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王立军只能出产在重庆?

刺客的油条 收藏 3 709

为什么王立军只能出产在重庆?


司马平邦


5月27日上午,在重庆市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上,王立军全票当选为重庆市副市长,此后,王立军的正式职务已经从“重庆市公安局长”变成了“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


看重庆官方发布的王立军个人简历,挺有意思,


1981和1982年两年间,他还在内蒙古自治区阿尔山林业局当小职员,而1982年12月到1984年4月,他只是辽宁省铁法市商业局的小职员,这与现在的警察身份根本不沾边,从1984年4月起,他才进入铁法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干内勤,1959年12月出生的他那时不到25岁,我不知道当年他是凭什么原因从内蒙古调到辽宁的,不过若他早出生10年,以当时中国相对封闭的人员流动状态,一个林业局的职员估计这辈子都很难离开内蒙古和林业口。


王立军在来到辽宁之后的经历中更充分体现了改革开放30年的创造性时代语境,有能力就提升,有本事就做大事,他从1987年28岁任铁法市公安局晓南派出所副所长干起,到2008年49岁时出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和常务副局长,中间过程可谓一步一个台阶,扎扎实实,不过,从中似乎也可以断言,若无2008年他有机会直接从东北的一个二级城市提升到四大直辖市的重庆当公安局的副局长,更若无之后3年的重庆打黑的风风雨雨,单从王立军的仕途来说,也将是难上加难。


换句话说,是改革开放30年已经被黑社会污染甚至可以夸张地说染黑得不可收拾的重庆给了王立军机会,是这时有人敢于明确向这染黑得不可收拾的黑局面发出鲜红的挑战,给了王立军机会。


是打黑成就了王立军,还是王立军成就了打黑?这的确是需要问一问。


所谓时势造英雄,英雄出时势,其实,来重庆之前,王立军已经是国内有组织犯罪对策研究、现场心理研究等警务专业方面顶尖专家,一个身兼20多项专利的发明人――换句世俗的话,他哪一天不干警察了,估计只靠那20多项专利就可以过大富生活,但很显然,这都不是王立军所愿。


重庆打黑,说起来好像是一场纯粹的刑事运动,所以,就在王立军昨天荣升重庆副市长的新闻里,有网站还用“王立军到重庆抓了5000多人”这样酸叽叽的中性标题一言概之,它们根本不理解,在这5000多人的背后,其实是王立军是亲身参与并以行动扭转了当地的政治势态,我在去年曾写过一篇《重庆打黑:一场实实在在的******》,但至今仍有许多人,对重庆打黑背后蕴含的政治性内容认识不清,他们天天口口声声鼓吹着中国要搞******,但同时又对已经发生在中国西方这个3300万人口的巨大城市里的业已从模糊走向清晰的******路线装做视而不见――或者因为发生在重庆的事并非他们理想中的******罢。


王立军从1987年28岁任铁法市公安局晓南派出所副所长干起,到2008年49岁时出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和常务副局长,21年间的身份变迁,其实非常好地展现了中国改革开放30年对人生仕途的政治塑造力,但我还要说,从他2008年来到重庆主持打黑除恶,到现在他在重庆市人大上被全票选举为重庆市副市长,可能又在展现改革开放30年之后中国社会的另一种政治塑造力。


谁都知道,在王立军之前,还有一个文强。


文强当年据说在警务专业上“与王立军齐名”,但最后为什么文强成了王立军的阶下囚,这里面的原因最容易被如贺卫方之流的所谓法学专家们解读成政治斗争牺牲品,很奇怪,在中国,现在绝大多数的法律专家都不讲法律,更爱将所有不合乎他们价值取向的事解释为政治和阴谋,但只要你擦亮眼看看文强被判死刑身后所犯下的累累罪恶,就该明白,就在这改革开放30年里,这个“钱”字已经将从前与王立军一样名声赫赫的英雄警察腐蚀堕落到一个什么样惨不忍睹的地步,已经把我们这个社会腐蚀到一个什么样惨不忍睹的地步。


其实,光有王立军,而没有薄熙来、黄奇帆主导的重庆政治变局,10年王立军根本收拾不了腐蚀在骨子张扬在表面的文强、彭长健。


老有人跟我说:重庆打黑我举双手欢迎,但重庆唱红我保留意见。


我也一次次回答他们:重庆的唱红和打黑其实一体,没有一颗红心哪有打黑除恶的决心――但现在看来这样的表述想被所有人理解和支持还需时日。


很简单,王立军在重庆的3年,其实是一个身负重任的优秀警察跟着他的组织一起回归共产党原教旨的3年,王立军昨天被重庆人大全票提升为重庆市副市长,更充分证明回归共产党原教旨这件事是多么合乎重庆老百姓的愿望。


我也知道有人会拿“全票”两个字质疑,而我只能回答你,这“全票”表明,现在如王立军这样的共产党官员,实在太少,已经被人民视为珍稀。


至于什么是所谓的共产党原教旨,其实很简单,还是毛泽东的那句话:为人民服务。


这句话在现在的重庆已经被给予了新的英文解释:SERVE THE PEOPLE HEART AND SOUL――直译过来,就是用心和灵魂为人民服务。


前几天,有浙江乐清的钱云会案件的相关人士还特地跑到重庆,意在向王立军寻求申冤,昨天,网上又有人提议由刚刚荣升副市长的王立军领衔侦破江西抚州的连环爆炸案,且不说他们做这些事和说这些话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有一个真实的诉求是,现在的中国,王立军实在太少。


但我要告诉你,其实,在中国200多万人民警察里,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缺少如王立军这样富有出色刑侦才能的同行,若说少,只是如重庆这样正在回归共产党原教旨――用心和灵魂为人民服务的政治氛围实在稀缺罢了。


一个官员因政功突出被提升,这对一个社会、一个城市甚至对他个人实在不是多大的事,但重庆,回归共产党原教旨这件事却可能大得惊人。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