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雷达兵的故事(八)

醉足 收藏 0 375
导读:海军雷达兵的故事(八) 我们的排长尤桂芳,他是江苏人,爱梳头。后来我的一对红是付久凯,是辽宁营口人,大个子,尖尖的下巴,胡子满多,经常害扁桃体病,后来住院割了。他到过海南,那时美军轰炸北越河内、海防等地,他到海南主要实习训练空中目标多、杂、乱的情况,当时大约是67年左右。他和一起复员(我已不在原连队),到了地方,他在人武部工作,我们还通过几封信,再后来就无消息了。 炊事班一个姓陆的战友,他是上海人在闸北住,经常给我们讲:他小时侯常到附近的火葬厂,吓人故事多的很,他是个粗人

海军雷达兵的故事(八)


我们的排长尤桂芳,他是江苏人,爱梳头。后来我的一对红是付久凯,是辽宁营口人,大个子,尖尖的下巴,胡子满多,经常害扁桃体病,后来住院割了。他到过海南,那时美军轰炸北越河内、海防等地,他到海南主要实习训练空中目标多、杂、乱的情况,当时大约是67年左右。他和一起复员(我已不在原连队),到了地方,他在人武部工作,我们还通过几封信,再后来就无消息了。


炊事班一个姓陆的战友,他是上海人在闸北住,经常给我们讲:他小时侯常到附近的火葬厂,吓人故事多的很,他是个粗人,文化不高,体胖饲养猪是个拿手,每年过节站里都杀他的饲养的成果。另位战友姓缪,浙江萧山人,牙齿向外有点斜,满口的浙江家乡口音,大部分话听不清。战友之间感情深厚,时常梦里见面。


但是,也有不痛快事和不友好的事,就说说我们战友里不好事吧。有一年快到冬季了,部队在更换棉衣,我在班里存放东西的地方,拿我的旧衣棉裤,可是我翻遍了所有东西物件,还是找不到,我头就发晕了,不知为什么找不见呢。战友们也为我寻找,但毫无结果,我只好向班里、排里汇报。不给旧的裤子就不能给新的。我只好准备穿绒裤过冬了。连里知道情况,就找我询问了具体情况,我说东西都在架子上放着,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后来连队和上级汇报后重新给我发件棉裤,才使我过了冬天。


我们机场的轰炸机转场到邯郸,组成新的雷达机站,同时跟着去新的地方,我们班里也调走一个同志,他是湖南人。后来听说,他在新单位有盗窃行为,被发现后交代时说我们站里也拿了我的裤子,为落实事实,问过站里领导,站里给我说了情况。


我就想部队那几年政治运动那么多,“斗私批修”会议和学习毛主席著作“活学活用”那么广泛,还有盗窃行为,太不理解了。可是当时要求那么严格,听说都到了军事法庭处理此事,他也不会轻了。说起来也不是多大事,现在回忆起也应谅解些,也应放宽些,重点在于教育呀!

待续


20091015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