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义成公主

hebinjjwy 收藏 1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隋军中,还有一批勇士。左武卫的骑兵中,有三千力士,他们手中的武器,柄可不是木头,而是铁的。而今,这三千力士在敌军中来回驰突,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当前一个,怒目圆睁,正是大隋出名的一员虎将---罗士信。只见他长枪所指,敌军纷纷落马,饶是突厥人凶悍,见之也是唯恐避之不及。 终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隋军中,还有一批勇士。左武卫的骑兵中,有三千力士,他们手中的武器,柄可不是木头,而是铁的。而今,这三千力士在敌军中来回驰突,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当前一个,怒目圆睁,正是大隋出名的一员虎将---罗士信。只见他长枪所指,敌军纷纷落马,饶是突厥人凶悍,见之也是唯恐避之不及。

终于,步利设的精神撑不住了,现在剩下的这些,是他全部的实力,在讲究弱肉强食的草原上,没有实力,就没有立足之地。

步利设下令退军,隋军追出数十里,用一阵弩箭为他们送行。此战,突厥军折损两万余,步利设仅剩下两万骑兵,隋军也损失近万,返回漠南休整。

这一战的意义,并不在于隋军消灭了多少突厥人,而是显示,野战中,隋军骑兵也足以战胜突厥人。


三月十五日,张须陀部主力骑兵五万遭遇阿史那俟利弗部骑兵万余,突厥骑兵望风而逃,隋军追歼其千余,并发现一个数千户的突厥部落,张须陀迁其民两万余,牲畜近百万,移往漠南。

根据我的命令,对于放弃抵抗的突厥部落,一律不得伤害,但是要将其百姓、牲畜移往隋军或盟友控制的地区,以便疲敝突厥的力量。使其“无可役之民,可驱之马,可食之牛羊”。

三月十八日,杨义臣所部两万骑兵驱阿史那咄苾所部牧民万余,牲畜三十余万至漠南,途中遇突厥骑兵万余,交战中,歼敌两千,但突厥牧民四千余,牲畜十万头逃散。


然而,四月初,隋军遭受了一场不小的挫折。东路窦建德一支万余人的骑兵,被小股突厥人诱进了一片沼泽地,五千余人阵亡。

不过,仅仅四天后,窦建德的两万多骑兵和阿史那叱吉的三万骑兵一起,将阿史那俟利弗的一万多骑兵围在哈拉哈河畔(今中蒙边境地区),为了报复,对突厥兵“不允投降,尽数歼灭”。随后,附近的万余突厥牧民被俘,“为酋者(首领)及家眷百余,十岁以下男女童三百归官军,送回关内安置,余众皆交阿史那叱吉辖制。”

至于沈光所部,于三月初五出定襄,却“旬月不知所踪”。


因为季节的原因,韦云起的北线出动要晚的多。

其实,韦云起迟迟未动,还有其他的原因。

李子雄被调走了,一起调走的还有一大批汉军和大半的室韦军。

四月,诏令讨伐黑水。整整一个冬季,黑水靺鞨对粟末靺鞨的骚扰,一直不断。

李子雄领那河镇、室韦镇汉军及室韦军共计五万为北路。

李密领白山镇和靺鞨军共五万为南路。怀远、通定两镇,还有数万靺鞨军,仍防范高句丽,不能轻动。而泸河镇的部队,也从突厥前线调回防备高句丽。

如此一来,韦云起手上的汉军,就只有红山、朝阳两镇了。

敢于如此,是基于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阿史那俟利弗已经元气大伤,想发动大攻势已经极难。再者,阿史那钵苾、铁勒、契丹、霫、奚和室韦等部夷军,可供调遣者仍有十余万众。

其实,韦云起现在要对付的,不是突厥人,而是铁勒。

北方草原上,已经是一片纷乱,九部铁勒,称可汗的倒有十几个。

韦云起首先要对付的,是其中实力较大的薛延陀部。

而此时的薛延陀,倒有三个可汗,一个依附阿史那咄苾,一个自立,还有一部最强,原本也依附阿史那俟利弗的,正是去年在阿史那俟利弗与韦云起激战时不告而别的,而今也是自立门户。


四月初五,漠北。

沈光所部进入突厥境内,已经一月有余,为了掩藏形迹,他们一路避开了小股突厥军和一些部落。为了便于作战,他们没人都备了三匹马,两匹换乘,一匹专驮食物和水。

“沈将军,”宇文成都不无忧虑的说,“带的粮食和水,已经所剩无几了,再这样过得几天,便要杀马了。”

“史将军,你看呢?”

“将军,我部已深入千余里,大漠早已经置于身后,此地水草,当是无虞,只是不能让阿史那俟利弗的人察觉,取食困难,不得已时,只好杀马应急,不妨再盘桓数日,实在不行,再从当地取食,返回漠南。末将以为,阿史那俟利弗的王庭,必在左近。”

“史将军何以知之?”

“突厥王庭虽无城廓,但必选水草丰美之地,又须在居中之处以便策应四方。如末将所料不差,必在附近的大河之旁。”

“望能如将军所言,方不至无功而返,辜负圣意。”沈光道,“传令全军,寻找河流,沿河找寻。”


第二天,正午时分。

一匹快马疾驰而至,一名突厥人打扮的探子翻身下马:“将军,北方十余里外,发现突厥营地。”

“该不是一般的突厥牧民吧。”

“营地占地之广,非一般营地可比,中间的近百顶帐篷,极是华美,且营中女眷甚多,必是突厥贵人所居。”

“可有军马守卫?”史大奈问道。

“估计有数千军士。”

“将军,此必突厥王庭,一般的牧民营地,断无如此多军士守卫,而一般的军营,也不会有如此多的华帐和女眷。”

沈光和宇文成都也都兴奋起来。沈光道:“回去告诉裴郎将,小心隐藏形迹,勿使敌知之,大军黄昏攻击。”

探子领命而去,沈光继续下令:“全军不起烟火,饱食干粮,日将落时攻击。”


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突厥人猝不及防,守军虽然拼死抵抗,可是面对这些隋军精锐,所有的抵抗都是徒劳的,仅仅半个时辰之后,就只剩下小股的突厥人还在抵抗了。

沈光和宇文成都领着几百名兵士,逼近突厥人最后顽抗的中心大帐。眼看着突厥兵将被肃清,一个汉人打扮的女子突然走出大帐,操着流利的汉语说道:“可贺顿在此,不得无礼。”

一个身着突厥人打扮,衣着华美的中年女子随后走出帐来,挥了挥手,突厥兵丢下了手中的武器,沈光也慌忙止住部下,上前鞠躬道:“骁果左卫将军沈光,参见义成公主殿下,恕末将甲胄在身,不能行大礼。”

“沈将军免礼,”义成公主淡淡地说道,“将军何以至此?”

“末将奉皇上之命,恭请可汗到东都做客。”

“处罗可汗不在此地。”

沈光也明白阿史那俟利弗必不在此,此地必是突厥王庭,但阿史那俟利弗想是在某处突厥军中。

“末将恭请义成公主省亲东都。”

“不必了,我既已是突厥的可贺顿,这里便是我的家了。”

“这……”沈光有些犹疑,那汉装女子已经大声喝道:“尔等敢对公主无礼?”

义成公主却不搭理,径自望向宇文成都:“这位将军,倒有几分眼熟。”

“末将宇文成都,参见公主殿下。”宇文成都也施礼道。

“唔,不知令尊,乃是宇文述老将军膝下的哪位公子?”

“家父讳化及。”宇文成都忙答到。

“我道眼熟,将军的相貌与令祖父,倒是颇有几分相似。”


天亮前,沈光等撤离了突厥王庭,因为义成公主的要求,所有十岁以下的儿童千余人都被留了下来,沈光还给义成公主留下了三百侍女,三百名突厥卫士,以及大批的牛羊、粮食。在战斗中被杀死的突厥人,也有三四千人,隋军伤亡,不过两百余人。

而此次由王庭虏获的,有七千余人,其中特勤(突厥贵族,相当于公爵,我此前误做特勒,在此更正)五人,特勤以下大小贵族三百余人,并且补足了食物、饮水。

因为俘虏带的多,行军未免较慢,十日后,大军行抵大漠边缘,遇到阿史那俟利弗所部三万余人截击,不过这点兵力,对于沈光的精锐而言,算不得什么,一个时辰下来,突厥军折损近万,沈光部伤亡不足一千,突厥军仓皇北走。只是混乱中,将近一半突厥俘虏逃散,数百逃得慢的,则被杀死。那些贵族因为被看管得紧,倒是一个也没能走脱。

四月底,沈光部返回定襄,裴元庆领命“献俘”太原,而沈光、宇文成都等则驻扎在定襄,准备下一次出击。

不久,诏命封沈光县公爵,宇文成都侯爵,并去掉了“检校”,史大奈、裴元庆等也俱得封赏。


韦云起对薛延陀的政策,仍然是招安为主,首先是向自立的两部抛出了“绣球”---归隋者皆封可汗,任都督,给公爵。

结果,是一派虚与委蛇,一派置之不理。

看来,还是要展现实力。

五月初一,北路隋军对归附阿史那咄苾的西薛延陀部发起攻击,击斩该部可汗,收部众近万户,尚有万户,投奔了实力最大的一部同族中薛延陀部。

初七,东薛延陀部两万户归顺受封,韦云起拨被掳的万户西薛延陀部众给该部。

五月十五日,中薛延陀部犯东薛延陀部。十七日,隋军与东薛延陀部联合,击退中薛延陀部,韦云起遣使严责,发出最后通牒。二十日,中薛延陀部连同新附的西薛延陀部众近五万户归顺。不出一月,薛延陀部八万户归顺隋朝,且被分作上下两部(原东部为下部,居东南,中部为上部,居西北)。薛延陀是铁勒九部中最强大的一部。

接下来,韦云起把目标指向了回纥部。

回纥是铁勒第二强部,有六万户,此时却也分作四部,东部较弱,有不过万余户,在薛延陀归隋后,立刻向隋表示了归顺,接受了册封。

西部是依附阿史那咄苾的,南部依附阿史那俟利弗,北部最强,有两万余户,自立为可汗。

阿史那俟利弗派特勤阿史那塔奇格为北部总管,领所部三万(其时阿史那俟利弗连步利设所部,已经不足二十万,实在拿不出更多),在依附自己的几个铁勒人部落的协助下,防范北部。

就在韦云起收服薛延陀诸部的时候,阿史那塔奇格领着所部和南部回纥以及两个其他的铁勒部落进攻了依附阿史那咄苾的西部回纥。阿史那咄苾本已经集结了五万部众(包括部分铁勒人,他自己的突厥兵力也已经只有十余万),本欲救援西薛延陀部,见阿史那塔奇格要抄自己的后路,只好先抵挡阿史那塔奇格,等到将阿史那塔奇格击退,隋军已经收服了薛延陀。

阿史那咄苾大怒,出兵劫掠属于阿史那俟利弗的部落,阿史那塔奇格自然也集兵相抗。

韦云起趁机于六月初一即起兵攻击西回纥部,平灭该部,三千户逃归其他部落,俘获八千余户归属东回纥。隋军再接再厉,很快就把南回纥击溃,南回纥首领归降,因为部众已经不足万户,虽然也挂名“可汗”、“都督”,只是封到个侯爵。

北回纥很识相,见到其他三部已经都归了隋,也赶紧派来使者,表示效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