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调查,全国90%的县级医院有负债。”中国医院协会会长曹荣桂最近透露的这一消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2011年是公立医院改革三年任务的最后一年,卫生部部长陈竺曾明确表示,负担全国约9亿人医疗任务的县级医院,是今年改革突破口。


县级医院缘何债台高筑?是否会对百姓看病带来不利影响?如何防止巨额债务变相转嫁给患者?对此,“新华视点”记者进行了追踪调查。


“政府投入不足,负债肯定要由病人买单”


记者从卫生部医院管理研究所获悉,目前全国90%县级医院负有债务,2008年总负债金额为406亿元,平均每家县医院负债2600多万元。


在海南省,目前绝大多数市县的医院都有负债。省卫生厅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仅琼海市人民医院负债就接近1亿元。


江西芦溪县人民医院院长梁姿国说,这家医院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资金缺口较大。为了更好地满足患者的需求,医院需要整体搬迁到新址。目前,地已经买好,初期投入要4000万元,国家投入1600万元,剩下的债务缺口很大。此外,购买医疗设备是医院很大的支出。


芦溪县人民医院是江西省取消药品加成唯一的县级医院试点单位,药品实现零差价销售。梁姿国说,取消药品加成之前医院销售药品的利润能达到100%,现在这块收入没有了,人均住院费用下降到1600元,仅为其他同等医院的一半。现在政府投入不够,仅靠自己很难化解债务。


“负债所带来的后果,就是导致医院追求利润最大化,对社会效益淡薄,而放大经济效益,这就直接推动了医药费用的上涨。”海南省卫生厅相关负责人说。


“政府投入不足,医院要生存发展,负债肯定要由病人买单。”中国医学科学院卫生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代涛直言。


“羊毛出在羊身上。”海南省儋州市卫生局局长韦茂国说,县医院负债较多,还款压力较大,还会直接导致医生给病人进行“大检查”,开“大处方”,只会给患者增加负担。


“患者到医院是看病,不是去享受宾馆”


《2011年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工作安排》明确提出,要优先建设发展县级医院。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县级医院负债?


“大债盖大楼,小债买设备。”代涛认为,在新一轮县医院建设中,各地高标准或超标准建设,盲目扩大规模,进一步加重了县级医院的负债。他说,随着基本医保制度的完善,为了能吸引病人,县级医院都想着盖大楼改善环境。同时,现在的医保支付方式是按项目付费,做检查能挣钱,这诱导县级医院争买贵重的医疗设备。


卫生部医院管理研究所副所长洪宓指出,县级医院短期负债一般是拖欠药费,长期负债主要是贷款。“负债有弊病,但负债也不都是坏事,县级医院的固定资产增加了,建筑规模扩展了,服务量和服务能力也得到了提升。”


但她同时强调,县级医院负债要有底线,不能资不抵债。医院的建设发展不能盲目扩张,否则就与满足农民群众就医需求,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背道而驰。


“现在县级医院盖的基本都是高楼大厦,病房宽敞,有些病房病床安置很少。”洪宓说,香港、新加坡的公立医院病房多是大房间,只是用帷幔把病床包围。这既可以减少政府投入,也可以降低患者就医费用。以前我们的城市大医院大搞建设,高楼大厦盖起来,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反而凸显了,县医院不能再重蹈覆辙。


按照卫生部门的标准,覆盖10万人以下的县医院床位数不超过100张,50万至80万人县医院床位数不超过400张,80万人及以上可设置500张床位。但目前全国不少县医院床位超标,存在闲置问题,甚至有的县医院床位超过1500张。


“患者到医院是看病,不是去享受宾馆。”洪宓说,谁都想做大做强,但国家没那么大财力支持。


“病症在下面,根子在上面”


究竟应如何跳出县医院负债的“怪圈”?专家普遍认为,首先要落实政府投入责任,进一步完善县医院的经济补偿机制。


卫生部医管司副司长孙阳表示,政府加大投入,需要中央和地方共同努力来实现。


另一方面,政府对县医院的发展要合理规划,严格标准、控制规模。代涛说,公立医院特别是县医院,对负债要有控制性管理,政府对规划内的建设要给予补助支持,不能任县医院不合理扩张,更不能把医院做成市场主体,做成赚钱的机器。


海南省昌江县居民全克俊说,目前县医院的就医环境改善了很多,但是感觉“看病贵”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清明节时,我因发烧去县医院检查,医生先让我抽血化验,接着又让做胸透,花了上百元,最后还拿了大堆药,但吃了几天不见效。后来,我干脆去找赤脚医生,只花了3元钱买药,两天后症状全无。”


“医院的医生对设备过于依赖,似乎丧失了对疾病最基础的诊断。”全克俊说,“不论大小病,都要上设备,做各种检查,我现在真不敢去了。”


“医院需要加强硬件建设,但更需要提高医疗水平。”在一些县医院,不少患者对记者说,医疗设备是提高医疗水平的辅助条件,而不是医院的“摇钱树”。他们呼吁,在政府加大对县医院投入的同时,更应加大监管力度,让医院把钱用到该用的地方。


洪宓认为,对县医院发展,政府应把握区域卫生规划和医疗机构设置规划,控制标准,医院应避免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韦茂国也表示:“县医院发展要符合国情,不能只见高楼大厦,不见病人受益。”


“病症在下面,根子在上面。”有关专家建议,政府在加强监管和投入的同时,还应改革医疗服务价格体系和形成机制。改变目前按项目付费的医保支付方式,采取按病种或总额预付等方式付费,不要让医院举债买设备来挣钱,而应将功夫下在诊疗和服务患者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