市场靠拢,不断想引进战略投资者。


“这说明他扩张太快,资金链越来越紧张。”太原一位矿山物资供应商说,有一段时间,很多人给金业供了货,却根本要不回来钱。


焦化行业是资金密集型行业,这些动辄投资十亿、数十亿的项目,吞噬资金能力超强。“山西的焦化,在2005年后就陷入整体产能过剩,但国家环保门槛却越来越高,金业的两个大机焦项目,都在赔钱。”熟悉张新明的人说,“山西的煤老板都不愿意做焦化,而焦化厂都在向上游发展。”


从2007年开始,金业集团一直想借壳上市,解决融资困境,先后和ST泰格(现为ST泰复)(000409.SZ),*ST威达(000603.SZ)和大通燃气(000593,SZ)进行了接触,但最后均以失败告终。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时的金业集团资金极为紧张,2008年下半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炼焦行业全线巨亏,金业集团“已经丧失上市谈判的资格”。


2009年6月3日,太原市委、市政府与同煤集团召开“关于同煤集团重组古交金业煤焦化集团及古交市地方煤矿兼并重组规划”会议,决定由同煤集团对古交金业煤焦化集团进行重组,并购价格并未对外透露,但知情人士称“金业要价82亿元,同煤只给28亿”。


然而,华润电力最后摘走了金业的果子。


据山西省政府2010年9月刊登的新闻显示,华润董事长宋林证实华润已经成功重组金业集团。但宋林并未透露华润重组金业集团所花的代价。虽然目前确切的交易价格还不得而知,但来自太原当地的消息报道,张新明此次是将金业集团以100多亿元“闪电”卖给了华润集团。


2008年金业集团曾希望借ST泰格上市融资,根据ST泰格此后公布出来的定向增发预案显示,金业集团2005年未经审计的主营业务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仅为9.43亿元和-0.36亿元。


“赌徒”


山西当地人说,张新明在当地势力很强大,他凭借自己的财势,广交官员,经常和一些煤老板、官员出入澳门赌场。


就在张新明被警方通缉前,张曾到古交公安局报案,称古交人武全旺在澳门赌场设局骗钱,导致其在赌场输掉巨额资金,为此武全旺被古交警方刑拘。据武全旺的朋友讲,这笔钱据说有“人民币1100万,港币600万”。张新明认为和武全旺串通的还有北京某民营妇产医院的老板,目前古交警方已经赶赴北京调查。


“我们正在积极设法营救武全旺,但张新明不出事的话,根本不可能。”武全旺的这位朋友说,“人家势力太大了。”


张新明的豪赌成性,在古交尽人皆知,因而有“山西赌王”的名号。据称,他曾参股晋城市阳城县的大宁金海煤矿,这是一个面积50平方公里、预计年产300万吨煤的基建矿井,“结果后来到澳门赌博,把股份都快输没了。”


原太原市商业银行(现为“晋商银行”)曾经是张新明发迹之初的重要合作伙伴之一。据知情人介绍,张新明与原太原市商业银行行长吴元私交深厚,2005年9月7日,吴元因受贿被山西省原平市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7年。张新明也因此接受过调查,并被撤掉省人大代表资格。


(本文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